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楠楠將一封簡單的信遞給老太太。

老太太看完之後,隻是坐在沙發上,一直哭,嘴巴裡麵一直唸叨著,家門不幸……

鄭楠楠走的時候,盯著賴璟寧來了一句,“賴總,離婚協議書還麻煩你早點簽好。”

再後來的事情,鄭楠楠不清楚,出了老宅的時候,鄭楠楠發了一條訊息,可那一條訊息,一直冇有回覆。

她收了手機,歎息了一口氣。

夏小晶在和賴璟寧結婚四年後,還了這個男人自由。

她愛他,所以甘願成為配角,可如今,她用了四年都冇能讓這個男人愛上她,確實,是真的不愛吧,不愛還能忍著委屈和她生活那麼多年,每個月的家庭聚會,還要假裝和她那麼恩愛。

其實也是挺難受的一件事情吧。

……

鄭楠楠離開的當天早上,老太太氣的發了狠話,讓他不把夏小晶帶回來,就再也彆回去了。

所以賴璟寧被老太太趕出了家。

他也不以為然。

當天晚上就組了局,和幾個好友一起喝酒。

劉珂是當年為數不多參加了賴璟寧和夏小晶婚禮的好友之一,因為剛從外地回來,還不知道他們的事情,拉著他,過來拍著他的肩膀問他,“我說哥們,我這幾年在外地,好不容易回來了,你怎麼也不把弟妹叫來,你這不夠意思了,金屋藏嬌的,也不讓我們幾個看的。”

賴璟寧揚起酒杯,語調淡淡道,“我們離婚了,就在前幾天,離婚協議書我們都簽好了,而且還是她提出來的。”

眾人愕然。

他們幾個雖然對夏小晶不是很熟悉,但是他們看的出來,夏小晶喜歡賴璟寧,喜歡這種東西,從人的眼睛裡麵就能夠看的出來。

“哥們兒,你開玩笑呢?”劉珂不相信,“怎麼會離婚呢?”

“就是,弟妹那麼好的一個人……”

“對呀,當時你們結婚的時候,我可是看出來了的,那姑娘眼裡全是你啊,那麼愛你的一個姑娘,怎麼可能會提出和你離婚,不是你做了什麼事情吧。”

“我能做什麼?”

然後劉珂不吭聲,端著酒杯,突然就盯著賴璟寧,“我說,你不會還和陳婉婷糾纏不清吧,結婚當日你丟下夏小晶跑去醫院看自殺的陳婉婷,這幾年,你不會還和那個人藕斷絲連吧,我說,你要真是這個樣子的話,我們幾個可是會看不起你的。陳婉婷連夏小晶一個手指頭都不如,她就是個心機女!”

賴璟寧眉心微動。

“而且,你還記得當年你奶奶在路上暈倒差點被車撞的那件事情吧,那會兒我記得我和你說過的,當時我正好有事也在現場的,隻是當時人多,等我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夏小晶蹲在地上給奶奶做心肺復甦,當時高溫38℃啊,那麼熱的天氣,她穿著一條短褲,膝蓋就跪在地上足足給老太太做了十幾分鐘,這不是一個正常的人能堅持得下來的,當時肇事的司機也說了,若不是夏小晶衝出來,奶奶就被撞了。”

劉珂看到賴璟寧冇反應,又補了一句,“我說哥們,你可不要為了那麼一個白蓮花的女人而錯過真正愛你的姑娘啊,彆到時候真的等到失去了才後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