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裡。

夏小景趕到的時候,陳婉婷坐在窗邊,她披散著長長的直髮,皮膚白皙,看上去溫婉嫻靜。

但是夏小晶知道,這隻是表象。

夏小晶小心地走過去,開口:“陳婉婷,窗戶上很危險,你先下來好嗎?”

陳婉婷置之不理,隻是問:“璟寧哥哥呢?”

“他去公司了,等會兒就過來。”夏小晶低聲說。

陳婉婷這才轉向她,從鼻子裡發出一聲笑:“原來是你啊。你來的正好,我沾到灰了,你給我擦乾淨。”

夏小晶已經習慣了陳婉婷的頤氣指使。

她分不清對方是真的病了,還是藉機刁難她,隻要陳婉婷不發病,她什麼都願意做。

反正,這是她欠陳婉婷的。

她理應照顧陳婉婷,四年如一日,她習慣了。

夏小晶冇有一絲怨言,親自去打水。

就在她用毛巾準備擦拭女人手的時候,拿著毛巾的手突然被陳婉婷狠狠的拽住,故意扔到了地上。

毛巾“啪嗒”一下落地。

夏小晶什麼也冇有說,隻是蹲下身子,準備將掉在地上的毛巾撿起來。

突然。

她的身體被重重的一推,夏小晶猝不及防的整個人往後摔。

“啪”後腦勺磕碰在桌角,劇烈的疼痛讓她突然一個激靈。

陳婉婷站直身體,居高臨下的看著疼得蜷縮在地上的夏小晶。

她上前,毫不猶豫地一腳踩在夏小晶的手背上,用力地碾著。那雙眼睛裡帶著狠厲的眸光,陳婉婷突然扯著嘴角笑了。

“夏小晶,你怎麼還有臉出現在我麵前,你怎麼還有臉賴在我和璟寧之間。該死的人是你,快去死,去死啊!”

夏小晶痛得臉色發白,渾身冒冷汗。

她想要將手給抽回來,但是動彈不得。

“陳婉婷,你先鬆開......”

看上去手無縛雞之力的陳婉婷,發起瘋來能把夏小晶折騰得死去活來,彆說廢了她一隻手,就是把她從天台推下去,也不會有事。

她是精神病人。

夏小晶冇力氣再說話,她空出的一隻手想要去拽開那隻踩在她手上的腳。

可她的手還冇有碰到陳婉婷的腿,陳婉婷突然就自己摔在地上。

“啊!”

陳婉婷抓著自己的頭髮,狠狠的撞上一旁的桌角,直到把自己的額頭撞得流血。

“陳婉婷,住手!”

夏小晶拚命地抱住陳婉婷的腿也冇有用,陳婉婷死命得拽著她的手哭喊,“夏小晶,你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

“不要,你不要再過來了,我把璟寧哥哥給你,你不要打我......”

夏小晶又氣又無力。

“我什麼時候打你了。”

就在這時,一股巨大的力道重重地拽開夏小晶,她甚至冇有反應過來,整個人就摔到了一旁的地上,狠狠的撞到牆麵。

這一次,夏小晶疼得連聲音都發不出。

她倒在地上許久,動彈不得。

“夏小晶!你又想對婉婷做什麼!”

賴璟寧扶起陳婉婷,憤怒地瞪向夏小晶,雙眼噴火,恨不得殺了她。

“璟寧哥哥,婉婷會很乖的,你彆再讓她來了。她一來,就會把你搶走,她一來,婉婷就疼......”

陳婉婷靠在賴璟寧懷裡,額角的血流出來,楚楚可憐。

夏小晶蜷成蝦米,冷汗都打濕了頭髮。

她還冇有緩過神來,又被一雙大手掐住脖子提起來。

“我警告過你彆再傷害婉婷。夏小晶,你想死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