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三長老,你馬上攜帶重禮,可琪,紫燕,你們兩個也一起跟著三長老去。

我猜現在天雄域之中肯定有許多大勢力正在想方設法巴結玄龍道長和那個年輕人,我們朱家不能落後!”

朱家老祖催促說道。

不久之後,朱家三長老帶著不情不願的朱可琪和朱紫燕,一起出發。

同一時間,整個天雄域之中,有許多大勢力都紛紛派出了使者,到處尋找葉雲飛和玄龍道長。

甚至有一些實力一般的勢力也派出使者,攜帶重禮去尋找葉雲飛和玄龍道長。

天雄域的大地上空,一艘綠色飛舟正在緩緩飛行著。

綠色飛舟之中。

“哈哈……

這個劍皇閣算是財大氣粗,我們算是發了一筆不小的財。”

玄龍道長暢快大笑。

“前輩,說起來,你之前曾經說過,還要帶著我去找你以前收藏的另外幾個寶藏呢。”

葉雲飛笑道。

“你這小子,還在惦記著我的那些老本啊,其實你的身家已經比我還豐厚了!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古陰穀被平掉的事情肯定和你有關,說不定古陰穀之中的財物都落入你的手中了,你這小子最貪婪,彆以為我不知道。”

玄龍道長盯著葉雲飛,想看葉雲飛的反應。

古陰穀被平掉的時候,玄龍道長一直在穀外,他隱約之間有一種感覺,覺得葉雲飛當時就在穀內!

“你想錯了。

我如果有實力參加那種層次的戰鬥,整個天雄域我都可以橫行無忌了,之前還會被彆人追殺得到處躲避嗎。”

葉雲飛淡淡一笑。

葉雲飛明白,平掉古陰穀這件事情太大了,絕不能讓人知道自己就是當時的兩大天帝之一!

因為按炎帝所說,古陰穀可是屬於黑暗一派的地盤,那個月陰婆和黑狼神有可能是黑暗一派的生靈,萬一讓黑暗一派盯上,那就後患無窮了。

因為黑暗一派有可能就是滅世之戰的原因!

滅世之戰那可是一場讓許多天帝級彆高手也隕落的可怕戰爭!

彆說葉雲飛現在的實力還弱小,就算再次成為天帝,也不一定是黑暗一派的對手!

“照理來說,以你的實力的確無法參加那種層次的戰鬥,但我為什麼老是有這種感覺呢?”

玄龍道長皺眉說道。

“這件事你就彆再問了,特彆是在外人的麵前,你千萬不要說。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這個時候,綵鳳突然說話了,她看了一眼葉雲飛,含意深刻。

“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以後我不會再問了。”

玄龍道長聽了綵鳳的話,也突然省悟過來,點頭說道。

他也突然意識到,這件事非同小可,絕不能亂說。

“前輩,如果我冇猜錯,你的本體應該也埋在某一處名山大川吧。”

葉雲飛看了一眼綵鳳,突然笑著說道。

葉雲飛從一開始就知道,眼前這個綵鳳並不是本體,而是一道分身!

而且葉雲飛看得出來,她的本體還活著。

“不錯。

年輕人,好像什麼都瞞不過你。”

綵鳳直接承認。

“我猜前輩你本體的實力應該也是天道境,隻不過在地底之下埋葬了那麼長的時間,實力肯定下跌。

這樣吧,我煉製一批丹藥,等到你的本體出世之時,服食煉化這些丹藥,能讓你的本體快速恢複到巔峰時期的實力。”

葉雲飛想了想,說道。

把劍皇閣的財物洗劫一空之後,葉雲飛又多了一大批數量驚人的藥材,現在想煉製什麼丹藥都十分方便。

“好的!

小兄弟,你真是太好人了!”

玄龍道長大喜,他知道葉雲飛親手煉製的丹藥,效果特彆好。

接著,葉雲飛進入幻影塔之中。

葉雲飛一揮手,一批古舊的玉簡出現在身前。

這些玉簡全部都是從劍皇閣的藏書館之中得來的。

葉雲飛想看看,能不能從這些古籍之中找到劍墳的具體所在位置。

不過讓葉雲飛失望的是,把這些古籍全部翻看一遍之後,冇有找到任何與劍墳有關的記載與線索。

“對了,找閣主和那些長老問問。”

葉雲飛心中一動,來到了劍皇閣的那些高層身前。

劍皇閣有一大半的高層都被玄龍道長抓住並且封印,關押在幻影塔之中。

“小子!

立即把我們放出去!

否則,我們劍皇閣總部一定會派人前來找你算賬的!”

“不把我們放出去,你將承受我們劍皇閣的怒火!”

劍皇閣的那些高層一見葉雲飛,就紛紛怒吼起來。

“都給我住嘴。

落到我的手中,就算是你們劍皇閣那些半帝高手來了,也救不了你們。

現在,我想知道劍墳的具體位置,你來告訴我。”

葉雲飛伸手一指,把閣主攝了出來,拋在地麵之上,冷冷說道。

“劍墳的具體位置?

小子,你是怎麼知道劍墳的?”

閣主一愣。

“廢話少說,馬上把你所知道的,關於劍墳的一切事情告訴我。”

葉雲飛臉色一沉。

“小子,你休想從我的嘴中問出半個字……”

閣主怒道。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葉雲飛直接就取出一顆毒丹塞進他的嘴中。

接著,這個閣主開始慘叫起來,感受到了無窮無儘的無法承受的恐怖痛苦。

被葉雲飛逼著連續服下四顆毒丹之後,這個閣主終於崩潰了,開始求饒。

隻不過讓葉雲飛感到失望的是,這個閣主也不知道劍墳的具體位置!

因為劍墳的具體位置在劍皇閣之中屬於一個古老的秘辛,隻有總部的閣主和那些主要高層才知道。

而這個閣主隻不過是天雄域分部的負責人,屬於分閣主,而且隻有合界境圓滿的實力,在劍皇閣真正的總部之中,地位並不高。

“可能我的師父知道。”

在葉雲飛的一再逼問之下,這個分閣主說出了他的師父。

按這個分閣主所說,他的師父是一個天界境中期高手,在劍皇閣的總部之中實力不算突出,但輩份很老,而且掌管總部的藏書館,肯定知道劍墳的具體位置。

“一個天界境中期高手……

看來,要找一個時間,去一趟劍皇閣的總部了。”

葉雲飛想了想,自語說道。

一劍平天下僅僅是劍墳之中流傳出來的一種劍技,威力就如此強大,而那個劍墳之中埋葬著一大批遠古時代的劍客,裡麵肯定還收藏著更加多高明的劍道傳承,如何能夠得到,好處無窮!

接下來,葉雲飛煉製了一大批丹藥,這些丹藥是專門煉製給綵鳳的。

“小兄弟,有十幾艘飛船正在向著我們而來,看樣子,好像是天雄域那些勢力的人,莫非,他們還敢來找我們麻煩?

我們出去,給點顏色他們看看!”

突然,葉雲飛收到了玄龍道長的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