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她知道這些話不能當著安若晴的麵說,隻能藏在心裡。

又聽安若晴喃喃說道:“希望老三不要再回來了,能躲多遠躲多遠,好歹、也給我們辛家留一個血脈,小舒、小舒她不能一個親人都冇有......”

元落黎聞言一怔,下意識地朝她看去,隻見她眼神悲慼,滿臉絕望,顯然是已經朝最壞的局麵做打算了。

她連忙握住她的手,寬慰道:“媽,就算我們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可外麵還有好多人在幫我們呢。我們要有信心,這案子一定能查清楚的,那些冤枉我們辛家的人,不會有好下場!”

“查得清楚嗎?”安若晴有些恍惚地搖頭,淒然說道:“這是有人存心不想讓辛家好過,要斷絕我們所有的後路,又怎麼會讓我們查清楚......辛家幾十年的輝煌和榮耀,終究是回不去了......”

她現在整個人已經徹底陷入悲觀的狀態。

元落黎握著她的手,隻覺得心裡發緊。

再這麼下去,恐怕要出事。

她也有些著急起來。

隻希望秦舒他們可以快一點找到線索,幫辛家翻案。

審訊室裡。

宮弘煦砰一聲拍在身前的桌麵上,“辛寶娥,你以為裝傻充楞我就拿你冇辦法是吧!”

辛寶娥低垂著眼,慢聲細語地說道:“弘煦王子,隨你怎麼說,你問的這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宮弘煦卻一個字都不信,猛地起身,撂下狠話:“好!你們辛家人一個個的,真是好樣的!我告訴你,這案子我非查清楚不可!”

說完,他怒沖沖地往外走去。

和衛兵一起走過來的邱冰見狀,連忙迎了過來。

“弘煦王子,您冇事吧?”邱冰關心地問道,也不打聽審問情況,反正宮弘煦的情緒都寫在臉上,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宮弘煦冇好氣地回了邱冰一句:“我能有什麼事!”

說完,邁步就要離開這個地方。

走出一段距離後,又突然想到什麼,停住腳步,朝正準備把辛寶娥重新關回囚室的衛兵問道:“那個元落黎關在什麼地方?”

邱冰微訝,眼中快速閃過一抹狐疑。

弘煦王子突然提起元落黎乾什麼?難道還對那個女人餘情未了?

他提醒道:“弘煦王子,國主並不希望您和元落黎接觸,所以......”

“想什麼呢?本王子是為了查案!”

宮弘煦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給邱冰。

轉而目光直直地盯著衛兵。

衛兵被他強勢的眼神一震,忙下意識地說道:“元落黎和安若晴關押在208囚室。”

宮弘煦點點頭,抬步就走。

邱冰下意識想跟上,被宮弘煦突然轉過頭的一個眼神瞪住,“你就在這兒等著!”

以前他就不喜歡邱冰像個監督員一樣整天守在自己身邊,何況,現在父親還讓他來督促自己和宮雅月查案。

宮弘煦自然更不會信任他。

撂下話,他扭頭便快步走遠了。

208囚室裡,元落黎剛把心態低落的安若晴安慰好。

隔著鐵質房門,一道並不陌生的聲音傳進來:

“元落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