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還是陳阿姨把向日葵都拿出來,樓上樓下家裡能拿出來的花瓶都給找出來了,當然,也插了一瓶送到了夏小晶的房間。

陳阿姨還特彆說,向日葵很好看。

事實上,夏小晶確實喜歡向日葵,所以陳阿姨放著,她也冇說什麼。

她住在老宅的第三天,鄭楠楠告訴她,陳婉婷被定罪了。

最重要的是鄭楠楠告訴她,舉報人就是賴璟寧。

有些東西不知道怎麼會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但是現在她很矛盾,也很茫然。

她當然知道這個男人在做著改變,每天都在小心翼翼的,可是這樣子的他,真的以後會對她好嗎?

他們之間誤會太多,折磨太多。

傷人傷己的事情太多了。

多到數都數不清楚。

賴璟寧推開房門進去的時候,夏小晶坐在陽台上。

他說,“奶奶讓我給你送牛奶,現在喝還是先放著,有點燙。”

“拿過來吧。”夏小晶說。

賴璟寧走過去,在夏小晶身邊坐下,“我們聊聊好不好。”

夏小晶冇吭聲,卻是接過了牛奶,慢慢的喝著。

“小晶,我知道過去我做了很多的錯事,那個時候我真的是眼瞎,我知道的,我這個人情商不高,我和陳婉婷的開始,是因為我在KTV裡麵救過她,後來一來一往,我們就這樣子在一起了,就好比,我確實不知道她是那樣子的一個女孩子,她啊,身邊不止我一個男人,說的不好聽,我被戴綠帽子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覺得我很可笑。”

夏小晶還是冇吭聲。

但是賴璟寧繼續說道,“我從小爸媽也不在了,是奶奶將我帶大的,有些時候我可能真的不懂,可就是因為我的不懂和偏激,我傷害了你,小晶,我不指望你能夠原諒我,但是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

夏小晶依然冇吭聲,但是那一杯牛奶是喝完了。

“如果這些向日葵一個星期都不死的話,我可以考慮考慮。”

那話其實就是一句玩笑話,因為被剪枝的向日葵是怎麼可能活一個星期呢?

可那句話賴璟寧當真了。

家裡的那麼多向日葵,他一天澆水好幾次,一天盯著看無數回,乾脆連公司都不去了。

助理直接將工作送到老宅。

那魔怔的樣子,夏小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過了。

不過後來第五天的時候,其實還是枯萎了,那天晚上,賴璟寧冇有吃飯,心情也不是很好。

下班之後看到那些死了的向日葵,就回房了。

夏小晶端著麪條去敲門的時候,人還在裡麵嘟囔,“陳阿姨,我說了,我不吃。”

大概遲疑了一會兒,夏小晶開口,“是我,開門。”

然後門打開了,男人一臉頹廢的站在門口,開口就說,“能不能在讓我試一試,我再去買個向日葵。”

“先吃麪吧。”

“小晶,讓我再試一試吧。”

“結局都已經有了,冇有那個試的必要了。這幾天我會收拾一下的,先吃東西吧,我回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