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婚姻,變成了夏小晶的人間地獄……

從結婚的那天起,賴璟寧對她,除了冷嘲熱諷,那就是悶不做聲,他甚至從來冇對她笑過。

唯一讓她覺得幸福的,那就是每個月一次賴家的家庭聚會。

賴璟寧會在奶奶麵前裝成好丈夫,對她噓寒問暖,恩愛有加。

但那隻是表象,全是做給奶奶看的。

夏小晶看著賴璟甯越過她去衣櫃找衣服,脫掉西裝外套,看他推門去洗澡,把她當成空氣一樣。

夏小晶嘴唇咬出了血,口腔裡一片腥氣。

她是嫁給了他,可她的所想,從未如願。

她錯了。

錯在不該答應奶奶嫁給他。

如果她知道他當時有女朋友,她絕對不會答應,可她不知道,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四年前,婚禮。

賴璟寧接了一個電話,立刻就從婚禮上離開,扔下夏小晶,讓她獨自麵對所有人的嘲笑。

她提著婚紗追上去,直到找到醫院。

搶救室外,賴璟寧掐著她的脖子,惡狠狠地告訴她,陳婉婷試圖自殺。

他說:“婉婷要是出事,我就拖著你一起死!”

夏小晶緩緩閉上了眼睛,不願再回憶。

這些年,她在人前假裝快樂,可她真的一點都不快樂……

是她搶了陳婉婷的男人,是她活該。

‘砰’的一聲。

賴璟寧洗完澡推開門,他自顧自地穿戴整齊,拿過一旁的公文包,轉身就要離開。

夏小晶忍不住,拉住他的胳膊。

“賴璟寧……”夏小晶嘴唇翕合,好不容易出了聲,嗓子還是沙啞的。

在他麵前,她卑微的像個小醜一樣。

賴璟寧背對著她,看都不想看她一眼,“放手!”

“你要去哪?”

賴璟寧冷冷道:“我要去醫院看婉婷,你不會忘了吧,她被你害得精神失常,需要住院治療。”

夏小晶身體微顫。

“我那個時候不知道你和陳婉婷在一起了,我不知道她會傷心到崩潰自殺……我更不知道……”

夏小晶哀聲道:“賴璟寧,都四年了,我每天都去照顧陳婉婷,我每天都在道歉懺悔,我比任何人都期盼她能好起來,即便這樣,你也不能原諒我嗎?”

男人終於回頭,從頭到腳掃過赤腳站在地板上的夏小晶,目光冰冷。

“不能!”

賴璟寧冷笑:“夏小晶,你算計我奶奶逼我娶你,還將婉婷害成這樣,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這輩子,你就贖罪吧!”

“我冇有算計……啊!”

賴璟寧根本不聽,毫不留情地甩了手,一把將夏小晶推開。

夏小晶立刻踉蹌著摔出去。

她的後背磕到一旁的桌角,疼得厲害。然而她的心口更加痛,像是要撕裂一樣。

賴璟寧卻連看都冇有看她一眼,隻是盯著夏小晶腳下踩到的垃圾袋,眼神暗沉得恐怖。

夏小晶慌得爬起來。

“對不起弄臟了,我馬上收拾掉!”

但她動作晚了一步,垃圾袋破開,掉出了一根驗孕棒,上麵的兩條杠極其紮眼。

男人的眼眸倏然一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