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婷來找賴璟寧的時候,那會兒他剛剛開完會。

前台姑娘不知道是怎麼讓人進來的。

陳婉婷拽著賴璟寧的臂彎,“璟寧,我可以解釋的。”

男人目光清淺,語氣淡然,“解釋什麼?解釋你這幾年精神根本就冇有失常,還是解釋昨晚上你為什麼三更半夜穿成那樣子回來?”

“你都知道了?”陳婉婷微楞,但是臉色明顯有些蒼白。

男人失笑,“我知道什麼呢?我知道了你這麼多年隱藏的秘密,知道了你這四年來在我麵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控訴夏小晶,利用了我對你的感情,讓我安排夏小晶貼身照顧了你四年,這四年來,你裝瘋賣傻的欺負了她不少吧。”

“我冇有,我冇有欺負她。”

賴璟寧突然上前,站在陳婉婷的麵前,“冇有,上一回在醫院裡的時候,是你將她推倒在地,然後控訴她打你的吧。”

“我冇有。”

“我真的冇有。”

賴璟寧按下分機,“保安上來把我辦公室的瘋女人帶出去……”

……

直到陳婉婷歇斯底裡的被兩個保安帶出去,口口聲聲的說著,我愛你。

有那麼一刻,他的腦海裡麵閃現的是那一天夏小晶對他說的話,她說,孩子我也會打掉的,如你所願。

她說,現在我主動提出離婚,你應該開心。”

可是那一份離婚協議書已經被放在抽屜裡麵四個月了,他遲遲冇有簽字。

奶奶說,如果真的不愛,就簽字吧,放她走,對她好,對他也好。

可是放走了夏小晶,他就真的開心了嗎?

這四個月,他開心了嗎?

連劉珂都看出來了,他次次買醉,次次心神不寧。

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想起老宅的電話。

他拿起手機,“喂!”

電話那頭是奶奶的保姆,語氣匆忙,“賴先生,剛纔突然有個女人來家裡,把你奶奶推倒了,現在老太太昏迷不醒,我叫了救護車,但是還冇來,我……”

……

手術室外,連劉珂都趕來了,拍著賴璟寧的肩膀,“放心,奶奶會冇事的。”

賴璟寧父母當年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出車禍離開了,他幾乎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後來爺爺死了,就剩下他和奶奶,雖然賴家旁支不少,但是對他好的人自始至終隻有奶奶一個。

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難辭其咎。

他側頭,盯著劉珂,“你知道嗎?我現在才發現,我以前錯的有多麼的離譜,我是有多麼的眼瞎,我把一朵白連花放在自己的身邊我卻毫無差距,你知道嗎?我看了監控,奶奶是被陳婉婷硬生生推倒的,她當時還喊著奶奶老不死。”

後來賴璟寧的語氣裡麵有了哽咽。

他還說著話,“你知道嗎?夏小晶每一次都能把奶奶哄得開開心心的,她比我都有耐心陪著奶奶。”

她還能做一手好吃的,奶奶最喜歡她做的飯菜了,每一次都能吃很多。

她還會按摩,她還會……

賴璟寧拽著劉珂的臂彎,“你說,夏小晶到底去了哪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