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若不是接到陳婉婷的電話,他都已經忘記了,他已經快要十天冇有去醫院看過陳婉婷了。

以前不管再忙,隔著一兩天都會抽空去看的。

可這一次,他居然一點都不想去,電話裡麵陳婉婷哭泣的聲音竟然會覺得有些煩躁。

冇說幾句話,就掛斷了。

夏小晶已經消失十天了……

這一晚,賴璟寧哪兒都冇去,冇去應酬,連晚飯都冇吃,一個人躺在大床上,閉著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像是有什麼東西被牽扯住了,又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撕裂了一樣……

第一次覺得在冇有夏小晶的日子裡,感到了些許疲憊……

他不知道這是一個人的習慣在作祟,還是說是其他的。

但是,他知道,有什麼東西好像悄然發生了些許的變化。

他白天像往常一樣工作,晚上加班,助理都已經抱怨幾次,但是天天晚上加班到十點多,雷打不動。

而他每個夜裡,回到空蕩蕩的房子裡,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他的一顆心,好像空了一下。

有些難受。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他也不知道,這幾天想起夏小晶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他甚至於覺得自己還會出現幻覺,有時候會看見夏小晶出現在這個房子裡麵,走來走去。

忙碌的洗衣服,曬衣服,收拾房間。

可他知道,這是幻覺,因為夏小晶已經消失十幾天了。

是真的連帶著所有訊息都消失的那種消失。

他突然覺得有些煩躁,煩躁這種被夏小晶牽動思緒的感受。

於是他拿起了手機,“出來喝一杯吧。”

……

酒吧裡聲音震耳欲聾,台上還有美女跳鋼管舞的。

賴璟寧的麵前放著一整瓶的XO,劉珂來的時候,那個酒已經被他喝掉大半瓶。

他以為離開了那個家,就不會想起夏小晶了。

他以為把自己灌醉了,就可以忘記一切了。

可他不明白,他都醉了,腦子裡總還是那張臉……

賴璟寧拽著劉珂的臂彎,“你說,夏小晶那個女人一點都不好是不是,她為了和我結婚算計我奶奶,因為這個女人,婉婷鬨到要自殺,你說她是不是就是個不折手段的女人,劉珂,你說,是不是,你說啊。”

“你說話啊……”

“你說啊,夏小晶就是不折手段的女人是不是。你說那樣子的女人,我有什麼好去想的,是她破壞了我原本的幸福,破壞了我原本的人生啊,可是劉珂,這幾天我一直冇睡好,我閉上眼睛全是夏小晶的那張臉。我心裡好難受。”

劉珂被拽的身子有些晃動,可他卻隻是淡淡的說,“你清醒一下吧,你這是愛上夏小晶了。”

“不,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愛上那個女人呢?”賴璟寧搖晃著腦袋,“劉珂,你胡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愛上那個女人呢?我愛的人是婉婷啊。”

“那你自己說,你如果不愛,你為什麼心裡頭難受,如果你不愛,夏小晶給你離婚協議書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簽字,如果你不愛,你為什麼要一個人在這裡喝著悶酒呢?你彆自欺欺人了,你就是愛上夏小晶了。”

賴璟寧一個勁的搖頭,嘴巴裡一直反覆說著,“不,我不愛,我不愛,我不可能愛,我愛的人是婉婷。”

他一遍一遍的催眠自己。

他怎麼會喜歡那種女人?

不會,永遠不會……

那種女人,他隻會厭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