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時候其實就是奇怪的很,總是在失去之後才能明白,原來陪伴自己的,一直都是生命中的無價之寶,隻可惜,當初什麼都不懂。

用儘了最為殘忍的方法,一次次的推開。

現在,他隻想將她追回來,不管用那種方式,都要將她追回來。

劉珂說,其實你早就愛上夏小晶了,你隻是不願意承認,不願意承認這個女人已經在他的生命裡麵紮根。

是的,他就是不願意承認,不願意承認,其實已經放不下這個女人了。

他不是濫情,不是那種這邊擁著陳婉婷,這邊又撩著夏小晶。

或許從答應奶奶要娶夏小晶的那一刻開始,他的心已經發生變化了,而對陳婉婷,隻是出於愧疚。

可夏小晶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他每一個夜晚都冇有過好。

夏小晶冇吭聲,她其實想跑,但是剛纔那一路小跑,她現在有點冇有力氣,感覺雙腿在顫抖。

所以她深吸了一口氣。

“小晶,跟我回去好不好。”男人開口說了話。

“我不會回去的。”夏小晶也很固執,離開的時候她就做好了心裡準備,她不會回去的。她實在怕回去再過那種日子。

可男人高大的身形忽然上前,扣著她的腰,垂著頭,死死封住了她的嘴唇。

夏小晶簡直要瘋掉了。

他是不是有病,醫院裡麪人來人往,他是在乾什麼?

她掙紮,可是他卻不鬆手。

逼急了,她忽然死死咬住了他的唇瓣。

血腥味在兩個人的口腔之中溢開。

可他依然固執,他現在腦子裡麵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如果把夏小晶放走了,他很有可能再也見不到這個女人了

他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眼前的女人已經一點一點的紮進她的心裡。

他更加不知道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放不下她了……

以前有人說,恨到極致那就是愛,他不相信,可是現在他深信不疑。

血腥的味道還在口腔裡瀰漫,他卻不知足的去探索。

夏小晶急了,拚儘全力去推開他,她臉上緋紅,渾身都在顫抖,“嗚……放開我,賴璟寧,你瘋了嗎?我們之間都離婚了,你還在做什麼?”

“冇離婚,誰說離婚了,我告訴你,老子這輩子都不會離婚。”

“你……”

夏小晶已經扶著肚子打算逃脫了。

她再也待不下去了。

她怕她自己會心軟,會不顧一切跟著這個男人回去……

她怕自己會重蹈覆轍。

“夏小晶,我告訴你,你不管你心裡怎麼想的,但是這一次我不會輕易放開了,我知道過去我做了很多荒唐的事情,但是從今天開始,我會一一彌補回來,離婚協議書我早就撕掉了,以後我也不可能和你離婚。”

多麼動情的話啊,若是以前,夏小晶就信了,可是人一旦在受過傷害之後,就很難把那個安全感重新找回來。

她搖著頭,“賴璟寧,求你了,不要逼我好不好。”她滿眼是累,一遍遍的開口,求你不要逼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