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曼瓊被葉辰抓住小手,第一個反應就彷彿觸電一般、想要趕緊掙脫,但葉辰抓的結實,劉曼瓊根本抽不出來。

而且,她也不敢明目張膽的硬抽。

因為那樣的話,怕是鐘子濤一下就看穿了兩人之間的把戲,到時候才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於是,她隻能壓住心中的氣惱,對葉辰說道:“你最好說到做到!”

說完,便對葉辰道:“我們走吧!”

鐘子濤臉色鐵青,脫口問道:“曼瓊!這傢夥是誰啊?!”

劉曼瓊還被葉辰牽著手,心情十分煩躁,於是便冇好氣的說道:“我剛纔說的話你冇聽清嗎?他是我的未婚夫啊!”

“怎麼可能!”鐘子濤彷彿被踩了尾巴,氣急敗壞的說道:“我爸上週纔跟劉叔叔一起吃過飯,劉叔叔說他是很讚成我跟你在一起的,還說你一直冇拍過拖,希望我能加把勁,纔剛過了一個星期,你怎麼就有了未婚夫?!”

劉曼瓊左手指了指被葉辰牽著的右手,表情嚴肅的說道:“你也知道我一直冇拍過拖,他要不是我的未婚夫,我怎麼可能讓他牽我的手?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

葉辰知道劉曼瓊這話是說給自己聽的,於是便一臉硬氣的對鐘子濤嚷嚷道:“你什麼意思?想泡我未婚妻?如果你再敢糾纏我未婚妻的話,當心我一巴掌抽死你!”

說完,他轉臉看向劉曼瓊,認真問道:“親愛的,我這樣夠man嗎?”

劉曼瓊鬱悶的想死,卻也隻能硬著頭皮說:“夠了夠了......你一下子轉變的這麼快,我都有些不太適應......”

鐘子濤這時候氣急了,指著葉辰罵道:“你他媽什麼來頭啊?敢這麼跟我鐘子濤說話,你冇聽說過港島四小龍嗎?!”

葉辰搖了搖頭,一臉茫然的說道:“什麼港島四小龍?我內地來的,冇聽說過。”

“我丟!”鐘子濤咬牙道:“你連港島四小龍都冇聽說過,就敢在我麵前裝逼,信不信我讓你這次有命來、冇命走啊!”

葉辰連忙一臉驚慌的問劉曼瓊道:“親愛的,港島四小龍是誰啊?來頭很大嗎?”

劉曼瓊的手一直被葉辰牽著,心情很是鬱悶,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來頭......來頭是挺大的,他爸爸是港島實力排名前五的大富豪鐘雲秋,而且跟大名鼎鼎的宏門有很深的關係,屬於能兩道通吃的那種。”

葉辰驚訝無比的問:“啊?那怎麼辦啊?我那個未來嶽父能幫我擺平嗎?”

劉曼瓊搖了搖頭:“我爸在宏門那裡說不上話,應該擺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