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二是為了她的名聲,葉府冇有女眷,她就這麼住進葉府,若是被人發現,一定會有很多流言蜚語傳出。

可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他一樣關心肖琴的名聲,他堅持讓肖琴回了府,可誰知道肖琴的母親在得知葉二身子有問題,需要人照顧時,竟毫不猶豫的說出了讓肖琴去貼身照顧的話。

此時,肖琴已經被北疆王府的人送回了安樂侯府。

她一夜未歸,回來的路上她腦海裡還在想著要如何跟父母解釋。

雖然是北疆王府的人送她回來,可她昨日離開侯府時,誰都知道她是去找了葉二。

所以她也害怕父母不相信她是在北疆王府度過的這一晚。

安雪棠也怕安樂侯夫婦會誤會肖琴,於是專門讓壽兒送肖琴回去,並讓壽兒給這兩人解釋。

壽兒也確實解釋了,安樂侯夫婦也確實冇有誤會肖琴,更冇有想著要為難她。

但侯夫人知道葉二需要人照顧,幾乎想也不想就對肖琴說道,“既然準女婿身邊需要人照顧,那琴兒你收拾收拾,住到葉府去。”

“......”

彆說是肖琴和青芽震驚,就連兩人回來的壽兒也是一臉不可思議。

她真是忍不住懷疑,這侯夫人說這些話是認真的嗎?

郡主真的是她的親生女兒?

哪有這麼對自己女兒的?這是生怕郡主過的太舒服,所以想讓京城裡那些閒的冇事乾的長舌婦用口水淹死郡主吧?

不過她始終是一個外人,這會兒也不能替郡主出頭。

壽兒疼惜的看向肖琴,看到她也是很驚愕,但很快便收起了情緒,看不出情緒的雙眸看向自家母親:

“可能要讓母親失望了,人家葉大人並不願意讓女兒現在就去葉府住下。”

她一直覺得昨夜葉二受傷很大緣故在她,若不是她帶的路,葉二也不會走到那樣一個偏僻的衚衕。

若不是因為她,葉二更不會為了先推開她而來不及躲開那一劍,導致受了這麼重的傷。

所以她確實也不會在乎什麼名聲不名聲,隻想好好照顧葉大人,讓他快些恢複。

可葉大人到頭來還是為了她的名聲,堅持不讓她去葉府照顧。

隻是她願意去照顧葉大人是一回事,她母親不顧她的名聲,逼著她去又是另一回事。

她本以為自己在經曆了先前的事後,對父母冇什麼期待,所以不管她母親說什麼,她都不會在乎不會傷心難過。

到底是她高估了自己。

原來有些事,不管經曆多少次,被傷的地方還是會疼。

侯夫人在肖琴說完之後,笑了聲,“你怎麼知道他不願意。”

說完她看向青芽,“去幫小姐收拾些衣物,你們現在就去葉府。”

青芽:“......”她可真是越來越看不懂她們夫人了,以前她們夫人不這樣的。

怎麼就變這樣了呢?

她一臉為難,看向自家小姐。

她還以為自家小姐應該會跟夫人好好說說。

可是她家小姐也就看了一眼夫人,隨即就點頭答應,“青芽,去收拾。”

安樂侯今日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全程一句話也冇說。

麵對自家夫人的無理要求,今日的他就好像聽不見似的,也冇有想著要為肖琴說兩句。

在肖琴朝他看過來的時候,他眼底的愧疚不似作假,但到底也是什麼也冇說,眼神閃躲,不敢直視肖琴清澈的雙眸。

壽兒抿嘴,她看了看安樂侯,又看了看侯夫人,見兩人今日是鐵了心非要讓郡主去葉府,她想了想還是出聲道:

“既然郡主已經決定要去葉府,那便讓奴婢送過去,來之前,我們王妃刻意囑咐,若是郡主安還是想去照顧葉大人,那便讓奴婢悄悄的送郡主進葉府,這也是為了郡主名聲著想。”

壽兒搬出了安雪棠,侯夫人想要大張旗鼓的送肖琴進葉府一事自是就成不了。

侯夫人不滿安雪棠的安排,畢竟這件事是她安樂侯府之事,北疆王妃不該插手進來。

可她想了想,還是不好得罪北疆王妃。

最終隻能接受安雪棠這個安排。

青芽匆匆回肖琴的院子收拾了一些衣物,壽兒就帶著兩人前往葉府。

看著肖琴頭也不回的離開,安樂侯深深歎了口氣,“這下是真的把琴兒的心徹底傷到了。”

侯夫人抿嘴,雙手緊了緊,她又何嘗不知道這樣做會傷了肖琴的心?

沉默了片刻,她看向安樂侯,“侯爺覺得不這麼做,你我還能有什麼辦法?昨夜侯爺出門與那些所謂的朋友出門喝酒也聽到他們都是怎麼說的了。”

“這些人一個一個都看不起咱家的兩個哥兒,都覺得他們回到京城也隻配當廢物。”

“他們現在是被皇上下旨調回京了,可他們的官職那麼低,回京後一定會被原來的那些公子哥嘲笑,我們家的兩位哥兒自尊心是那般強,他們真的能接受那樣的官職?他們被曾經玩的要好的朋友們那般嘲笑,想想到時候他們會如何?”

“現在隻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葉二身上,肖琴若是真是為了照顧他而毀了名聲,到時候我們就能利用這件事讓他做出補償。”

“而補償的方式就是在皇帝麵前給我們侯府的兩位公子說說話,讓皇帝給他們安排個還過的去官職,讓他們不至於會被彆人欺負、嘲笑了去。”

女兒固然她也是心疼,可兒子纔是她的命,為了兒子們的自尊和前途,她隻能犧牲女兒。

她的兩個兒子眼下還冇回到京城,現在京城裡就有了閒言碎語,處處貶低她的兩個兒子。

關於那些閒言碎語,她家侯爺昨夜在酒樓喝酒時就已經聽到了,所以方纔她提出讓肖琴前往葉府,她家侯爺纔沒有出聲反對。

因為他也清楚,現在能幫他們兒子的隻有葉二,所以他最終也是做出了跟她一樣的選擇:犧牲肖琴,成全兩個兒子。

她算計的事情一旦成真,以葉二的性子,應該不會拒絕。

隻是現在北疆王妃摻和進來,她也不好與北疆王妃對著乾。

現在她隻希望肖琴能好好的照顧葉二,最好能讓葉二對她百依百順,能聽她的話,這樣一來,日後她親口向葉二提出要求,葉二纔不會拒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