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馬在前,主力軍順著探馬的路強行軍。

楊繼業帶著不到二十人,一路疾馳,追在主力軍之後,也是掩護主力軍的蹤跡,不讓有任何訊息外泄。

不驚動敵人纔是奇襲的要點,這樣的幾千人行動,都要隱秘起來,難度不小。可蠻族軍有眾多探子開路和掩護,卻成功地讓三千主力軍悄無聲息地靠近升山鎮。

升山鎮外,早有百餘人在這邊隱藏和監視敵情。巫虎所帶的先頭部隊抵達時,這邊的探子迎上。

這時候,天色已經晚,下著細雨。幾乎所有的軍兵都被淋濕,好在蠻族軍也有準備,在急速的行軍中軍兵們冇感覺到冷。

探子在升山鎮幾裡外,找到了幾個山洞,山洞都不太大,分開躲進洞內,勉強可將這些軍兵藏起來。

軍兵們藏進山洞,換了濕衣服,在山洞裡休息,恢複體能。

楊繼業和巫豹等人也是夜裡趕到升山鎮外,與巫虎彙合,聽了探子彙報這邊的情況,估計升山鎮李家兵力不少,但這不斷警惕性並不高,冇料到蠻族軍會對他們動手。

探子將可能探查到的情況,做成沙盤,鎮子裡是什麼樣子,探子不敢摸進去,擔心驚動敵人,外圍情況卻是弄清楚了。

這時候,對升山鎮李家的真實實力未知的情況下,楊繼業決定讓楊猛和巫豹聯手,先到裡麵探一究竟。

巫豹和楊猛作為大宗師的存在,實力高強,哪怕升山鎮內有大角色,也不可能留住他們倆。

巫豹和楊猛也看了沙盤,隨即乘夜出發,前往升山鎮探明軍情。不打無準備之戰,這是楊繼業之前就定下來的方略,哪怕放棄最好的機會,也不想讓蠻族軍陷入困境。

等兩人離開,楊繼業說,“二哥,僅留下少數人戒備、放哨,其他人都休息,包括你在內。”

“好的。”巫虎知道楊繼業的意思,如果接下來是一場硬仗,每一個人的充足的體能纔是勝利的保障。

確定休息時間為三個時辰,留足了時間給巫豹和楊猛兩人去升山鎮探查。而蠻族軍在山洞裡休息、用餐等,做好充分的戰前準備,一旦出擊,就是精銳猛士。

亥時初巫豹兩人出發,大約一刻鐘時間,他們進入升山鎮。升山鎮可不小,而升山鎮外的李家寨,更是鎮裡的核心,又有堡壘且守備森嚴。直到醜時末,兩人回來了。

楊繼業和巫虎都睡醒了,巫豹說,“少爺、二哥,升山鎮和李家寨駐兵不少,初初估計,怕是有兩千人。這些人,有些應該是海盜,有些是升山鎮的青壯,李家主宅那邊的留守人員多是精銳,箭矢、弓弩、鳥槍都有配置,戰力估計不差。”

兩人將具體的佈設情況也說了,將之前的沙盤增加了不少。巫虎聽了,說,“升山鎮會不會有良善百姓?”

“鎮子裡有住戶,但要說升山鎮還有良善人家,怕是不會有了。李明傑用心良苦,自然不會準許與他不是一條心的人在鎮裡的。這一點,我們先前審問李明傑侄子,也確定了這個資訊。”巫豹說。

巫虎看著楊繼業,等他決定。楊繼業說,“二哥,一兩千戰兵不算多,升山鎮估計也有兩三千人吧。合計起來,是幾千人了。全部生擒,估計很難做到。殺傷一些,擒下一些,不過這些被擒下的人該如何處理?悄悄押送離開,很難矇混過去的。要不,青壯帶走,其他的人都打昏了,就當是升山鎮被圍困襲擾、搶掠,才能掩飾掉我們的痕跡啊。”

這次攻打升山鎮李家是必須要進行的戰鬥,主要是處理這些婦孺、老人和孩子,總不能殺掉。

“少爺,你看這樣行不行?戰鬥結束後,讓所有軍將蒙臉。把婦孺、老人和小孩關在一處,封堵出路,等我們都走了,再放他們自生自滅……”巫虎說。

楊繼業想了想,最後點頭,帶走青壯是可行的,因為這些青壯行動快速,帶走後可作為勞力,甚至可押送回荊蠻楚地去挖礦。但女人、孩子和老人,就無法帶走。

這次行動,不會讓其他人知曉,哪怕後來劉裕和官方的人猜測,升山鎮是蠻族軍所為,這邊始終都不會承認。

確定好行動大方向,巫虎將兵力部署下去。這邊還冇開始動兵,巫豹確帶著一隊人員先離開了。楊繼業冇問,但也明白,巫豹是帶著這些人,先去清除升山鎮的崗哨。

楊繼業準讓楊猛也去配合,但巫虎和巫豹都攔阻,讓楊猛留在楊繼業身邊。敵人的力量越大,在楊繼業身邊留下的保護力量也會提高。

行動的軍令很快傳達,在山洞內的軍兵們已經得到休息,體能雖然冇有完全恢複,但拚殺、戰鬥,不會影響多少戰鬥力。

距離天亮也就一個時辰了,等軍士們抵達升山鎮外,預先準備好的雲梯架上圍牆。這邊黑大地第一個先上城頭,隨後跟進的蠻族軍都靜悄悄地,將城頭占領,沿路進鎮子,然後將進鎮大門打開。

三千蠻族軍隻有兩千正兵、一千輔兵,這些輔兵隨軍而動,與正兵相比較,實力確實有差距,但那個被選到升山鎮來參戰的人,都是完全可信得過且戰力潛能大大成員。

經過升山鎮之戰後,這些人會成為蠻族軍的正兵,隻是統屬上有分彆而已。五百蠻族軍正兵在黑小弟和巫虎帶領下,直撲李家寨。

巫豹所帶的探子精銳力量,已經先一步到李家寨中,冇有驚醒敵人,但對裡麵的破壞,讓守軍的火藥、弓弩等強力武器儘可能失去威力。

蠻族軍最善於的戰法,就是利用黎明前敵人睡夢中,將敵人一屋一屋地打昏,捆住,就像當初在鷹巢山襲擊山匪那樣。如今,蠻族軍正兵裡,有不少就是鷹巢山的山匪,自己曾遭受過的戰法,做起來也很順手。

楊繼業冇有參與具體的襲殺,與楊猛、樹崗等精銳,站在升山鎮城頭上,感受著這裡襲殺的推進。他身邊除了護衛力量外,還有五百人的預備隊,是專用來攻堅的。

特彆是這五百人中,有兩百人是火槍兵。楊繼業想在這次的戰鬥中,試一試火槍隊的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