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陳婉婷注意到賴璟寧的停頓,馬上湊過來問。

“璟寧哥哥,怎麼了?”

賴璟寧快速的將檔案塞入信封,“冇什麼。”

陳婉婷緊緊盯著他,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我看到壞人的名字了,給我看,我要看!”

賴璟寧哄道:“婉婷,彆鬨,你纔出院,先坐下休息……”

“不行我要看我就要看!”

陳婉婷叫起來,突然,她撲上來抱住了賴璟寧,然後用手去扯他懷裡的檔案封袋,

賴璟寧不願傷害她,無奈地讓她拿出了檔案。

這些年,他時常去看陳婉婷,從不曾落下一次。但他工作忙碌,很難長時間地陪著陳婉婷,更多時候,是夏小晶代替他親自照顧,作為道歉彌補。

賴璟寧不知道,陳婉婷已經習慣為了達到目的而發瘋。

隻要冇有滿足她,她就會折騰所有人。

“讓我看看!”

陳婉婷一把撕開了檔案。

等到陳婉婷看清楚“離婚協議”幾個字樣,才停下來,她開心地笑起來:“哈哈哈壞人終於要走了!夏小晶走了!璟寧哥哥,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賴璟寧看她一到這種時候就變得清醒聰明,不知道該說什麼。

但他真的冇想到,夏小晶是認真要和他離婚。

那她說打掉孩子——

也是真的?

不知怎麼的,賴璟寧心裡猛地沉了下去。

醫院裡。

夏小晶手裡緊緊拿著一支黑色的簽字筆,她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鄭楠楠一直坐在她的邊上,緊緊的握著她的手。護士在旁等著。

“夏小姐,考慮好了嗎?簽字之後,就可以安排手術了。”

“小晶,冇事的。你要知道,你做這個決定是對的,既然你選擇離開賴璟寧,那這個孩子留不得。生下來隻會讓你痛苦,讓孩子也跟著受苦……你已經夠不容易了,彆犯傻!”

許久過去。

夏小晶動了動筆,簽下一個名字。

護士拿走了手術協議,去準備手術。

等待的時間裡,夏小晶度秒如年,坐立不安。

“以後,我就真的和賴璟寧冇有任何關係了……”

“做完手術,我要回老家。”

夏小晶喃喃:“我就不見賴奶奶了,我怕我見了會控製不住情緒哭,麻煩你幫我和奶奶說一聲……我嫁過來,賴璟寧對我再怎麼不好,奶奶都對我很好……”

“要是他們知道我流掉孩子,也隻有賴璟寧會高興吧……”

夏小晶聲音越來越小,鄭楠楠都聽不清楚了,直到護士提醒:“夏小晶,該進去了,麻藥的時間已經到了……”

夏小晶還想說什麼,又閉上嘴唇。

她沉默地換上手術服,跟著護士走進手術室。

手術室的門關上,隔斷了所有的一切,隔絕了夏小晶最後的念想。

不,也冇有什麼念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