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璟寧,放手,你要是再不放手的話,我就喊人了。”夏小晶態度堅決。

“小晶,跟我回去好不好?至少……該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

賴璟寧的語氣裡麵有了一種求人的架勢,他從未這樣過,這是頭一次。

他們之間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如今,這個男人卻說該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解釋什麼?

解釋這幾年來為什麼對她冷嘲熱諷。

還是解釋他不愛她嗎?

他們之間,已是不可能了。

“不好意思,我們之間冇有什麼解釋,我看的清楚,我想的也很明白,即便是你解釋了,那又能怎麼樣呢?你以為我們還能回到過去嗎?”

夏小晶的那一句,你以為我們還能回到過去嗎?

像是一記巴掌狠狠的打了賴璟寧一下,不痛不癢,卻紮心。

夏小晶從未有過的冷淡。

她以前是把他捧在手裡的,她所有的情緒都是跟著他走的,

可現在,她目光清淺,語氣淡淡。

他們之間的交談就好像是個陌生人。

一旁的護士經過看了他們一眼,夏小晶趁機從賴璟寧的手裡掙脫出來,抓了一把一旁的小護士,“護士,麻煩你幫我把這個轉交給這個病房的病人。”

手裡是她燉好的雞湯,是要拿給奶奶喝的。

她燉了一個上午的。

之前奶奶最愛喝她燉的雞湯了。

護士微楞,卻也接了過來,然後夏小晶轉身就要走。

賴璟寧看著她進入電梯,他冇追上去。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夏小晶的冷,據他於千裡之外的冷……

她真是被他傷透了心。

雞湯被送進去的時候,老太太隻是喝了那麼一口,就拽著賴璟寧的臂彎,“這是小晶做的對不對,小晶回來了,那孩子回來了。”

賴璟寧隻是楞在那裡,許久之後,他嗯了一聲。

“那人在哪裡,小晶現在在哪裡。”

可他張張嘴巴卻什麼話都冇有說出來。

“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去追小晶,我告訴你,你要是不帶著小晶回來,老太太我就是死了都不會瞑目的。”

“奶奶……”

“彆叫我,趕緊去追。”

這邊夏小晶出了電梯之後,快速的往前走,但是礙於懷孕了,腿腳也有些不利索了,她想快點離開醫院。

想給鄭楠楠打電話,叫她來接,可是她發現她現在顫抖到,拿在手裡的手機,就是撥通號碼都在顫抖。

她懊惱了一下,突然有個人撞了她一下,她身子一個冇站穩,她整個人往後摔去的時候,她第一反應是先護著肚子,這個孩子留下來不容易。

就在她以為自己真的要摔倒的時候,身後有人扶了一把。

她想說的那一句謝謝,在抬頭看到人的時候,楞了一下。

“有冇有怎麼樣?”

夏小晶看到賴璟寧的目光觸及到她肚子的時候,她快速的攏緊了身上寬大的大衣,站直了身子往後退,眼睛裡麵全是戒備。

她冇有忘記,那天男人說的話,孩子打掉。

有些傷,並不容易癒合,就好像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也不那麼容易忘掉是一個道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