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朱家有冇有招惹過玄龍道長和那個可怕的小子!”

朱家總部之中,一個身材高大的白髮老者朗聲問道。

“這個……

據我所知,我們朱家冇有派過人馬去對付玄龍道長和那個小子,隻不過我們朱家是否所有人都冇有招惹過他們,這個我就不確定了。”

旁邊一箇中年男子猶豫了一下,回答說道。

因為朱家是一個大家族,成員很多,他不確定朱家的人有冇有得罪過玄龍道長和葉雲飛。

“冇有派人追殺過他們嗎?

那還好。

馬上把家族所有的成員集合起來進行調查,如果查出有誰曾經招惹過玄龍道長和那個小子,馬上把他們抓起來,派人帶著厚禮前去賠禮道歉,化解過節!”

那個白髮老者想了想,開口說道。

“是,老祖放心,我明白怎麼做了。”

那箇中年男子點頭回答。

白蓮派總部。

議事大廳之中。

“幫主,前段時間我們白蓮派也有份去追殺玄龍道長和那個小子,和他們結怨很深。

現在天量聖地和劍皇閣都被他們滅掉了,以他們的性格恐怕也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白蓮派,我們要做好準備啊。”

白蓮派的一個高層憂心忡忡的說道。

這個時候白蓮派所有的高層都集中在這個大廳之中,收到天量聖地和劍皇閣先後被滅掉的訊息後,白蓮派的高層都成了驚弓之鳥。

因為白蓮派的整體實力比天量聖地和劍皇閣都要差一些,白蓮派的這些高層明白,如果玄龍道長和葉雲飛真的找上門來算賬,白蓮派根本就冇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以我們白蓮派的實力,想要和他們硬碰硬,那根本不可能。”

有一個長老感歎說道。

“幫主,事到如今,我們隻有兩個辦法。”

突然,白蓮派的一個太上長老緩緩開口說道。

“兩個辦法?”

所有的高層目光都看向這個太上長老。

“第一,服軟求和。

第二,趁他們還冇有找上門來之前,抓緊時間收拾行李,我們白蓮派所有的成員集體逃離天雄域,去其他的地方重新開始。

除了這兩個辦法之外,我們冇有其他任何的辦法了。”

那個太上長老開口說道。

聽了這個太上長老的話,白蓮派的那些高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都是沉默了

“陽長老說的有道理,目前看來我們隻有這兩個辦法可行了。

這樣吧,兩個辦法同時進行,第一,傳令下去讓所有的成員馬上開始收拾行李,做好隨時離開的準備,第二,馬上派人帶上厚禮,前去找玄龍道長和那個小子,當麵向他們賠禮道歉,請求他們的原諒,儘量滿足他們的要求,化解仇怨。

如果他們能夠原諒我們白蓮派,那麼我們白蓮派以後就能夠繼續在天雄域發展下去。

否則我們就隻能馬上逃離。”

白蓮派的掌門想了想,緩緩開口說道。

“我同意掌門的做法。”

那個陽長老點頭。

同樣的事情,同樣的對話,在天雄域很多大勢力的總部之中一再發生。

於是天雄域之中有很多大勢力都紛紛派出使者,攜帶著厚禮到處去尋找玄龍道長和葉雲飛。

而且每一個大勢力的使者都十分焦急,想要快一點找到玄龍道長和葉雲飛,因為這些大勢力害怕玄龍道長和葉雲飛的下一個目標會不會是他們。

一旦被對方殺上門來,那個時候再求和恐怕已經遲了。

“什麼?

可琪,紫燕,你們的意思是,你們兩個和那個年輕人有交情?

他還曾經先後兩次救過你們?”

在朱家的總部之中,朱家的老祖激動的看著兩個美貌少女,開口問道。

這兩個美貌少女正是朱可琪和朱紫燕。

“當然是真的。

我都不明白你們為什麼那麼怕他,其實他很好說話的。

如果不是他出手相救我已經死了兩次了。”

朱紫燕撇嘴說道。

“哈哈,那太好了!

想不到你們兩個和他有交情!

可琪,紫燕,你們兩個現在馬上攜帶厚禮,前去尋找玄龍道長和那個年輕人,親自多謝那個年輕人的救命大恩。

還有一定要想辦法和他們套交情,讓他們對我們朱家產生好感。

我們朱家如果能結交到他們,那麼以後就等於多了一層保障,整個天雄域,冇有哪個大勢力再敢隨便招惹我們朱家!

這對我們朱家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遇啊!”

朱家老祖聽了朱紫燕的話,十分高興。

“老祖,那個年輕人先後兩次救了可琪和紫燕,我覺得,很有可能是他看上了可琪和紫燕。

不如這樣吧,把可琪和紫燕許配給他,這樣一來,他和我們朱家就是一家人了,有了這樣一場保障,以後我們朱家就有可能發展成為天雄域最強大的勢力!”

旁邊的一個朱家長老想了想開口說道。

“有道理!

可琪,紫燕,你們聽到三長老的話了吧,如果那個年輕人真的喜歡你們,你們就要抓住機會趕緊上。

如果他暫時還冇有喜歡你呢,那麼你們也要製造機會讓他喜歡上你們。

總之為了我們朱家的前途,你們兩個一定要想辦法嫁給他!”

朱家老祖連連點頭,十分讚同。

“老祖,你在說什麼!

所以說我們要嫁給他!

我們和他才見過幾次麵呢!

想嫁你們去嫁吧,我纔不會乾這麼丟臉的事!”

朱紫燕聽了老祖的話,立即表示抗議。

朱可琪也是羞得滿臉通紅。

“紫燕!

這是老祖的命令!

還不是在開玩笑!

為了我們朱家的前途你們必須這樣做!”

那個三長老臉色一沉,嚴肅的說道。

“我不,偏不,三長老,要嫁你自己去嫁吧!”

朱紫燕開始鬨脾氣了。

“三長老,暫時不要逼得太急。

可琪,你比較懂事一些,你應該想得明白,結交那個年輕人對我們朱家以後的發展有多大的好處,所以,你和紫燕必須做出犧牲,想辦法嫁給那個年輕人。”

老祖的目光看向朱可琪,柔聲說道。

“我……”

朱可琪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她的確比朱紫燕懂事很多,知道身處這種大家族之中,有很多時候自己的婚姻是由不到自己做主的,而是要服從於家族的整體利益,這就是大家族子弟的悲哀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