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綠·光·石打斷青·大·石,就眼巴巴看著季柚,等著季柚說出怎麼替代的辦法。

然後,就見季柚滿眼讚賞的看著綠·光·石,說:“辦法很簡單,你們現在就當做自己是龍傲天好了。”

綠·光·石:“……”

它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

這是它們想當,就當的嗎?

冇的實力,光靠嘴?

真這麼容易,它早就想了啊。

……

在兩人無奈的眼神下,季柚笑道:“放心吧,你們什麼也不用做,隻要呆在我製作的絲線魂器裡就行了。”

綠·光·石:“龍傲天閣下是要我們一直呆在這裡?”

季柚點頭。

青·大·石:“什麼也不用做嗎?我怕到時候露餡……”

它跟綠·光·石的實力如何,真的不必說,對方隻要一測試,就馬上會露餡了。

季柚指著絲線魂器。

綠·光·石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就發現眼前的絲線魂器,竟然在無聲無息間,又增加了很多,很多的絲線。

一根根的絲線,向著四麵八方延伸,密密麻麻,望不見儘頭。

“等等……”青·大·石張大嘴:“怎麼回事?我們倆一直帶著這裡,都冇有挪過屁股,怎麼絲線忽然變得這麼多了?”

綠·光·石忽然有點明白了,嘗試著問:“龍傲天閣下的意思是,隻要我們呆在絲線魂器裡麵,那麼,隻要絲線魂器不破,我們的安全就絕對冇有問題?”

季柚點頭。

綠·光·石:“也絕對不擔心露餡?”

季柚笑著點頭,道:“理論上是這樣子。”

青·大·石大喇喇的,直接道:“本來我就覺得自己幫不了龍傲天閣下什麼忙,既然現在閣下用的上我,我也不管安全與否,也不管露餡與否……隻要是龍傲天閣下要求的,我一定照辦。”

不就是假扮龍傲天閣下嗎?

有什麼難的?

反正,對方又不知道龍傲天閣下真人長什麼樣。誰規定龍傲天閣下一定是嬌美柔弱的女子?而不是它這樣的粗狂大漢?

綠·光·石也立馬道:“既然龍傲天閣下覺得冇有問題,那麼,我們照辦就是。”

季柚指著絲線魂器,說:“這裡每一條絲線上麵,都留有我的精神氣息,一旦有外敵入侵,我的精神氣息會替你們打掩護,你們要做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隻要我冇有親自露麵,那麼,你們就絕對不要離開這裡。”

兩條精神絲工具人立馬鄭重點頭。

季柚道:“可能還會出現一些特殊情況,比如敵人假扮我的朋友來引誘你們出去,或者乾脆敵人假扮成我,來引誘你們……總之,你們自己把握好。”

青·大·石張嘴:“龍傲天閣下,您的意思是敵人竟然還會狡猾到假扮你嗎?那……那我們怎麼分辨呢?”

季柚看著它,笑道:“這點不用擔心,你們隻需要謹記一件事,無論對方說什麼,做什麼,隻要是設法想讓你們走出去的人,都是假的。不是我的人,終究不是我,即便假扮的再像,也不是。”

青·大·石一聽,馬上道:“我明白了,反正我就龜縮在這裡了,誰叫我出去,我都不出去。”

季柚抬手,拍拍它的肩膀,笑道:“冇錯,就是這樣子。”

與青·大·石的粗線條不同,綠·光·石稍微細心一點,它有點明白龍傲天閣下的意思了。

所謂讓它們來假扮龍傲天閣下,其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它們必須留在這裡,替龍傲天閣下守住這個絲線魂器。

冇有絲線魂器,它們的安危,就冇有保障。

冇有絲線魂器,它們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個角落了。

……

這個絲線魂器的重要性,根本就不是隻言片語可以闡明的。

如今,絲線魂器不僅對龍傲天閣下十分重要,對綠·光·石等人來說,也尤其重要,是它們安身立命之本。

綠·光·石抿抿嘴,忽然鄭重道:“龍傲天閣下,您放心,隻要不是您本人親自出麵證明自己的身份,任何人,就算是我們的親人出現,我也不絕對不會踏出一步。”

可……

它還有親人嗎?

絕對不可能的。

季柚聞言,看向綠·光·石,道:“嗯,我相信你們。”

說完。

季柚不再猶豫,轉身就邁向了絲線魂器的深處,一步,一步……

很快,就消失在儘頭。

然後——

也是在這個時候,綠·光·石忽然感覺心頭一陣悸動,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感覺有什麼人,試圖再接近自己的精神世界。

那一刻,它渾身警鈴大作。

青·大·石顯然也在這一刻,有相同的感受,兩人做出了同樣的防備動作之際。

不知知道怎麼的,轉瞬間,那心悸的感覺,忽然又消失了。

兩人麵麵相覷,綠·光·石猶豫了一下,略有些不確定,說:“似乎是龍傲天閣下的氣息撲麵湧過來時,對方就跑了。”

青·大·石皺起眉頭,道:“咱們會不會穿幫了啊?”

綠·光·石搖頭,用肯定的語氣,道:“不會。如果穿幫了,對方肯定就已經入侵到我們的精神世界裡麵了。”

試問,它們這種殘次品,這種不完整的精神絲生命體,用什麼能力來抵抗對方的入侵?

根本不能。

既然對方放棄了,就說明對方對入侵成功的預判很低,把握不大,自然也就放棄了。

青·大·石道:“不知道怎麼的,剛纔那股心悸的感覺,讓我覺得有糟糕之餘,還有點熟悉。”

熟悉?

怎麼會熟悉呢?

它想不通。

綠·光·石也道:“我也有這種感覺,隱隱約約的,好像有什麼熟悉的人或者事物在靠近我,讓我忍不住想要走出去去探究一番,確定到底是誰。”

青·大·石一聽,頓時道:“想騙我們走出去,那就是敵人無誤了!”

綠·光·石:“嗯。”

……

剛抽離絲線魂器,悄然轉移到獨立小魂器裡麵的季柚,忽然回過頭來,看向自己建造的那座龐大的絲線魂器,眼睛微微眯了眯。

這麼快的嗎?

自己一離開,對方就找上門來了?

果然,對方一直將自己當做籠中鳥一般,隨時都在關注著自己吧?

季柚垂眸,看了一眼周身,那種被密切盯住的感覺,消失了,這樣說起來,她這一招金蟬脫殼,應該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