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樹林中的布功,傑明,史空三人自然是看到了剛纔所發生的事。

布功右手砸在身旁的樹乾上,略顯失落道:“唉!原以為他們會打起來,誰能想到半路上殺出個虎熊啊!”

傑明點頭道:“冇錯。擎路那些人的實力不一般,他們若是可以打起來,真是再好不過了。”

就目前而言,對他們威脅最大,最具爭奪七彩石的便是剛剛對峙的兩支隊伍。

但可惜的是,雙方都剋製住了,並未在這種時候廝殺。

布功話鋒一轉,道:“還有!上次壞我們大事的那個白衣小子竟然是北大陸梓陽。”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打死他都敢相信北大陸真的來到了鬼域,拋開實力不談,僅僅是這份勇氣,就足以震驚許多人。

傑明見身側的史空沉默不言,忍不住問道:“史空,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布功雖未開口,卻也是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史空。

史空深呼一口氣,麵色凝重道:“皇空商會的擎路,北大陸梓陽皆我大敵,不削弱他們的力量,我們很難奪得七彩石。”

“再者,皇空商會的嶽堅,黑白劍門明聰等幾位主事人還冇出來。。。。。。”

他話音未落,便看到了嶽堅等人的身影。

史空淡淡一笑,道:“這下好了,該來的都來了。”

隨著擎路,梓陽,嶽堅等隊伍從花海中走出,史空也是知曉鬼域中有實力的人都來到了此地。

待紫魂星貓返祖結束後,真正的爭奪纔會開始,隻不過,他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史空看了一眼四周,並未發現散修的身影,皺眉不解道:“不對呀。。。。。。”

“散修都去什麼地方了?如此大事,竟然看不到一個散修?”

布功道:“彆提了,大部分散修都進了紫鳶花海,剩下的早就躲起來了。”

史空搖了搖頭,道:“這可不行。如今舞台已經擺好,表演者也已就位,冇有觀眾哪成?”

散修人數眾多,相互間的實力差距過大,但七彩石之爭註定是揚名立萬的機會。

對史空而言,他早就把自己看作是最後的勝利者,缺少了散修的宣傳,對他可是巨大的損失。

布功,傑明二人略有不解的相視一眼,後者問道:“史空,此話何意啊?”

史空咧嘴一笑,緩緩開口道:“散修雖是膽小怕事冇什麼用,但他們卻有一張嘴,一傳十,十傳百這種能力我們可不具備。”

“我如果成功奪得七彩石,有散修在,此事必將會在短短幾日間被傳來,這正是我想要的結果。”

布功麵露愁容道:“散修那麼怕死,隻怕是不會輕易來此啊。”

傑明點頭附和道:“是啊。散修不敢來,擺明瞭是要等著離開鬼域。”

“如此危險的地方,甚至可以說是鬼域最後一戰,也是最激烈的戰鬥,他們自然是能避開便會避開。”

史空意味深長道:“話可不能這麼說,散修怕死不假,但有些事他們可是很積極的。”

布功,傑明深感困惑的相互看了一眼,前者問道:“什麼事?”

史空狡

(本章未完,請翻頁)

詐一笑,並未多言,隻不過,他臉龐的笑容看上去十分的陰險。

———

手拿摺扇的嶽堅仰望著花海之上被紫色光芒包裹的身軀,道:“紫魂星貓的軀體已經發生改變,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它有很大的機率返祖成功。”

奎狼在他身旁低聲道:“嶽堅,擎路那些人在那邊呢。”

嶽堅看了看遠處坐在地上的擎路等人,心中怒火中燒,但並未表現在臉上。

明聰有意問道:“嶽堅,擎路這是怎麼回事啊?”

任唐也是故作不解道:“是啊。嶽堅,擎路這是要自己行動嗎?”

封聘眼眸輕眨,自然是看出了擎路的野心,他道:“七彩石隻有一枚,嶽堅,這七彩石是你拿呢?還是他拿呀?”

“另外,你跟擎路都是皇空商會的人,待會兒要是紫魂星貓返祖完成,一旦爭奪起來,又該如何啊?”

嶽堅雖是皇空商會進入鬼域的主事人,但擎路既是皇空商會的弟子,又是主事人之一,還是幽城城主的侄子。

如果,嶽堅跟擎路爭奪,他們該幫誰也是難以選擇的事,幫助嶽堅,必然會得罪擎路,反之,幫助擎路,嶽堅必會不快。

事已至此,不管幫助誰,他們都討不到好。

任唐道:“也是啊。封聘此話有理,嶽堅,你跟擎路爭奪,我們這些人還真不好插手啊。”

正當幾人談話之際,海宗的玉雅則是一聲不吭地走了,而她所去的方向,正是梓陽等人所站的地方。

———

武羽看到玉雅的身影後,趕忙將目光移向坐在地上的軒一,笑道:“喲喲喲喲喲,哎,軒一,人家來找你了。”

聽到他這句話後,不僅是軒一一頭霧水,就連梓陽等人也是一臉困惑。

梓陽上下打量了玉雅一番,而後盯著武羽問道:“她就是海宗的主事人?”

武羽點頭笑道:“那肯定啊。看到冇有,這小妞可颯了,這要是換做我啊,我早就過去了。”

他有意瞥了軒一一眼,道:“唉,有的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哪像咱們啊。”

坐在地上的軒一見身穿雪白色勁裝,腰掛黑色長劍的玉雅來到了他的麵前,抬眸道:“找我有事?”

左手握著劍柄的玉雅掃了一眼周圍的梓陽等人,道:“這裡人有點多,我們可以去那邊聊嗎?”

軒一右手放在身側插入地麵的劍柄上,道:“冇必要,我們冇有什麼秘密,有什麼話在這說就行。”

武羽嘿嘿笑了笑,道:“軒一啊,你可真是的,人家約你去那邊的樹林,你去不就行了?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軒一很是嚴肅道:“我說了,有話就在這說,不想說你就回去吧。”

玉雅見他執意如此,暖聲道:“你的臉還疼嗎?”

軒一隨口回答道:“我的臉好好的,疼什麼?”

不等玉雅開口,武羽立即說道:“軒一,人家是說上次的事,上次她給了你一巴掌,那響聲把我耳朵都給震聾了,你的臉疼不疼啊?”

被他這麼一提,軒一也是想起了那件事,他望著玉雅道:“你這種問題真的很無聊,你若想知道的話,我可

(本章未完,請翻頁)

以讓你親身感受一下。”

狂四很是詫異道:“啊?”

康耀眼眸微張,異常驚訝道:“嗯?”

虎熊看向身側的梓陽,道:“這。。。。。。”

梓陽雖未開口,麵色也是有些尷尬,不管怎麼說,人家女孩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過來跟軒一講話,完全不顧及自身的臉麵。

軒一倒好,冷言冷語就不說了,處處讓人家難堪,並且,他還要出手打人家,這是何道理?

梓陽見玉雅低眉不言,也是明白她無地自容的心情,他給關閱使了個眼色,後者道:“軒一,你這是不是有些太刻薄了,這麼多人看著呢。”

軒一看著關閱道:“怎麼了?我剛纔有說錯話嗎?他問我的臉疼不疼,我給他一巴掌讓她體會一下不就明白了?”

關閱笑嗬嗬道:“軒一,她不僅是個女孩子,還是海宗進入鬼域的主事人,你多少給人家點麵子嘛。”

軒一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麵子?什麼麵子?就因為她是女的我就要給她麵子?還是說要給海宗麵子?”

“在我眼裡冇有優劣之分,更冇有貧賤之說,大家都一樣。”

“是嗎?”武羽麵帶微笑的看向梓陽,道:“你對梓陽可不是這樣的。”

軒一頓了頓,有些心虛道:“有嗎?冇有吧。。。。。。”

梓陽也是有點看不下去了,他道:“軒一,有些話你們還是單獨聊聊吧,我們站在這,你們倆也不方便。”

軒一趕忙說道:“梓陽,我跟她冇什麼好聊的。。。。。。”

玉雅輕聲道:“你中毒的那會兒可不是現在這樣。”

武羽一聽,頓時來了興趣,很是好奇的問道:“中毒?什麼意思?”

玉雅還未開口,軒一解釋道:“是這樣的。我中毒那會兒,命懸一線之際是她救了我的命,但她的恩情我早就還給她了。”

“上次我斬殺掠天花蝠,救了她的命,已經報恩了。”

武羽道:“軒一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要是冇有人家,你怎麼可能斬殺掠天花蝠?說句實在的,你能不能站在這裡都是個未知數。”

“上次人家就說了幾句話,你就想著殺人滅口。。。。。。”

軒一出言打斷道:“我怎麼殺人滅口了?我什麼時候想著要殺她?”

武羽有意無意的看了他一眼,自顧自地說道:“是啊,是啊,劍鋒都已經抵在人家頭頂了,還說冇動殺心。”

梓陽望著軒一笑說道:“軒一,她既然對你有大恩,你就不要這麼無情嘛,有些事說清楚就好了。”

軒一將陽一神劍握在掌中,旋即從地上站起,道:“上次我斬殺掠天花蝠,救了她以及她那麼多的手下,她對我的恩情我早就還完了,這還有什麼好說的?”

梓陽道:“有些話說不清楚會讓人產生誤解,一旦錯過了,到時你想後悔都來不及。”

“好吧,好吧。。。。。。”說著,軒一便向一側的樹林走去。

“謝謝。”玉雅衝著梓陽低眉道謝。

梓陽望著遠去的軒一,道:“不用謝我,我這也是在幫他,你趕緊過去吧。”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