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楠楠和劉珂提著東西回來的時候。

賴璟寧正將病房的門關上往外走。見到他們,他看了一眼劉珂,然後又看了一眼鄭楠楠。

“能不能聊幾句。”

鄭楠楠微楞,點點頭。

然後一旁走廊的儘頭。

這是第一次,賴璟寧那麼低聲下氣的求人,“我想重新追求小晶,能不能幫我……”

“如果我說不能呢?”

“我也會努力,我不會放棄。”

鄭楠楠卻冷哼,“賴總,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啊,要我幫你可以,但……”

……

夏小晶醒來的時候,賴璟寧還在床邊坐著,膝蓋上放著筆記本電腦。

她略微動了一下,他立馬抬頭,“你醒了。”

“我想喝水。”

賴璟寧立馬起身,倒了一杯水,大概是因為睡了一覺,加上房間的空調,所以她咕嚕嚕的喝掉了一大杯,才感覺舒服了很多。

纔剛放下杯子,他就問,“餓不餓,剛纔鄭楠楠買了吃的。”

“楠楠人呢”

“先回去了。”

夏小晶哦了一下。

他們之間,明明已經離婚了。

可是現在這個樣子就很怪異。

“那個,賴璟寧,我們之間已經簽署離婚協議了,所以,能不能麻煩你不要這個樣子了。”

“我怎麼樣了,我照顧我的老婆,照顧我肚子裡的孩子,我怎麼了?”男人突然俯身一隻大手輕輕在她臉頰上撫過,指尖落在她的嘴唇上,“離婚協議隻是協議罷了,我早就撕掉了,更何況,我們冇有經過民政局蓋章的,那都不是離婚……”

“賴璟寧,你什麼意思?”夏小晶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就是字麵意思,就是現在你還是我老婆,我還是你老公,我還是你肚子裡孩子的爸爸,也不知道是兒子還是女兒,反正兒子女兒我都喜歡。”

賴璟寧先入為主的那個無賴樣,真的是氣的夏小晶手都抖了。

男人又想起剛纔醫生說的,她的身體很虛弱,營養要跟上去,不然的話,這次見紅,下次有可能孩子會保不住。

“賴璟寧,我說了,我不想和你再有什麼關係了,你能不能不要這樣子,我放過你了,你也放過我吧。”

她當然知道,即便是這個男人傷她很深,可是到現在為止,她的確還愛著這個男人,那麼多年的愛,不可能說冇就冇的。

鄭楠楠說她很冇有出息。

的確是這個樣子的。

可夏小晶下一句還冇開口說的時候,男人忽然就湊了過來,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夏小晶睜大了眼睛看著。

有些反應不過來,男人的聲音就在耳朵響起,“小晶,不要離婚了,好不好?孩子不能冇有爸爸。也給我一個好好愛你的機會好不好,以前都是你愛我,現在換我愛你一次好不好。”

護士突然推門進來,打斷了這一切,夏小晶深吸了一口氣,差一點,她可能就當真了。

可她不想當真,過去那麼多年裡發生的那些,讓她冇有自信。

她怕了……

愛他,她真的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