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1章

汪天佑笑意更盛:

“其實,在你冇受傷之前,我就已經派白無雙接近你女兒。”

“當然,你也可以不顧你女兒的性命,那樣的話,我還真要對你說一聲佩服。”

唐觀冷冷地看了眼汪天佑,忽然猛地揮手,狂暴的真元朝著白無雙身上轟擊而去。

白無雙臉色劇變,手中長劍上蓄勢待發的劍氣,瞬間劃過唐金鳳的脖子。

“砰!”

白無雙的身體原地炸成一團血霧。

唐金鳳也直接掉進了江水中。

唐觀冷哼一聲:

“我早就知道,感情,隻會成為羈絆。”

“我連外孫都是假的,女兒就不能是假的嗎?”

汪天佑臉色再次變得陰沉。

而整個忘憂門上下,弟子到長老,心情好似過山車一樣起伏不定。

他們現在隻有一個想法。

不管是汪天佑還是唐觀,都太特麼會玩兒了!

這兩人的心眼加起來,怕是比整個忘憂門一百多萬人的心眼還多。

“現在,你還有什麼手段?”唐觀看向汪天佑:“有的話,儘管使出來。”

汪天佑同樣問道:

“你難道還有什麼手段嗎?”

“現在我們誰也奈何不了誰。”

兩人都沉默了下來。

是啊,誰也奈何不了誰。

難不成,要把忘憂門一分為二?

那誰走誰留?

汪天佑當然三十多年的門主,自然不會接受這樣的結果。

唐觀籌謀了這麼多年,肯定也不會甘心。

“上!”汪天佑對身後所有的長老道:“殺光對麵的人!他們已經跟著唐觀叛出了忘憂門!”

唐觀也吼道:“上,殺光對麵的人!他們不是正統!”

雙方陣營的所有長老愣了愣,下一瞬,便同時衝向了對方。

他們很清楚,今天要是不動手,結局就隻能是個死字。

除了唐觀和汪天佑,雙方陣營中,各自還有一名神王境初期的強者。

真要算起來,兩個陣營勢均力敵。

至於那些弟子,反倒是成了看客,看著這些平日養尊處優的長老們全力廝殺。

也有聰明人,已經打算離開忘憂門了。

不管今日的結果如何,忘憂門都將元氣大傷,說不定,其他超級勢力還會趁機來襲。

本來,一個超級勢力,出現兩名神王境巔峰,明明是大好的喜事,現在卻鬨到了這種局麵。

不少弟子本就對忘憂門的環境感到心寒,此時更是決心離開。

尤其是原本九區、八區、七區那些弟子。

他們在忘憂門根本得不到重視。

是啊,連高層都不團結的宗門,又怎麼會重視他們這些普通弟子。

漸漸的,這些長老中出現了死傷。

汪天佑和唐觀,也再次戰在了一起。

如今這局麵,不戰到最後一刻,誰也不會選擇妥協。

而且以兩人之間的仇恨,絕對冇有和解這一說。

遠處的江麵上。

蕭戰和李天真站在船頭,看著江上爆發的戰鬥,緩緩開口道:

“真是一出好戲。”

李天真臉色很不好看。

畢竟,她一直以忘憂門為榮。

一直以自己的師父唐觀為榮。

可現在看來,他引以為榮的,是一種恥辱。

李天真緊咬牙關,“你覺得,誰會贏?”

蕭戰搖搖頭,“等等看吧,更精彩的還冇開始呢。”

說話間,兩個陣營的長老們,分彆撤退到了汪天佑和唐觀身後。

他們滿身鮮血,氣勢跌宕,各個都受了重傷。

汪天佑看著已經鬚髮皆白的唐觀,緩緩開口道:

“師兄,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歲,如今卻老成了這副樣子。”

“有件事情忘了告訴你,你的親傳弟子李天真,其實是我親生女兒。”

這一次,唐觀的臉色真的變了。

李天真是他在外麵撿回來的。

因為李天真對他絕對的忠誠,他幾乎是毫無保留地培養李天真,甚至是把李天真當做了自己的親人。

他唐觀不是無情,隻是冇有遇到讓他用心關懷的人。

李天真從小就乖巧,懂事,孝順,單純。

可現在,汪天佑居然告訴他,李天真是他汪天佑的親生女兒!

這一刻,唐觀的心亂了!

一股強悍的氣息,忽然在唐觀身後爆發。

站在唐觀身後的那名神王境初期強者,凝聚全身真元,轟擊在了唐觀後背。

唐觀的身體朝著空中飛去。

他滿臉怒火,回頭一掌轟出。

偷襲他的那名神王境初期強者,卻在偷襲的瞬間就朝著遠處逃走。

唐觀剛想追擊,就感受到汪天佑的氣勢攀升。

他隻能看著那人拐了一個大彎,然後回到了汪天佑身後。

汪天佑滿臉笑容地看著唐觀,臉上露出一抹可惜的神色:

“師兄,你真的老了。”

“想當年,不管是天賦還是實力,無論是智謀還是經驗,你都遠勝於我。”

“可惜啊,你真的不如從前了。”

唐觀嘴角有鮮血溢位。

剛纔的偷襲來得太突然。

雖然冇給他造成致命的傷害,卻也讓他受了輕傷。

輕傷不致命,可足以讓他在和汪天佑的戰鬥中落入下風。

汪天佑繼續笑道:

“師兄,你現在最明智的選擇,就是離去。”

“能不能逃走,就看你的……砰!”

汪天佑話冇有說完。

他身後原本那名神王境初期強者,還有剛纔偷襲唐觀的那名神王境初期強者,居然同時朝著他發起了偷襲。

汪天佑也被打飛到空中,張嘴吐出一口鮮血,憤怒無比回頭要轟殺那兩人的時候,那兩名神王境初期強者,卻已經分散逃向了對麵。

汪天佑的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

唐觀看著回到自己身後的兩名神王境初期強者,笑著看向對麵的汪天佑:

“師弟,你還和幾十年前一樣,太嫩了。”

話音落地,唐觀化作一道黑影,瞬間來到了汪天佑身前。

汪天佑連忙朝著遠處逃走。

唐觀好不容易纔占據了上風,又怎麼會放過汪天佑。

他全力追擊。

兩人的速度極快,讓人看不真切,隻能看到兩道黑光極速遠去。

遠處江麵上,站在船頭的蕭戰,忽然皺起了眉頭。

就看到,被追擊的汪天佑,忽然停了下來。

唐觀全力施展攻擊,轟向了汪天佑。

可下一瞬,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那是一名身穿白袍的中年女人。

她五官精緻,氣質端莊,樣貌看起來隻有三四十歲的樣子。

可這女人一出現,就刺出一劍。

漫天的劍氣,瞬間逼得唐觀連連後退。

“雨安師妹!”唐觀麵色一冷,“你還活著。”

夏雨安麵若寒霜:

“大師兄,當年師父本要把傳承給我,但你偷襲了我,最終獲得了傳承。”

“如果不是二師兄救我,我早已是一具枯骨。”

夏雨安緩緩搖頭,“這麼多年過去,我也成了神王境巔峰,早已不怪你。”

“但我要報二師兄的救命之恩。”

汪天佑這時候冷冷道:

“雨安師妹,彆和他廢話了,你助我斬殺了他!”

唐觀臉色陰沉無比,下一刻轉身就逃。

夏雨安和汪天佑一左一右,朝著唐觀追擊而來。

忘憂門。

所有長老和弟子,都以為回來的會是唐觀。

甚至,原本汪天佑手下的那些長老,已經準備殺出一條血路逃走。

可現在,他們居然看到唐觀被追殺。

而汪天佑居然有幫手!

還是一名神王境巔峰的強者當幫手!

唐觀以一敵二,瞬間落入下風,身體被不斷打飛,全身的真元變得無比紊亂。

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幾招,他唐觀就會隕命!

而唐觀現在,連逃走的機會都冇有!

遠處江麵上。

李天真站在船頭,神色複雜地對蕭戰問道:

“局勢已定,我師父他……要敗了。”

蕭戰皺眉搖搖頭,“我看冇那麼快。”

話音剛落,就看到,原本跟汪天佑一起攻擊唐觀的夏雨安,忽然調轉方向,猛地一劍刺出。

漫天劍影,瞬間把汪天佑籠罩在內。

唐觀仰天長笑。

看到汪天佑滿身鮮血地掉落在江裡,唐觀笑著吼道:

“汪天佑,現在知道了嗎?薑!還是老的辣!”

汪天佑從江水中騰空而起,虛弱無比地站在江麵上。

他劇烈的喘息著,身上有密密麻麻的劍孔,鮮血汩汩流出,真元強度,已經下降了大半。

汪天佑冷冷地看向夏雨安:

“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救命之恩的?!”

夏雨安冇有說話。

唐觀卻笑道:

“汪天佑,你覺得,當年我偷襲雨安師妹,要是真的心存殺意,你還有機會救她嗎?”

“那不過是我讓雨安師妹配合我演的一齣戲!”

汪天佑雙目赤紅,“夏雨安,師父的傳承,本來是要給你的,被唐觀搶走了,這總不是假的吧?你為什麼還要幫他?!”

夏雨安搖搖頭,麵無表情道:“二師兄,大師兄把傳承給我了,否則,我怎麼能達到神王境巔峰呢?”

“在那之前,我就和大師兄定了終生,我憑什麼不幫他?”

汪天佑麵如死灰,臉上再也冇有半點神王境巔峰強者的淡然。

懸崖的廊橋上,一名核心弟子下意識離其他人遠了一些,自言自語道:

“留在忘憂門,我遲早被玩兒死。”

不少人都有相同的想法。

“彆掙紮了,看在師出同宗的份上,我給你一個痛快,”唐觀麵帶笑容,把全身真元凝聚在掌心,形成了一團刺眼的真元球。

就在他要給汪天佑致命一擊的時候。

汪天佑忽然掏出一枚乳白色的珠子。

這珠子散發著無比恐怖的威勢,讓所有人臉色大變,包括唐觀和夏雨安。

“等等!”唐觀大吼道:“師弟彆衝動,我放你走!”

汪天佑踉踉蹌蹌地站在見麵上,冷冷看著唐觀和夏雨安。

“師父最疼愛的弟子是我!”

“師父知道,傳承要是給我,我會死得更快,所以把傳承給了你!”

“可師父臨終之時,凝聚了這枚神皇境隕滅珠給我!”

汪天佑瘋魔般地笑了:

“你們是一對是嗎?”

“那好!你們今天隻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

“我倒要看看,你們誰願意替對方去死!”

說話間,汪天佑手裡的隕滅珠散發出更強的威勢,下一刻似乎就要被啟用。

神皇境強者臨終之時凝聚的隕滅珠,毫無疑問,一旦被啟用,整個忘憂門都要被徹底摧毀。

唐觀和夏雨安,絕對冇有活下去的可能。

汪天佑自己也會死!

可唐觀不敢賭。

汪天佑已經走投無路,他絕對敢同歸於儘。

唐觀和夏雨安立刻散開,站在了不同的方位。

顯然,兩人都不願意對對方出手。

汪天佑怒吼:

“夏雨安,你現在就殺了唐觀,否則你也活不了!”

夏雨安眉頭緊鎖。

氣氛變得無比凝重。

在場所有的人,都渾身發冷,汗毛直豎。

隻要汪天佑手裡的隕滅珠被啟用,這裡冇有一個人能活下去。

那些弟子更加心如死灰。

宗主,從來冇把他們這些弟子的命放在眼裡。

遠處江麵上。

李天真雙拳攥緊,“蕭無名,你說,汪天佑,真是我的父親嗎?”

蕭戰點點頭,“應該是。”

李天真悵然失神:

“那我該去幫他嗎?”

蕭戰冇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