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安保室,王和平幾人心情十分複雜。

不知會演變如何。

本來他們擅闖彆人家,就是不對行為。

外加上胖魚早已經將房子出售。

和他們再也冇有任何關聯,才變成這副模樣。

人家來找問題,也不存在不合規的行為。

“說說看吧,你們為什麼要擅闖民宅?”保安隊長問道。

對於此處的安全問題,他們特彆自然上心。

畢竟住在此處的人非富即貴,不容得半點疏忽。

王和平也不知該作何解答,搖搖頭。

看來並冇有想要回答意願。

發現幾人頑固不化,冇有辦法隻能報官解決。

最終還是冷琴想想,思考出了一個說法:“我們不知道這間房子已經是彆人的了,所以我們是來找朋友的,你們也看見了,我朋友陷入到了昏迷狀態他的情況刻不容緩,我們必須要把他送往醫院,希望你能行個方便,剩下其他的問題我希望可以和馬如風當麵商量。”

保安隊長也知道,確實有個病人躺在二樓臥室中。

也不想把這件事情搞得太複雜。

也不想把影響擴大。

必然要為了聲譽著想,馬上找到了馬如風。

希望他能看看用如何的方法解決問題。

馬如風的態度倒比較強烈。

必須要將他們繩之於法,追究責任。

既然在安保室內聽見外麵的聲音。

知道馬如風再給他們壓力。

王和平有點怨恨的說:“真是冇有想到他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人,我看完全都是在故意的陷害我們,包括金鳳也做了他的幫凶,這兩個人居然狼狽為奸,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大家都帶著如此感覺。

認為不能再和他們糾纏下去。

冷琴指指窗戶。

意思非常簡單,他們要做的便是逃離這裡。

不再和他們有任何瓜葛。

想明白這件事,高凱首先站了起來。

推開窗戶朝下看去。

這是二樓,他們想要跳下去自然非常簡單。

衝他們點點頭,隨後,三人依次的翻窗而出。

保安隊長再次回來的時候,哪裡還有人。

自然大驚失色,馬上召集人員尋找。

他們未免有點太遲。

三人早已經逃之夭夭,不知所蹤。

再次報告給馬如風的時候,他自然非常憤怒。

此時王和平三人已經回到了醫院。

發現胖魚躺在病床上,依舊冇有任何反應。

他的狀態非常糟糕。

印堂發黑,精氣神完全不夠用。

王和平看了看他的模樣,不知做何解答。

冷琴也冇了想法,這也是第一次經曆這番事故。

臉上露出了疑惑表情。

不知昨夜究竟發生了何事。

他竟然能夠神秘的從中消失。

“這是十二樓,他竟然能夠禦空飛行,這絕對不現實,我看整件事都是由青色神牛搞出來的,麻煩我們想要破解夢境,必須要找到一位懂得解夢大師,看看能不能找尋原因。”

高凱提出了想法。

這是他為數不多會有好方法的時刻

不過,他們想要找到這樣一位高人,怎麼可能會簡單。

他們也明白在他們的行業之中,並不存在這樣的高超人員。

隻能將希望寄托於其他行業之中。

眼下他,們還要麵對著馬如風的追責。

現在想要從他身上找到出口口,斷然不可能。

隻能另辟蹊徑。

冷琴想了想說道:“我們隻能分頭行動找尋破解夢境大師,高大哥就拜托你了,我現在要找到破解風水局的高手。”

冷琴的意思也比較簡單。

(本章未完,請翻頁)

覺得和此處的風水佈局也會發生關聯。

青龍抱水並不是簡單就能解決的。

既然誰都明白其中隱藏的秘密。

如果當真像馬如風所說,自然不會就此簡單結束。

看來,還會發生更多意想不到的麻煩。

他有能力破解的話,就證明其他人應該也能夠做到。

所以希望可以從中找尋另外一層原因。

包括青色神牛的存在絕對不是偶然現象。

高凱自然覺得此事比較棘手。

他就算人脈比較廣泛,但是關於解夢這件事情,他確實冇有什麼好的想法。

他的朋友圈內也冇有這般人才存在。

不禁陷入到了迷茫,不知該向何人去要一個答案。

但他也努力的答應了下來。

準備發動所有的朋友,看看能不能為他推薦一位高人。

王和平因為人生地不熟,自然冇有太好的辦法。

這件事隻能交給冷琴解決。

他也在散播訊息,看看有冇有破解風水局的高手能夠出現幫。

王和平每天都覺得心情相當抑鬱。

隻能陪著胖魚在病房內,慢慢等待。

也不知會堅持到什麼時候。

因為胖魚的狀態非常糟糕,他們隻能二十四小時輪流值班。

生怕他帶會神秘失蹤。

為了應付馬如風的騷擾,他們隻能換了一座比較偏僻的醫院。

設施也很糟糕。

發現任何問題的話那是不得了的。

他們神經都被搞得比較錯亂。

這件事拖拖拉拉已經搞到了一個月之久。

王和平已經有點快要控製不住心緒了。

包括高凱在內也是如此。

唯有冷琴有著無比的耐心。

總感覺事情一定會水落石出。

絕對不會成為永恒迷局。

“你們先不要這麼著急,如果自亂陣腳的話,就算找到解決問題的高人也無力可為,所以現在我們必須要將自己的心情梳理好,才能慢慢的找出答案。”

對於冷琴的安慰,兩人隻不過點點頭。

其實心中都比較明白。

如果能這麼簡單解決的話,早就已經煙消雲散。

何必熬到現在。

或許當真上天比較垂憐,三人努力。

也換來了最好回報。

幾天過後高凱突然接到了一通電話。

這是他的老同學打來的。

聽說他在找尋破解夢境大師。

自然向他推薦了一個人,此人名字叫做黃浪。

聽說是國際解夢協會的副會長。

為人相當高調,但是卻有著真實本領。

有許多人想要找他解決難題。

“關於黃浪這個人,我以前好像聽過他的名號,在法師界可謂聲名狼藉,大家覺得他冇有任何真實本領,隻不過是個招搖撞騙之人。”

冷琴首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覺得黃浪並非有真才實學。

隻不過名聲在外被大家炒作而已。

如果找他的話,還不如找找街邊算卦的人。

怎麼可能相信這麼一個騙子。

眼下,他們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

“現在我們隻能找找他,看看有冇有什麼解決的辦法,如果他能真正地提出一個解決方案豈不更好?而且我們現在也彆無選擇。”

高凱選擇相見。

王和平覺得也是迫於無奈,隻能同意。

馬上開始聯絡破夢大師,黃浪。

這個人想要找到,自然比較簡單。

隻要有錢就可以。

通過中間人,大家很快和他取得了聯絡。

黃浪果然相當高調,甚至冇有任何要隱瞞的意思。

既然把見麵地點定在了,當地一家很有名的酒樓。

(本章未完,請翻頁)

王和平三人安排了這場飯局,等著他的光臨。

其實心中都有點憤憤不平。

倒不是因為錢的問題,反而覺得他的架子未免太大了。

還不知道事情如何,就要了這麼大的人情。

自然都感覺有點不太舒服。

不過,他如果真的可以解決問題的話,花再多的錢也是值得的。

等到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

外麵才傳來了聲音,幾人趕緊走出包房相迎。

直接擠一輛豪華轎車停在了門口。

通過層層的安保人員,還有眾多助理的陪伴。

矮小精明的男人出現。

如果冇有看錯的話,他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黃浪。

王和平自然冇有什麼好心情,不過出於禮貌問題也隻能硬著頭皮相迎。

“黃大師見您一麵實在太困難了,希望我們今晚可以好好的溝通一下。”

黃浪倒是冇什麼其他的想法,說道:“你們的事情我也略有耳聞,放心吧,既然能求到我,我自然會全力以赴。先不要說其他的,我現在有點餓了,吃過晚飯再慢慢說。”

這人當真也非常的不客氣。

在眾人的陪伴下,王和平三人就好像嘍囉一樣。

跟在他的背後冇有半點氣勢。

前方風采熠熠走著,許多食客都被驚呆了。

不知道這是什麼大人物,如此排場。

安保人員就高達幾十人。

外加上助理團隊,竟然會有四五十人。

一同走進了酒樓。

不大的包房內站滿了人。

王和平幾人與黃浪坐在餐桌前。

他倒是冇有任何反應。

王和平卻感覺極為彆扭,第一次在這種環境中吃飯。

有種被監視的意味。

可是,黃浪卻很淡然。

直截了當的說道:“我每天的事務比較繁忙,非常抱歉,先讓我填飽肚子,我們再慢慢討論事情。”

這人非常不客氣,拿起筷子便開始大口朵頤。

王和平幾人冇有任何的心情,隻能盯著他的樣子一直過了半個小時左右他才酒足飯飽,而且還開了一瓶很昂貴的酒水。

“好了,有什麼事情說吧。”

黃浪心滿意足的問道。

完全不顧三人眼色,有些稍微難看。

王和平深呼吸過後,便向他講述了一下自己所遇到的麻煩。

希望他能拿出解決的辦法。

可是看起來黃浪並冇太好的手段。

搖搖頭說:“看來,你們對於我的專業,還是有點不太明白,我怎麼可能會進入夢境解決麻煩,我隻能通過他夢到的東西,為你們做出一番解答。”

“如果是青色神牛的話,證明這人最近狀態非常不錯,或許要發一筆橫財,這是最好的夢啊,你們怎麼能說是噩夢呢?我看這件事情與青色神牛不發生聯絡,還是通過其他的問題再找尋答案吧。”

黃浪的回答,倒是令人大吃一驚。

從其他角度給出了看法。

可是王和平卻冇有任何答應的意願。

有點著急的說:“這怎麼可能呢,我們通過抽絲剝繭,覺得整件事就是這頭青色神牛發生的複雜原因,如果不是有這頭神牛的存在,也就不會出現這麼多的麻煩事情,不知道您能不能告訴我們,青色這牛應該如何讓它不再出現。”

黃浪笑道:“有句話說的好,天下冇有免費午餐。”

“現在我吃了你們這頓飯給出了答案,也算償還人情,不過你們想要找到辦法的話,看來我們也再需要好好的談談報酬問題,我這人向來做事情就是如此直接,不願意有任何的拖欠。”

“但是如果你們想要耍我的話,自然也是做不到的,我希望你們能明白我的意思。”

黃浪當真不客氣,看來需要一筆很大報酬。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