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晶因為疼痛窒息到說不出話。

她一邊搖頭,一邊用力地揪著賴璟寧的衣服,保持身體的平衡。

看女人麵無血色的樣子,賴璟寧手上動作微頓,忍不住收了力氣。

突然。

陳婉婷從後麵衝上來,她一腳踹上夏小晶的肚子,雙手狠命的打著夏小晶。“壞人,夏小晶,你是壞人!是你搶我的璟寧哥哥,我打死你,我要打死你這個壞人!”

“不要......”夏小晶拚命地抱住肚子,護住小腹。

賴璟寧見狀鬆開手。

但是他顧不得夏小晶,轉身抱住了發瘋的陳婉婷,把人緊緊護在懷裡。

“婉婷,你受傷了彆激動,坐下休息,我讓護士過來給你處理傷口。”

陳婉婷一邊靠在賴璟寧懷裡,一邊揮舞手臂又多打了夏小晶兩下,每一次都用儘全身力氣。

她死死地盯著夏小晶,嘴角卻露出一絲得意的笑。

夏小晶看著她,隻覺得心裡一陣陣發冷。

陳婉婷分明就是故意的。

她的心智,根本不像是一個極度瘋狂的神經病病人能做出的的行為。有時候夏小晶都覺得,陳婉婷根本冇瘋,這一切隻是為了留住賴璟寧,為了折磨報複她。

陳婉婷被賴璟寧按在了懷裡,終於不動了。

夏小晶強撐著坐起身子,大口的吸氣,然後扶著一旁的牆站起了身子。

她回頭看著男人將陳婉婷抱在懷裡溫聲細語,嘴角苦澀的笑了笑。

他從來都不相信她。

他大概都忘了,她懷孕的事吧。

或許,他記得,但是根本不在乎......

“賴璟寧,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冇有傷她。這些年來,我也一直在照顧陳婉婷,我比誰都希望她能好......”

“壞人撒謊!壞人騙人!”

陳婉婷猛地發出更加尖利的叫聲,她指著夏小晶,又想要衝過來,伸著指甲往夏小晶的方向抓撓。

賴璟寧猛地盯住狼狽的夏小晶,“你出現在婉婷麵前,隻會刺激她!你真的想要婉婷好,就應該徹底消失!還不快滾!”

夏小晶渾身一僵。

她覺得像被扒光了一樣,捱了千刀萬剮。冰冷的心撕裂,碎了一地。

“好,如你所願,我會消失......”

說完,她扶著肚子,強忍疼痛一步步,緩慢地出了病房。

病房的門重新關上。

賴璟寧回頭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跡刺目,但從飛濺方向上看,卻不像是陳婉婷額頭上流出來的。

賴璟寧皺了一下眉頭。

......

賴璟寧安頓好陳婉婷之後,回了一趟家。

“夏小晶!”

他下意識地喊人,然而冇有聲音迴應。他打開門,看到客廳一片漆黑。

奇怪。

往常,房子裡的燈一定是開著的,並且餐桌上一定準備好了晚餐。不管是他回來的有多晚,那些飯菜都是熱的。

可今天什麼也冇有......

賴璟寧皺了一下眉頭,他去了一趟臥室。

裡麵還是是早上離開時候的樣子,被子是整整齊齊疊,乾淨得連根頭髮都找不到,就像從來冇有人在這裡生活過似的。

賴璟寧眉心又是一動。

浴室、書房、陽台、廚房......每一間房間都是空的。

難道那個女人真的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