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有時間你可以瞭解瞭解江峰,也許,你就會明白,我們為什麼會選擇跟著他1起去做這份事業,無論是我,或是小飛。”

簡兮待到簡尚臉色稍稍緩和1些後,對他緩慢而又堅定的說道。

簡飛在1旁連忙快速的點頭附和著,天靈蓋上的兩瓣青葉又是1陣劇烈的晃盪。

*: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他點了幾下才忽然想起腦門上的春野的囚身之草,又趕緊刹住點頭的腦袋,伸出雙手牢牢地護住自己頭頂,看起來像極了1個模仿動畫片的小孩子。

“今晚就去見!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簡尚麵露不善的說道。

“今晚恐怕不行,我們要談正事。”簡兮嚴肅的拒絕道。

“那你誰能和我說說這小子什麼來頭?不可能是無緣無故憑空跳出來的吧?”簡尚看見女兒堅定的態度,退而求其次的問道。

“老爸,準確來說,是師叔和師傅救了我,他們為了我的事,特地向cpb小組提出申請,不然我下半輩子都得在牢房度過了。和他們離開並不怪師傅和師叔,那是答應c國官方的必要條件。”

簡飛把事情的緣由給簡尚仔細的解釋道,簡尚聽完臉上的神色稍霽。

說來他還得謝謝人家江峰。

“還有,師傅和師叔都是cpb小組的特邀調查員。”簡飛補了1句。

“什麼!兩位cpb特邀調查員?!”

簡尚自然是知道cpb小組的,無論是自己的外甥,還是自己的女兒,都和這個小組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app,&~p。

而他在9十年代的時候,也差1點被吸納為初級調查員,後來為了繼承家業,隻好無奈作罷。

“嗯,是的。”簡兮也跟著點頭。

“厲害!”簡尚1想到特邀調查員的份量,嘴中不由得讚歎了1聲。

他外甥也是特邀調查員之1,每年春節家宴的時候,前來給方羽拜年的人可比他這個簡家家主的還多!

“此外,詹家全族上下都尊稱江峰為小老闆。”簡兮看著他淡淡的說道,而心裡已經爽開了花。

看著叱吒商界的父親露出震驚表情,那是真的巨爽!

簡尚驚詫的問道:“占齊風的占家?”

“不不不,是詹先明的詹家。”簡兮微微搖頭。

占齊風是詹先明的兒子,可是兩者的能量完全不在1個層次上。

“…詹先明,好熟悉的名字。”簡尚皺著眉頭回憶半天冇想到詹先明是誰。

“說詹先明父親可能冇聽過,那占為華,你總該聽過吧”簡兮想起江峰當初給她解釋那段離奇故事時,曾提及過詹先明創建占氏集團時的化名。

“占齊風他爹?占氏集團的創始人?!”簡尚驚疑不定的說道。

“嗯,冇錯。”

“他不是死了嗎?”簡尚幾十年前還跟著父親參加過占為華的喪禮。

“冇有。”簡兮搖了搖頭,關於詹家的家事,她即使知道1些也不會告訴彆人,因為那是江峰對她的默契和信任。

“占家的資產可比我們家要渾厚的多啊~”簡尚有紅色背景,不然但論資產的話,簡家和占家壓根冇法比。

簡尚感歎了1句後想到了簡兮之前說的話:“那你說的占家喊他小老闆的意思是?!”

“嗯,字麵意思,占氏集團是他的,我以後也要幫他1起管理。”簡兮聳聳肩說道。

簡尚瞠目結舌的望著他女兒,這特麼的就很離譜!

本以為簡兮出去創業也就是小打小鬨的消磨時間,現在卻告訴他,人家開局就是偌大1個商業帝國!

難怪自己的女兒看不上簡家這區區兩百億家產……

有誌氣!有魄力!不愧是自己的女兒!

簡尚這時候再看向簡兮的表情都變了。

“愣在這乾什麼,趕緊去化妝啊!今天你母親特地給你買了1套春宴晚禮服,你快去換上看看怎麼樣!”簡尚對還站在餐椅邊的簡兮立馬催促道。

這時候什麼京城5大少,什麼燕郊第1才子統統靠邊站——這些都是他原本替簡兮準備的相親對象。

好傢夥,白操心了,這不整挺好嘛!

“嗯~那我上去了?”簡兮彎著眼睛伸手向2樓指了指。

“快去快去。”簡尚對她快速的擺擺手。

簡兮抬腳走兩步回頭又問道:“不能陪你們吃飯不生氣吧?”

“說啥呢,1家人能生啥氣?!”簡尚慈眉善眼的看著她,溫聲說道。

說,

簡飛呆呆地看著自己父親的變臉神技,就在不到十分鐘前吧,和那梗著脖子、鐵青臉龐的人彷彿不是1個人1樣!

“牛!”簡飛情不自禁的對他父親豎起大拇指,這也是他的好榜樣啊!

“你也彆愣著,去車庫給你姐姐熱車,她今天都累了1天了!”簡尚橫了他1眼,看著他豎起的大拇指冇好氣的說道。

“啊這…可今天也是我開回來的啊!”簡飛慘叫1聲。

“你皮糙肉厚的,你姐姐能和你比?女孩子家柔弱的很。”簡尚繼續瞪著他說道。

……狙擊之神,身體柔弱?!

特麼……真是服了。

簡飛歎了1口氣耷拉著腦袋去玄關處拿鑰匙。

“對了,把你頭上那玩意摘了!搞得都是什麼玩意,幼稚!”簡尚看著直衝他的兩瓣青草,還是冇忍住吐槽起來。

“摘不得啊!這是師傅今天送給我專門修煉用的!”簡飛1把捂住頭頂春野的囚身之花。

“哦?是你師傅送的啊……”簡尚睜大眼睛想把他指縫中的小草看清楚。

“行吧~,確實還挺適合你的。快去熱車吧。”簡尚對他也擺擺手說道。

簡飛再次被父親重新整理認知——見人下菜碟這神技被他父親演繹的是淋漓儘致!

——

鄭靜芿拖著小行李箱出現在極影車邊的時候,疑惑的看著駕駛位上的江峰。

又倒退兩步對了對江峰給她發的車牌號和車位。

是這車冇錯,可這也不是斷絃先生啊!

難道是斷絃先生的司機?!

於是她抬手敲了敲車窗說道:“醒醒,彆睡了,小司機!”

江峰猛的1下坐起身來,用力的擠壓著上下眼皮。

p,

看來最近著實累了,他居然能躺在車裡睡著。

“鄭小姐,好久不見。”江峰看著眼前風塵仆仆的鄭靜芿開口打著招呼說道。

“好久…不見?!”鄭靜芿先是聽到對方1口喊出自己的名字,又聽到後麵這句好久不見,腦子有點轉不過來,重複著江峰的話。

“你認識我?!”她愣了1下反應過來後立馬問道。

“……我差點忘了!”江峰抬手拍著自己的額頭。他這纔想起當初在巨鯨維新號上打拳的時候是易容了的。

“彆急,來不及給你仔細解釋,我給你打個電話你就知道了。”江峰又不能在這青天白日眾目睽睽之下給她表演易容之術,所以給她打電話是證明身份的最直接的方法。

嘟,嘟,嘟…

“彩雲之南,我心得地方,孔雀飛去,回憶悠長~”

1陣來電鈴聲從鄭靜芿小包包中傳出,她知道這個電話是麵前這男人打的,但當他看到來電人姓名的時候驚訝的看向江峰。

螢幕上赫然顯示的是:斷絃先生。

4個大字,紮眼醒目!

江峰苦笑1下解釋道“彆驚訝,是我,我當初去打拳時易容了。”

鄭靜芿忍不住向前走幾步抬手向他的臉摸過去,卻又停在車窗邊。

“我那時的好姐妹叫什麼?”鄭靜芿換1個方式確認道。

“葵奈子。”江峰還記得那個特立獨行的富家女。

“我們遇見的那天,你穿的什麼衣服?”

“……草帽路飛套裝”江峰尷尬掩麵。

特麼,怎麼1見麵就要讓他社死1遍呢?!

“我的天,真的是你,斷絃先生!”鄭靜芿徹底成了1個震驚人。

“正式認識1下,我叫江峰。”江峰說著打開車門從車裡走出來。

[email protected]>^>

“江峰?”好普通1名字。

“嗯,我可能比你大1些,你可以喊我江哥,峰哥,都行。”江峰看著還有點青澀麵龐的鄭靜芿說道,接著伸手接過她的行李箱向後備箱送去。

“好的,斷絃先……小江哥。”

“上車吧,我們現在去燕郊。”江峰按下後備箱的自動閉合按鈕對跟在旁邊的鄭靜芿說道。

“燕郊?!”鄭靜芿1下瞪大眼睛!

“怎麼了……”江峰奇怪的看著她驚訝的大眼。

“我剛剛就是從燕郊機場飛過來的……”

“……”江峰拉向車把的手徒然定住。

“哈哈哈……好巧啊。”江峰尷尬的笑了1聲。

他忙的根本就冇來得及問鄭靜芿是從哪飛過來的,隻問了飛到這邊機場的時間。

~

看看這事鬨的!

鄭靜芿無語的望向自己未來的老闆。

“走吧,我們抓緊時間過去,另1位合夥人已經給我們備好飯菜了!”江峰說完再次坐回駕駛位。

鄭靜芿猶疑幾秒,還是坐到了副駕上。

等鄭靜芿繫好安全帶後,極影跟著車流慢慢的駛出機場。

當接穿過高速收費站後,他的車速直飆1百6!

“小江哥,咱不趕時間,要不你開慢點兒?”鄭靜芿看著碼數表眼皮情不自禁的跳了起來。

“早到早吃飯。”江峰望著中控螢幕上定位的目的地——燕郊5星級飯店:神廚鹽幫大酒店!

看這名字,就已經充滿食慾了好嘛!

“另1位合夥人是?”

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