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

夏小晶蹲在馬桶上。

頭頂的燈,刺著她的眼睛略微有些生疼,些許的淚溢在眼角邊上,等到要流下的時候,她抽了一旁的一張紙巾胡亂的擦拭了一下。

她睜大眼睛,死死地盯著洗漱台上的那根驗孕棒。

她略微咬了一下唇,結婚四年,她懷孕了。

四年了。

結婚四年,她不知道吞下了多少避孕藥。

一次又一次,反反覆覆的。

藥物讓她的生理變得紊亂。

她以為,她這輩子應該都要不上孩子了。

體檢的時候,醫生再三叮囑她,不能過多的吃避孕藥,對身體的傷害真的太大了。

夏小晶怕了。

所以上個月,她趁賴璟寧不注意,偷偷吐掉了藥,冇有吃。

隻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她居然就這麼的懷上了。

夏小晶提著褲子站在洗漱台的鏡子前麵,纖細的手指輕輕摸著還很是平坦的肚子上。

她其實有些不知所措。

要是剛結婚的時候懷孕,夏小晶一定會迫不及待的告訴賴璟寧這個天大的好訊息,可是四年下來,她早就清醒了。

如果她告訴賴璟寧,這個孩子肯定是生不下來的。

夏小晶將驗孕棒丟到一旁的垃圾桶,然後麻利地將垃圾袋提出來。

她幾乎立刻做了決定,隱瞞懷孕的事,清理痕跡。

可夏小晶剛提著垃圾袋走出浴室,臥室的門就開了,從外麵進來賴璟寧。

夏小晶微愣。

“你……你回來了?”

她幾乎是本能的將手裡頭的垃圾袋放下,伸手去提他的公文包。

但男人往後倒退了幾步,皺起眉,“彆碰我。”

賴璟寧一雙狹長的眸子落到她的身上,帶著一絲厭煩。

他看她的眼神,永遠那麼冷,冷入骨髓。

夏小晶最怕看到這樣的眼神,每一次,就好像一把刀狠狠的戳著她的心臟。

“抱歉,我應該先弄乾淨……”夏小晶以為賴璟寧嫌惡她臟,慌忙去洗手,擦拭。

“彆裝模作樣了,我不用你這麼小心翼翼的,隻要你少去向奶奶告狀就行了。夏小晶,彆以為奶奶喜歡你,你就真當自己是賴太太。我為什麼和你結婚你心裡頭應該清楚。”

夏小晶臉色煞白,連嘴唇都褪去了血色。

四年前。

一次偶然的機會。

她救了賴璟寧的奶奶一命。

當賴璟寧的奶奶問她願意不願意嫁給他孫子的時候,夏小晶開心極了。

從進大學起,夏小晶就愛上了為招生宣傳演講的賴璟寧。

不過他是校園的風雲人物,社團部長,學生代表,完全不知道有夏小晶這個普通的小學妹。

所以奶奶問她的那一刻,夏小晶想都冇想說她願意。

她的點頭,成為了賴奶奶逼迫賴璟寧的理由。

賴璟寧顧慮奶奶的身體,最終不得不答應娶她。

他很快就和戀人陳婉婷分手,然後和夏小晶完婚。陳婉婷傷心欲絕,幾次割腕自殺,雖然命救回來了,卻有些精神失常。

從此,夏小晶成為了賴璟寧合法的妻子。

卻也成為了賴璟寧的仇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