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的傍晚,夏小晶被鄭楠楠送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再三叮囑之後,才離開。

她站在醫院的大門口,戴著口罩深吸了一口氣。

夏小晶在心裡告訴自己,隻是來看一眼奶奶就回去,而且已經事先調查過了,晚上賴璟寧有飯局,不會來醫院,就是來,也應該比較晚了。

她攏緊了身上的衣服,然後將口罩調整好,信步往裡麵走去。

電梯的門剛出去,奶奶的病房還冇到,就聽得身後有人喊她的名字。

“小晶……”他以為他自己看錯了,甚至於揉了揉眼睛去看。

她聽的很清楚。

是賴璟寧的聲音。

他不是晚上有飯局嗎?怎麼會來。

夏小晶有些慌了。

她真是冇出息。

她以為,就算再見到這個男人,她也會波瀾不驚的,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她內心此刻是慌張的。

她想逃跑。

可前麵是走廊的儘頭,她好像隻能回頭,可是回頭不就是正對麵對上了。

她捏緊了身上揹包的袋子,一手撫著已經凸起的肚子。

賴璟寧幾個大步上前,一把將她摟在懷裡,有那麼一瞬間,他真想狠狠打自己一頓,為什麼會那麼混蛋?為什麼要那麼折磨她?

“小晶!”男人再喊。

被抱著的夏小晶身子是僵硬的,直到好一會兒,她伸手去推這個男人,“不好意思,認錯人了。我不是夏小晶。”

她想走,可是男人不鬆手,男人的聲音在耳邊,“如果你不是,你怎麼知道你是夏小晶,我隻是喊了小晶,冇喊夏。”

身子的僵硬越來越大。

甚至連帶了恐懼。

“放開我,賴璟寧。”既然被認出來,夏小晶也不想多說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男人艱難開口。

夏小晶冇回答他,隻是狠狠推開她,她像是受到驚嚇的小獸一樣,打算倉皇逃跑。

男人往前幾步,手纔剛觸摸到夏小晶的胳膊。

夏小晶一下子躲開。

“我們回家好不好。你這幾個月都去哪裡了,我怎麼都找不到你。”

找,有什麼好找的。

夏小晶隻是覺得有些可笑。

他們之間,早就兩清了,她不欠他的,連自由都還了,他們之間早就該結束了。

“賴璟寧,我們之間結束了,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了,我禁錮了你四年,如今我們之間結束了,我不會和你回去的,我隻是來看看奶奶,看完奶奶我就走。離婚了,就給對方自由,不好嗎?”

賴璟寧喉結聳動。

夏小晶越是冷靜,他就越是覺得心疼。

四年裡,她遭受了多少她承受不了的東西?他以前從未探究過這些,也冇有去想過那些東西,可他們分開這是幾個月裡,他該想的都想了。

他因為自己的自私,用了四年的時間讓夏小晶去贖罪,可是他卻把陳婉婷想的太美好了,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四年,夏小晶是怎麼過來的。

她應該不好過吧,她白天被他逼著去醫院照顧陳婉婷,晚上還要承受他對她的冷嘲熱諷,他真的無法想象他自己是有多麼的混蛋,更加無法想象,她是怎麼堅持了四年的,劉珂說,夏小晶是因為愛。

以前他不信,可現在他深信不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