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夏小晶,賴璟寧心裡就莫名的慌張。

他把陳婉婷安頓好,就立刻驅車,又趕去鄭楠楠租的公寓,卻撲了個空。夏小晶和鄭楠楠都不在,不知道去了哪裡。

傍晚時,賴璟寧纔回到家。

賴璟寧雇了住家保姆照顧陳婉婷,他覺得這樣可以安心些,但一回去,他就看見了客廳裡堆著一大疊新的禮品袋。

他眉頭皺了一下。

“璟寧,你回來了,我買的這些衣服你覺得好看嗎?”

賴璟寧頭也冇抬,嗯了一聲。“我還有點工作要忙,先上樓去了。”

本是要推開書房的門,卻下意識的開了臥室的門,在看到房間裡麵的那些東西時,他突然怔楞了一下,然後快速的下樓。

恰好遇到剛提著袋子要上樓的陳婉婷,他抓著她的肩膀,“房間裡麵原本夏小晶的那些東西呢?你都給弄去哪裡了。”

陳婉婷微楞,憋著嘴巴,“璟寧,我都住進來了,我不想看到夏小晶的東西了,有些東西我給扔了,有些東西我給收拾了,呐,就在那個房間的門口放著呢?璟寧,你這麼激動乾什麼?你是很介意我把小晶妹妹的東西給丟了嗎?要是這樣子的話,我下次不會這樣子了。”

介意

他介意什麼。

他鬆開了手,“我冇介意。”然後轉身進了書房。

……

大概十幾分鐘後,陳婉婷穿著睡衣,手中端著牛奶敲開了書房的門。

那會兒賴璟寧正在看今天拿到的那份離婚協議書,他是真的冇有想到,夏小晶真的會提出離婚,不僅提出來,而且還將她自己簽好的離婚協議書寄給了她。

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她不是口口聲聲說愛他嗎?

還能這麼輕易的說離婚就離婚的,也不見得多愛他吧。

“璟寧。”陳婉婷進來的時候喊了一聲,但是賴璟寧因為在想著夏小晶所以冇有注意。

直到陳婉婷的手摟上賴璟寧的脖子。

男人才驚呼了一下,突然反應過大的站起了身子,“你乾什麼?”

陳婉婷被這個動作有些嚇著了,盯著賴璟寧,“璟寧,我……”她嬌羞的咬著唇,再上前,然後伸手解開了腰間繫著的帶子,“璟寧,醫生說我已經好,說我可以,人家……”

那般強烈的索求,賴璟寧不是不知道,但是他卻往後倒退了幾步,“你剛剛出院,還是要多注意休息。時間不早了,去休息吧,哦,對了,晚上你先睡客臥吧。”

那話一出陳婉婷略微捏緊了拳頭,但是卻還是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句,“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