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四個月了,120多天。

夏小晶真的像消失了一般。

那天有個飯局,要是往常吃完飯,那些合作商提出要去唱歌,他一定會陪著去,可是吃完飯後,他就起身了。

對方老總還調侃道,“不會是家裡小嬌妻不喜吧。”

小嬌妻。

賴璟寧微楞,然後淡淡的開了口,“嗯,小嬌妻不喜歡我經常在外麵唱歌喝酒。”

“好好好,那賴總就趕緊回去,下次吃飯,把小嬌妻帶上,好讓我們見見。不要總藏著不見人,是不是。”

眾人笑,可隻有賴璟寧心裡明白那種苦澀是什麼。

從餐廳離開,他將車開到鄭楠楠工作室,這已經是四個月以來不知道多少次登門了。

可每一次,鄭楠楠說的話都是一樣的。

就好比現在。

“賴總,又來了,要是還是來打聽小晶的下落的話,那麼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我隻想知道,她還好嗎?”

“她好不好和你有關係嗎?就是死了和你也沒關係吧,倒是你,醫院裡的那個怎麼還不娶回去啊,你當真以為陳婉婷是真的生病了嗎?你當真以為這四年來,陳婉婷都在醫院裡麵好好養病嗎?你有這個閒工夫,還不如去調查調查,你的前女友啊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說著鄭楠楠突然從一旁桌子下麵的抽屜裡麵拿出一疊照片,“好好看看吧,賴總就是為了這樣子的一個女人傷害了小晶四年,我不知道賴總是不是眼瞎,還是真的瞎了。”

那些照片,衣衫暴露,濃妝豔抹。

張張摟著男人,尺度很大……

……

這是四個月以來,賴璟寧為數不多的十點多了,還開車去的醫院。

開了病房的門,冇人。

他隨便找了一個護士問,卻被告知,應該是出去了,但是去了哪裡並不清楚。

賴璟寧也不著急著走,從十點多等到12點多,就那麼靠在沙發上。

直到12點過去二十幾分鐘,病房的門突然就開了。

室內的燈光大亮,讓他一抬頭,就看見陳婉婷畫著煙燻妝,穿著小吊帶。

十月的天氣,夜裡已經挺冷了,還能穿成這個樣子,傻子都知道,那是去乾什麼了?

“回來了。”

“璟寧,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看看你,正好,你不在,現在我人也看到了,我覺得你挺好的,早點休息吧,時間不早了。”

陳婉婷盯著賴璟寧,突然上前,一把抱著賴璟寧的臂彎,“璟寧,你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解釋你這四年來壓根就冇有生病,還是解釋你聯合你表哥欺瞞了我四年,讓我因為對你的愧疚,把所有的恨意和厭惡積壓在夏小晶身上,陳婉婷,你對我的愛是真心的嗎?你是真的愛我呢?還是愛我的錢?當初把你接回來的時候,我就懷疑你了,從未下過廚房的你做的早餐和飯店的味道一模一樣,你覺得我很好騙嗎?”

陳婉婷有些慌張,“璟寧,我愛你,我怎麼會不愛你,我愛你那麼多年,都是夏小晶那個惡毒的女人,都是她搶走了你,都是她設計救了奶奶一命,所以奶奶纔會執意讓她嫁給你的,因為我的身份,所以奶奶一直不喜歡我,是夏小晶,是她惡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