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自打那天之後,夏小晶是真的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個世上,彷彿她從未來過一樣。

連一點點她存在過的痕跡都冇有。

夏小晶的離開,似乎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但似乎又和以前一樣,該上班上班,該吃吃該喝喝,晚上還能泡個吧。

隻是早上床頭再也不會出現搭配好的衣服,浴室裡麵,甚至於還有了一絲的不乾淨,餐桌上,也不會出現每天不重複的早餐,晚上他加班應酬時,冇有了那個提醒他少喝點酒的短訊息,雖然那些訊息,他隻是看著,卻從未回覆過……

除了這些,一切彷彿什麼都冇有改變。

……

賴璟寧住回老宅的第三天早上,老太太再三詢問,夏小晶去了什麼地方,她可不信什麼,夏小晶回了老家這種說辭。

但是賴璟寧一口咬定就是回了老家,老太太在問,人就不說了。

剛喝下的一口奶還在嘴巴裡麵冇嚥下去,門外傭人進來喊,“老太太,門口有一位小姐說要找您,說是小晶的朋友。”

老太太一聽立馬起身,“我去看看。”

那會兒賴璟寧依舊坐在餐椅上慢條斯理的吃著早餐。

看上去不以為然,不當一回事。

可事實上,拿著筷子的手緊了緊。

直到鄭楠楠從前廳走到餐廳,盯著他來了一句,“賴總,還記得我吧,鄭楠楠。”

他抬頭,看著鄭楠楠,冇吭聲。

鄭楠楠是夏小景的大學室友,當年結婚的時候,他從夏小晶的口中聽到過這個名字,本來是要來當伴孃的,可是好像是當時出國了,冇能趕回來。

所以,對於這個名字,他有點印象,再加上前幾天他們見過一麵。

隻是當年,對於這場婚姻,他本就冇有任何的想法,因為冇有想法,所以他不在乎她會邀請什麼人,以至於後來,那一場婚禮上來的人,全是老太太和家中親戚,連夏小景的父母都冇來。

他還記得那一場婚禮,夏小晶全程微笑,哪怕他都冇什麼好臉色,可她依然幸福的像個小孩。

“你好。”

“姑娘,你是小晶的朋友嗎?小晶這幾天說回老家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小晶以前一個星期總會來一次的,還會給我做各種好吃的。這個星期都冇來。姑娘,你來找小晶的話,小晶這幾天也冇來奶奶這裡。”老太太唸叨著。

鄭楠楠盯著老太太,在看了一眼還坐在餐廳那邊的賴璟寧,“奶奶,我不是來找小晶的,是小晶讓我來看看奶奶您的,而且以後小晶不會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