-

宮弘煦自顧自說著,床上的安若晴早已爬坐起來,眼眶通紅地瞪著宮弘煦,她緊咬著蒼白的唇,極力忍耐著情緒。

宮弘煦也注意到安若晴,雖然在跟元落黎說話,目光卻看向了她的身後,“所以,為了你自己和元家,你趕緊交待了吧。”

“你搞錯了。”

元落黎突然說道,她的身體微微挪了一步,擋住宮弘煦的視線。

宮弘煦不得不重新跟她對視,疑惑道:“你說什麼?”

元落黎好整以暇地看著他,鄭重聲明:“我已經嫁給辛裕,現在是辛家人。辛家被人陷害遭受滅頂之災,我不會逃避。”

她的目光清澈坦然,其中帶著一股堅定悍然之色。

宮弘煦隻覺得內心輕輕地震了一下,動了動嘴唇,不知道說什麼。

元落黎則是想了想,調整了一下心緒,繼續說道:“弘煦王子,國主既然讓你來查這個案子,說明案件還有不明朗的地方,那辛家的叛國罪就不能成立。可你開口便是辛家叛國,一副言之鑿鑿的樣子,未免失去了公正和嚴謹。”

宮弘煦下意識辯駁:“辛家都搜出罪證了。”

“如果有那些證據就能坐實辛家的罪名,那還查什麼呢?”

“......”

元落黎一句話把宮弘煦給問住了。

查什麼?

當然是因為辛家的那群支援者,和網上那些不知內情,瞎帶節奏的網民!

為了安撫外界,父親才特意讓他們來查。

不過是走個流程的事情。

但這些想法不能隨意說出來,不然有損他父親和國主府的聲譽。

宮弘煦心裡幾乎是認定了辛家有罪,他有點懊惱。

要不是想幫這個女人一把,他不會來找她。

可這元落黎如此嘴硬,一心偏袒辛家。或許想拿到證詞,還得從元家那幾個軟骨頭身上下手。

宮弘煦正想著,元落黎卻放軟了語氣,說道:“弘煦王子,其實我願意相信你是一個好人,而且,你也是個極聰明的人。”

從他能猜出之前是秦舒假扮自己,元落黎就覺得這個宮弘煦不簡單。

她繼續說道:“隻要你仔細想想,應該就能發現,辛家這番風波藏著太多的貓膩。我懇請你能將案情徹底查明,還辛家一個清白!我元落黎今生必定感激不儘!”

被元落黎期翼的目光注視著,宮弘煦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異樣。

以往這個女人冇給過自己好臉色,可現在,不僅誇讚他,還低聲下氣地求他。

男人的小心思蠢蠢欲動。

與此同時。

秦舒帶著修複好的監控視頻,來到警署司,把自己的發現告訴了胡誌坤。

胡誌坤大為震動地從秦舒手裡接過u盤,插到電腦上。

他激動地盯著修複好的監控視頻,確認無誤之後,深吸一口氣合上電腦,拔下u盤,小心翼翼地收起來。

做完這些,才抬眸朝秦舒看去,目光幽深地說道:“署裡的技術部忙活了兩天兩夜,都冇把這視頻修複好,你居然做到了......對了,前兩天我警署司檔案係統被入侵,也是你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