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出手,威力撼天。

被殺死的三名修士,來自巨靈城木家。

同樣是一流家族,地位極高,他們早已依附玲瓏天,並不懼得罪碧瑤宮。

出手的三名仙君境,同樣是木家高手。

見到家族弟子被柳無邪殺死,豈能坐視不理。

場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家族高層就坐在演武台上。

他們不作出反擊,任由三名族人被柳無邪殺死,家族高層肯定會怪罪下來。

不愧是仙君境強者,淩厲無匹的魂劍,發出猛烈的呼嘯之聲,從三個方位同時襲來。

每個人活動空間有限,根本無法避開,隻能選擇破解。

麵對三人夾擊,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殘酷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大開殺戒吧!”

柳無邪聲音平靜,卻能傳遍每一個角落。

一直以來,他都是被動殺人。

麵對千山教,禹家陳家高手追殺,想儘各種辦法,纔將他們一一剷除。

但是這一次,柳無邪打算主動殺人。

千山教跟禹家還有陳家高手一直蠢蠢欲動,既然如此,那就先下手為強。

一道魂盾將柳無邪籠罩其中,三柄魂劍抵達的那一刻,直接被魂盾攔截下來。

“鏘鏘鏘!”

三道魂劍彷彿撞在了一麵銅牆鐵壁上麵,發出清脆的聲音。

魂盾連一道裂痕都冇留下,三道魂劍直接炸開,無法衝破柳無邪的魂盾防禦。

“怎麼會這樣?”

三名木家弟子麵色慘白,他們無法相信,自己的魂劍,連柳無邪的防禦都無法撕開。

“就這點本事嗎?”

柳無邪以為他們還能繼續攻擊,他們竟然怔在原地,不敢繼續出手了。

淡淡的嘲弄聲,傳遍整個畫中畫。

“大家一起出手,誅殺此僚!”

木家三名仙君境大喝一聲,讓其他人一起出手,看柳無邪的魂盾,還能堅持多久。

畫魂還冇開始,交鋒已經開始。

不少人蠢蠢欲動,尤其是之前嘲諷柳無邪的那些修士,更是表現出來極強的敵意。

“鞏間,我們出手嗎?”

禹家弟子站在鞏間不遠處,利用魂術交流。

“再等等!”

鞏間示意他們不用著急,再等等看。

柳無邪魂力深不可測,他們必須要一擊致命。

“一群膽小鬼,既然你們不敢出手,那我就大開殺戒了。”

柳無邪目光橫掃一圈,發現很多人想要出手,卻又不敢出手,表情很是滑稽。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再添一把火,徹底將他們點燃。

話音一落,魂海一動,恐怖的靈魂之劍,融合了神秘斧印跟精神力量,加持到了一起。

當柳無邪祭出魂劍的那一刻,木家三名弟子麵色大變,大聲的喝道:

“你們還猶豫什麼,難道等著柳無邪主動殺了你們嗎。”

受到木家弟子的影響,那些欲要對柳無邪出手的修士,紛紛祭出自己的魂力。

“木家說的冇錯,柳無邪此人喪心病狂,我們聯合一起,將他誅殺。”

跟木家交好的幾個家族弟子站出來,站在木家這一邊。

大量的魂劍,漂浮在畫中畫中,場外修士看的一清二楚。

“這個柳無邪危險了,縱然他魂力強大,也抵擋不住這麼多人聯合攻擊。”

天王城的弟子小聲說道。大量的仙君境,將魂劍凝聚一起,這樣的攻擊力將更為強大。

“一群烏合之眾,竟妄想殺我,真是可笑至極。”

柳無邪說完,伸手一點,漂浮在麵前的魂劍,直接爆射出去。

猶如死神之鐮,開始肆無忌憚的收割。

交鋒正式開始了,柳無邪藉助鬼眸,早就鎖定那些想要殺他的修士。

從遠古魂海之中,滲透出大量的魂風,魂盾越來越堅固。

“嗤嗤嗤!”

幾百柄魂劍一起撞擊過來。

換做一般的低級仙尊境,恐怕都抵擋不住如此之多的魂劍攻擊。

魂盾紋絲不動,連一絲浪花都冇有泛起來。

“不好!”

出手的那些修士,意識到不妙。

他們以為這麼多人聯合一擊,必定斬殺柳無邪。

誰會想到,柳無邪的防禦,牢不可破。

鞏間等人麵色大變,有種不好的預感。

柳無邪主動出手,著實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離得較近那些修士,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他們的活動範圍隻能在一丈之內。

“嗤!”

魂劍洞穿一名大羅金仙境的魂海。

“我不甘心啊!”

臨死之前,這名修士發出絕望的慘叫聲。

“大家彆猶豫,繼續出手!”

木家弟子召喚一聲,讓他們繼續出手,柳無邪的魂盾肯定有時間限製。

這一次更多的人加入進來,他們已經騎虎難下,冇有退路了。

不出手,就會遭到柳無邪斬殺。

出手,還有一線機會。

靈魂之劍收割速度越來越快,已經穿透五名修士的魂海。

潔白的畫紙上,出現的血漬越來越多。

袁家高層全部站起來,他們心臟撲通撲通直跳。

柳無邪剛纔斬殺的,可是有超一流宗門的弟子。

第二波攻擊已經到了,這次所有人將魂劍的力量集中在一起,希望能以點破之,撕開柳無邪的魂盾防禦。

被攻擊的那些修士,模仿柳無邪,想要祭出一道魂盾。

但是他們的魂盾在柳無邪靈魂之劍麵前,猶如脆弱的雞蛋殼,一碰就碎,毫無抵擋之力。

“轟隆!”

柳無邪的魂盾傳來一聲劇烈轟鳴,導致柳無邪身體一晃,險些一頭栽倒。

“大家在加把勁,一定能撕開他的魂盾。”

木家弟子看到了希望,如果再多幾人就好了,就能撕開柳無邪的防禦。

靈魂之劍還在收割,又是十多名修士死去。

這些死去的修士,他們的身體逐漸消失,被畫中畫吸收掉,柳無邪無法吞噬他們。

參加畫術招親的這些修士,他們來自各大家族,各個富得流油,可惜這些資源了。

“翁!”

柳無邪魂劍遭到了抵擋,一名修士身體釋放出強橫的金光,將靈魂之劍抵擋下來。

“靈魂防禦術!”

柳無邪暗暗說道。

此人的靈魂防禦術極強,自己的魂劍如果強行撞開,就算殺了他,魂劍也會潰散。

這不是柳無邪想要的結果。

靈魂之劍繞開此人,反正還有幾關,有的是機會擊殺他們。

“鞏間,柳無邪的魂劍朝我們來了。”

禹家弟子發現柳無邪的魂劍,直奔他們而來,這不是好事。

柳無邪剛纔可是放出豪言,要大開殺戒。

碧瑤宮跟千山教,禹家還有陳家,已經不死不休,既然遇到,柳無邪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鞏間本打算藉助大家的手,來斬殺柳無邪。

現在看來行不通了,這麼多人聯合一起,都無法破開柳無邪的防禦。

“一起出手!”

鞏間感受到澎湃的殺意直逼他們而來,知道自己避不開了。

柳無邪鐵了心想要殺他們,索性如此,那就一起出手。

當鞏間他們出手的那一刻,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就等你們了!”

說完,靈魂之劍更加粗壯了,柳無邪剛纔隻調動了七成的魂力而已。

他的魂海,巨大無比,可以同時凝練出來好幾枚魂劍。

為了安全起見,柳無邪隻凝聚了一枚,剩下魂劍,以作防禦之用。

魂力交鋒不像是武道交鋒,更加凶險刺激。

柳無邪既要攻擊,還要防禦,對他而言,確實很難。

換做其他人,麵對這麼多修士一起圍攻,魂海早就被碾碎了。

鞏間他們都是清一色仙君境,祭出魂劍的那一刻,畫中畫傳來陣陣嗡鳴聲。

隨著他們的加入,木家三名弟子臉上流露出一絲笑意。

他們雖然是一流家族弟子,論底蘊,遠不及這些超一流宗門的弟子。

“靈瓊墨師兄,我們要不要出手?”

玲瓏天幾名弟子,距離靈瓊墨大概十丈左右距離,不妨礙他們魂力交流。

“不急,我倒想要看看,這個叫柳無邪的小子,還能堅持多久。”

靈瓊墨示意他們稍安勿躁。

這麼多人聯合一起都無法將他斬殺,他們出手,意義不大,反倒是得罪一個強敵。

如果柳無邪不是他們的對手,正合了他們的心意,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在場不少人跟靈瓊墨的想法一樣,坐山觀虎鬥。

魚子樂跟薑玉郎相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誰也冇有說話,已經開始作畫了。

冇有參與進來的修士,一部分繼續觀戰,一部分開始以魂作畫。

孔長老跟夏茹長老焦急萬分,幾百人一起圍攻,加上鞏間他們的加入,柳無邪岌岌可危。

“轟隆!”

魂盾再一次遭到衝擊,上麵出現無數裂痕,如同密集的蜘蛛網,不斷的朝四周蔓延。

“大家在加把勁,柳無邪快要抵擋不住了。”

木家三名弟子鼓勵大家繼續加把勁,魂盾一破,柳無邪必死無疑。

就在木家三名弟子說完,又是一道魂劍出現,附著在魂盾之上。

原本裂開的魂盾,要比剛纔更加的堅固,這讓所有人慾哭無淚。

“怎麼會這樣!”

那些出手的修士,此刻腸子都悔青了。

連場外那些修士,也是一臉懵逼。

“好恐怖的魂力,遭遇這麼多人攻擊,不僅能堅持下來,還能調動多餘的魂力進行防禦。”

極光洞一名長老捋了捋鬍鬚,一臉的震撼之色。

“不愧是妖孽啊,東星島我就覺得此子不凡。”

蒼雲劍宗長老一臉讚賞之色。

東星島柳無邪初露鋒芒,已經展露出成為強者的潛質。

經過一年多時間發展,柳無邪不負眾望,徹底站穩仙羅域。

殺戮還在繼續,靈魂之劍逼向鞏間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