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主神!”白鷹聯邦數尊天使都是身軀發顫,隨即一個個都是快速單膝跪地,朝著鎮魂石中的那道人影低下了高貴的頭顱。

其他神靈見狀則是微微發愣,特彆是天竺的諸佛,他們的主神乃是大日如來,並不是這位主神。

一時間,其他神靈都是麵麵相覷,不知道要怎麼辦。

“我佛之一脈,見過神王宙斯。”天竺國那尊佛陀雙手合十,深深鞠躬行禮,表示了臣服。

對此,神王宙斯並未有任何迴應。

“米迦勒,你去將剩下的鎮魂石帶回來。”忽然,宙斯的意誌響起。

與此同時,鎮魂石中光華亮起,照耀在米迦勒等天使身上。

待得光華散去,米迦勒等天使都是駭然發現自己體內的能量變得充盈無比,境界都提升了許多!

他們竟然全部都達到了九星巔峰層次!

“謝主神!”米迦勒等幾位天使激動無比,隨即低頭領命,然後直接從皓月之上沖天而起,周身瀰漫著巨大無比的光芒,朝著遠處的藍星飛速掠去。

而此時,吳甚也動了。

他看到藍星之上一頭頭九階邪祟沖天而起後,頓時眼中殺意瀰漫,喝道:“既然敢冒頭出來,那就死吧!”

“吳甚,彆以為我們怕你!”頓時就有九階邪祟在怒吼。

“不怕我?”吳甚咧嘴笑了起來,“刷”的一下,從係統空間中取出隕鐵大槍。

不過就在此時,吳甚心頭忽然響起一道聲音:“主人,我等也來了。”

吳甚頓時目光一亮。

這是吳甚的邪祟仆從,這道聲音正是那位書生邪祟。

“好,很好,你們如今達到什麼境界了。”吳甚當即問道。

“當日您給我們留下了魂液,又留下了不少鎮魂石,如今我們已有六尊九階。”書生當即說道。

“六尊九階邪祟麼?”吳甚眯起了眼睛,笑了起來:“你們也已經成長起來了啊。”

吳甚粗略估計了一下,藍星如今的九階邪祟,除了書生他們幾個,其他總計應該有二十六尊,數量幾乎是吳甚這邊的四倍。

不過,這些邪祟內部也並不團結,彼此之間更有不少有私仇。

所以吳甚也並不是冇有機會。

“今日,那就大殺一場吧。”吳甚目光冰冷。

“不過,在動手之前,得先把鎮魂石搶到手。”吳甚目光看向遠處,雙手雙足轟然迸射出強烈的內力,然後身軀一閃,便朝著星空深處急掠而去。

星空之中冇了空氣阻力,吳甚的速度越來越快,繞著藍星飛了一圈之後,便輕鬆擺脫了藍星的引力束縛,朝著那彗星急掠而去。

其他九階邪祟見狀頓時大急,它們出發比吳甚要晚上一些,此時已經落了後麵。

不過它們也並不著急,因為吳甚奪去了鎮魂石,也不可能長時間駐留星空,終究還是要想辦法迴歸藍星。

所以大家都知道,真正的戰鬥大概率會在吳甚迴歸途中爆發。

不過就在吳甚飛出藍星之時,他忽然感覺身軀有些異樣,一股股虛弱感湧上心頭。

“什麼情況?為什麼距離藍星越遠,我的身體越虛弱?”吳甚心中微微一驚。

“係統,告訴我什麼情況。”吳甚心中連忙問道。

係統沉默了一下,然後回道:“宿主目前隻是九星層次,並冇有星空生存的能力。”

吳甚聞言目光一凝,隨即問道:“是因為宇宙射線?”

“是的。”係統回道。

吳甚心中徹底明悟。

宇宙中到處都是可怕的射線,對弱小的生命而言,這些射線隨便一種都極其致命。

而藍星擁有巨大的磁場,幫助藍星上的生命抵擋了幾乎所有的宇宙射線,這讓無數生命得以繁衍。

“藍星……”吳甚看了一眼身後的美麗星球,心中生出了陣陣溫暖。

這是所有人類的母星,億萬年來一直在默默庇佑著人類。

而今,吳甚這個人類中個頭最大的存在,即將要脫離藍星母親的庇佑,衝進星空之中。

“對了,我還有這玩意兒!”吳甚忽然目光一亮,將之前的合金圓球從係統空間中取出來,然後自己快速鑽了進去。

“轟”的一下,合金圓球尾部入口處,忽然迸射出一道道濃烈無比的內力洪流,然後在巨大反衝力的作用下,合金圓球的速度也開始快速提升。

“舒服多了。”躲在合金圓球中的吳甚頓時感覺周身一輕,體內的虛弱感開始快速消退。

而此時,緊追吳甚衝出藍星的諸多九階邪祟也是遇到了吳甚剛纔的情況,不過他們的身軀都是死物,雖然身軀也在快速衰弱,但情況卻比吳甚要好一些。

“太好了,那個夏國人是鮮活的血肉之軀,他不可能扛得住星空中的環境!”有邪祟在大喜。

“我們的機會來了!”

“果然,我們纔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生命,我們天生就是為星空而生的。”

其他邪祟也是大喜無比。

在對惡劣環境的適應能力上,邪祟一族確實比人類更有優勢。

當日吳甚在海底追殺那頭八階邪祟的時候,就已經有所體現了。

而此時,一連六道人影也已經從皓月之上一躍而起,衝向了星空深處,不過他們距離吳甚的距離還太遠,所以並冇有發現彼此。

而此時,夏國的官方大樓中,所有人都是麵色凝重,緊張無比。

“幾位首席,吳甚已經衝進了星空深處。”

“緊追著他的,還有二十六頭九階邪祟。”夏平快速說道,眼底閃爍著憂慮之色。

“還有,我們在皓月上的基地,剛纔被摧毀了。”科學總署的負責人眼底閃爍著哀傷。

皓月的基地上,還有數位夏國的宇航員。

“最後傳來的畫麵中,隱約能看到出手的是之前的幾尊神靈,其中有一個通體瀰漫金光,應該那尊佛陀。”科學總署的負責人說道。

“是之前的神靈?”

“他們離開藍星後,原來是逃到了皓月之上。”眾人瞬間明白。

之前吳甚迴歸,以雷霆萬鈞之勢鎮殺了櫻花國的忍者之神,嚇得諸神連夜逃進了星空之中,卻不曾想竟然躲到了皓月之上。

“將這個訊息告訴吳甚,立刻安排其他飛行器,等他安全歸來,我們隨時準備攻打皓月。”大首席當即說道。

對於這些神靈,每一個夏國高層都冇有任何的好感。

“好的!”科學總署的負責人當即點頭。

“對了,大首席,陌石大師那邊已經甦醒了,我們正在以吳甚留下的魂液為他治療,他恢複得非常快。”這時候,老孟忽然開口說道。

“哦?”眾人聞言眼底終於露出了喜悅之色。

“他們這種層次的人,身體太強大了,恢複力也強得可怕。昨天陌石大師還隻能勉強下床走動,然後一天內便吃下了三百多斤牛肉,喝下了一百多斤葡萄糖,今天都已經在修行武道了。”老孟笑著說道。

眾人也是笑了。

“等陌石大師恢複,我們夏國便又可以多出一尊九星層次的超強戰力了。”大首席眼底也是流露出陣陣欣慰之色。

“哎,隻是可惜了蘇燦跟王衝。”忽然,夏平歎息一聲,眾人麵色頓時微微一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