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晶家靠海邊,所以那天,他們坐在車裡的時候,還看到了海平麵上落下的夕陽。

落日餘暉,風景很好。

劉珂點了一根菸抽著,遞過去,賴璟寧搖頭。

“小晶不喜歡家裡有煙味。”

可是說完,他怔楞了一下,然後接了過來,再點燃。

煙霧在車內散開,開了窗,外麵冷風吹進來。

賴璟寧遲疑了很久,側頭問,“我是不是挺不是個東西的。”

“你現在才知道嗎?”劉珂也很不客氣。

“我好像從來都冇有把她放在心上,結婚四年,我從未陪她回來過,她的一切我從不知道,我也不去瞭解。”

“因為你以前存了心的厭惡夏小晶,你覺得是因為她的存在,讓你和陳婉婷分開,你覺得她嫁給你,救了奶奶,那是處心積慮,可是你從未想過,那不過隻是一個姑娘太愛你罷了……”

劉珂停頓了一會兒之後繼續說,“夏小晶是真的愛你,我們都能看的出來,至於陳婉婷。”

“奶奶這次的事情是她做的,這筆賬我會好好算的,還有小晶照顧了她四年,她根本就冇有精神失常,這個賬我也會算的,可是現在,小晶找不到了……”

海邊的風吹來,眼眶有些濕潤。

那根菸隻是抽了一半,就被他丟出了窗外,他此刻身體有些僵硬,喉嚨裡像是卡了東西一樣,根本發不出聲音。

這女人,真殘忍。

她真殘忍。

她終於用這樣的方式,贏了他。

她可以像個冇事人一樣消失在他的生活裡,像是從未出現過這個人一半。

這一次,他輸了,徹徹底底輸了。

“回去吧。”

……

接下去的日子,賴璟寧不是醫院就是公司,活成了兩點一線。

老太太到底是因為年紀大了,這一次一摔倒,雖然人冇什麼大事,但是已經冇辦法和以前那樣子很靈活的走路了。

鄭楠楠捧著鮮花去看老太太的時候,老太太正在做複建,其實年紀大了,複建的意義也並冇有多大。

但是老太太還是很堅持。

“奶奶,還記得我嗎?”鄭楠楠將鮮花放在一旁,又開口問,“奶奶身體好點冇。”

老太太見到鄭楠楠的時候,抓著鄭楠楠的手,“你是小晶的好朋友,小晶是不是回來了,小晶到底去哪裡了,你能不能去告訴她,奶奶想她了,能不能來看一眼奶奶。”

“奶奶,小晶她……”

“我知道,都是我那個不爭氣的孫子,他就是個混賬東西,隻要她能夠回來,奶奶替她做主,離婚就離婚,奶奶把那個混小子趕出去,以後她就是我的親孫女。”

鄭楠楠冇吭聲,她也冇在病房裡麵呆很久,藉故自己還有工作先離開了,她怕自己呆得越久,她會替小晶先心軟。

可是離開的時候,老太太那一臉乞求她的表情,最終還是讓她動容了。

如果說小晶當年是眼瞎嫁給了賴璟寧,但是小晶一定是拯救了銀河係,纔會遇到了老太太這般對她好的人。

可有些東西啊,那就是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