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璟寧銳利的目光盯著蹲跪在地上的女人。

“你懷孕了!”

賴璟寧的眼中竟閃過一絲茫然,但也隻是一瞬間而已。

很快,他棱角分明的臉上便寫滿了冷酷,像是從齒縫間擠出來一樣。

“孩子是誰的?”

夏小晶不敢置信地抬起頭,“你這是什麼意思,孩子當然是你的……”

他說,“夏小晶,每一次,我都是親眼看著你吞下避孕藥的。你告訴我孩子是我的,你覺得我會信嗎?”

夏小晶的臉色煞白。

她還想解釋,卻聽賴璟寧又道:“我不管你肚子裡是誰的種,打掉。”

夏小晶僵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

她耳邊一個勁的迴盪的著,隻有那兩個字,打掉。

她其實早就想到了會是這個結果,可真的聽到賴璟寧親口說出來,心裡那一絲絲最後的希望還是破滅了。

她還幻想著,賴璟寧不愛她,至少會愛這個孩子。

曾經,夏小晶不止一次看到他對小朋友露出溫柔的神色。

她以為,他是喜歡小孩子的。

夏小晶不死心,說:“你都不相信這是我們的孩子,為什麼還要我打掉?”

可男人隻是冷哼了一聲,低頭盯著夏小晶,他說,“和你有關係的,我都覺得噁心!我不管你懷了哪個野男人的種,都不能生下來!”

他,竟然厭惡她到這個地步!

夏小晶一顫,往後縮了手,第一次主動遠離賴璟寧。

這麼多年來,她以為她隻要對他好,他會看見的。

可是原來,他根本就不需要。

夏小晶知道,賴璟寧對她冇有一點感情,他們之間為數不多的歡愛,次次都是為了應付奶奶,他甚至需要灌醉自己,嘴裡還喊著陳婉婷的名字。

可夏小晶不知道,他竟那麼憎恨她。

夏小晶喃喃:“賴璟寧,如果當年我知道你和陳婉婷在一起了,我不會答應奶奶嫁給你。是不是一切都不會這樣子了。”

賴璟寧冷笑:“惺惺作態。你要不是知道那是我奶奶,還會救她嗎?因為你知道我從小是我奶奶帶大的,我絕不會讓奶奶傷心,所以你才利用奶奶逼我!”

夏小晶隻覺得被扇了一巴掌,頭暈目眩,疼得厲害。

原來這四年,他一直都是這麼想她的。

夏小晶不斷後退,偏偏賴璟寧還不肯放過她,氣不過的上前,雙手狠狠的拽著夏小晶的肩膀:“冇有你,我早就和婉婷在一起了!”

夏小晶半晌擠出一句:“可就算不是我,奶奶也不會同意你娶陳婉婷的……”

陳婉婷的母親是從小三上位的,加上在夜場工作過,一直不受賴奶奶待見,否則賴奶奶也不會急切地認夏小晶當孫媳婦。

賴璟寧臉色鐵青。

“閉嘴!你冇有資格說婉婷!”

嗬嗬,是啊,她冇有資格。

從頭到尾,她什麼都不是。

賴太太的位置,還是她搶過來的。

苦澀慢慢的溢開,夏小晶說:“原來你是這樣想的。以前,你什麼也不肯和我說,今天我終於知道你的真實想法了。

你放心,我不會再糾纏下去了。”

賴璟寧聞言,深深皺眉,隨即不屑得冷哼一聲,“你最好說到做到!”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砰”的一聲,他摔門而出,偌大的房間裡隻剩下夏小晶一個人。

忽然,電話鈴聲響起。

是醫院打過來的。

“賴先生在嗎?陳小姐又發病了……”

夏小晶接起,她深吸一口氣,緩緩地吐出:“我是賴太太,我馬上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