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雄域那些勢力還敢來找我們兩個?”

葉雲飛也是一愣,然後從幻影塔之中出來,將剛纔煉製的那些丹藥交給綵鳳。

就在此時,十幾艘飛船遠遠而來,停在綠色飛舟的周圍。

然後一批批生靈從那些飛船之中走出來。

轟……

這些生靈還冇有站定身子,玄龍道長就釋放出去一股可怕的能量威壓,好像驚濤拍岸般,浩浩蕩蕩擴散出去。

那些生靈全都被震得東倒西歪,不斷後退,嚇得臉色蒼白。

“玄龍道長前輩千萬不要誤會,我們這次來並冇有惡意,是誠心來拜見你們的。”

有人馬上大喊出道。

“玄龍道長前輩,我是白蓮派劉傑長老,奉我們幫主之命,特意前來拜見玄龍道長前輩,紫聖真君前輩,以及紫聖真君前輩的高徒!”

一個老者上前一步,恭敬地叫道。

說話的同時,他屈指一彈,把一枚空間戒指送到綠色飛舟之前。

“我是千林教的曾風長老,奉教主之命,前來拜見玄龍道長前輩,紫聖真君前輩,以及紫聖真君前輩的高徒!”

另一個老者一步搶上前來,朗聲說道,也將一個空間戒指送到綠色飛舟之前。

接下來,一個個來自天雄域各個勢力的使者紛紛上前,恭敬行禮,有一些來自赫赫有名的大勢力,也有不少來自實力一般的勢力,全都恭恭敬敬地站在那兒,小心翼翼,大氣不敢喘一口。

還有一艘艘飛船不斷從遠處飛來,然後走出一個個生靈,衝到綠色飛舟之前,恭敬地報上他們所在的勢力名號,並且獻上禮物。

此時,綠色飛舟之前已經懸浮著一大批空間戒指,靈氣四溢,顯然裡麵都裝著各種各樣的貴重寶物。

隻不過綠色飛舟靜靜地停在那兒,裡麵一直冇有任何動靜。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終於,綠色飛舟之中傳出來一道冷淡的聲音,是玄龍道長在說話。

“報告玄龍道長前輩,前一段時間,我們白蓮派對前輩你和紫聖真君的高徒有得罪之處,今天特來賠禮道歉,希望能夠化解過節,我們白蓮派保證,從此以後絕不敢再與你們為敵!”

白蓮派的那個劉傑長老上前,朗聲說道。

接著其他一些大勢力的使者也連忙開聲,表達了相同的意思。

還有一些勢力與葉雲飛、玄龍道長根本冇有任何過節,這些勢力派人來純粹就是想拉關係,攀上葉雲飛和玄龍道長這兩顆大樹。

“小兄弟,你怎麼看?

由你來決定吧。”

綠色飛舟之內,玄龍道長望向葉雲飛。

“凡是曾經派人追殺過我們兩人的勢力,再繳納一批財物,當然數量要足夠多質量要足夠好,必須讓我們滿意,這樣以前的過節就可以一筆勾銷,否則我們會找上門去和你們算賬。

其他的無關勢力,你們送的禮物我們收下了,你們可以回去了。”

葉雲飛想了想,朗聲說道。

葉雲飛的聲音從綠色飛舟之中傳出去,在這一片高空之中迴盪著,讓每一個人都清晰的聽到。

“不錯,我也是這個意思。”

玄龍道長對葉雲飛的話十分滿意,也朗聲說話,並且一伸手將懸浮在綠色飛舟周圍的那些空間戒指全部收了回來。

再繳納一批財物,數量要足夠多質量要足夠好,而且必須讓他們滿意!

那些大勢力的使者聽了葉雲飛的話,心中忍不住暗叫不妙。

因為這聽起來多少有點像是在勒索!

“這……”

那些曾經派人追殺過葉雲飛和玄龍道長的大勢力的使者站在那裡,有點尷尬,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怎麼?

我小兄弟的話,你們冇聽見嗎?

是不是想我們找上門去和你們算賬呢?

還不快滾回去準備財物!”

玄龍道長臉色一沉,厲聲喝道。

玄龍道長的話語好像一道道雷霆霹靂,震得這一片空間搖搖晃晃。

那些大勢力的使者聞言,嚇得不敢再停留,爭先恐後衝進他們的飛船,然後趕緊離去。

“哈哈……

小兄弟,你的主意不錯,他們既然招惹了我們一定要讓他們大出血才行!”

玄龍道長大笑說道。

“朱家三長老,攜帶朱家子弟朱可琪,朱紫燕前來拜見玄龍道長前輩,紫聖真君前輩,以及紫聖真君前輩的高徒!”

就在此時,突然又有一艘飛船遠遠而來,停在前方,然後一個老者帶著兩個美貌少女從飛船之中走出來,對著綠色飛舟恭敬說道。

“幸好,我們來得及時,冇有錯過。

可琪,紫燕,你們兩個等會態度要恭敬一點,主動行禮,還有要主動獲取那個年輕人的好感,聽到了冇有。”

這個老者悄聲對兩個美貌少女叮囑道。

朱可琪和朱紫燕滿臉尷尬,她們和葉雲飛隻不過見過幾麵而已,結果現在家族老祖卻要求她們想辦法嫁給葉雲飛,而且還要主動勾引人家!

“她們竟然來了。”

綠色飛舟之中,葉雲飛感知到朱可琪和朱紫藥的身形,不由得一愣。

不過立即葉雲飛就明白了,這肯定是朱家的高層知道了自己曾經和這兩個女子有點交情,所以特意讓她們來和自己攀交情的。

隻不過,葉雲飛對朱可琪和朱紫燕並不反感,之前在葉雲飛似乎陷入危機的時候,她們兩個曾多次提醒葉雲飛。

“朱家也算是天雄域的一個大勢力,一定要狠狠地勒索一大筆!”

玄龍道長對葉雲飛說道。

因為之前朱家也曾派人前來追殺過玄龍道長。

“算了,朱家例外。”

葉雲飛想了想,答道。

“為什麼?

哦,我明白了!

你是看中了那兩個小姑娘吧,也對,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而且人不風流枉少年,理解。

那好,看在你的麵上,我就放過朱家。”

玄龍道長愣了一下,然後恍然說道。

此時,葉雲飛已經走出了綠色飛舟,站在朱可琪和朱紫燕的身前。

“你們找我?”

葉雲飛笑著說道。

“他居然親自出來迎接我們!

看來他果然對可琪和紫燕有意思!”

朱家三長老看到葉雲飛突然出現在身前,十分激動。

要知道,之前那些多的大勢力使者前來求見,葉雲飛自始至終冇有踏出飛舟半步,現在卻突然親自走出來,簡直是給足了麵子!

“我們……”

朱可琪和朱紫藥滿臉通紅,目光閃躲,站在那兒,感覺雙手也不知道放哪兒了,根本就不知道說什麼好。

同一時間。

天魁域,劍皇閣的總部。

“好啊!

區區一個天界境,和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也敢滅我們劍皇閣在天雄域的分閣,這個仇不報,我們劍皇閣豈不是要成為飛仙大陸的笑柄嗎!

立即派出一批天界境高手,前去報仇!”

劍皇閣的高層收到天雄域的劍皇閣分部被滅掉的訊息後,一個個暴跳如雷,立即派出高手,前去報仇。

與此同時。

“葉雲飛,我們又要見麵了。

期待啊!”

仙陵界天神宮的宮主也帶著一批人馬,來到了飛仙大陸,冷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