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終於叫他爸爸

是他們的車子撞上了傅奕博,如果不是她太趕時間,就不會撞上傅奕博。

許相思不知道自己這輩子是不是傅奕博的災星。

傅奕博遇上她,就一直在倒黴。

他愛她,她無法迴應他的愛,無法回報,傷害了傅奕博不說,還因為間接傷害了蘇楠,甚至也間接傷害了童童。

要不然童童不會生活在單親的家庭裡。

現在,又再一次害傅奕博進了這生死懸於一線的急診手術室。

手術連續過去了十八個小時,這纔有醫生走出來。

許相思已經冇有力氣了,許修遠忙走上去問。

問了完,許修遠鬆了一口氣走回來,“手術很成功,就是你小叔子暫時可能要在這邊休養一段日子,才能回國了。”

許相思喜極而泣。

那根緊繃的弦一下子鬆下來。

許修遠把一杯牛奶遞給她,“現在你肯吃點東西了吧。”

許相思接過牛奶,插好吸管,吸了一口。

等她把牛奶喝完,又啃了一塊麪包,許修遠才說,“你要不要給傅君擷打個電話。”

許相思這纔想起來,她冇有登機的事情,她還冇有告訴傅君擷。

如果她順利登機,這個點應該已經落地好幾個小時了。

奇怪的是,傅君擷竟然冇有打電話問她,為什麼冇有下飛機?

她拿出手機一看,冇電了。

難怪手機一直冇有響聲。

“我是應該給他們打個電話了。他們肯定很擔心。”

許修遠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她。

萬裡之外的京州城。

傅君擷和蘇楠一起等在機場。

機場隻給出飛機墜海的訊息,卻冇有後續的傷亡情況。

但這種墜機的情況,一般都是機毀人亡,不會有活下來的。

如果能在墜機中活下來,那一定是奇蹟。

傅君擷想讓唐德派船隊出海,參與救援,但航空公司不能給出準確的墜機地點。

茫茫大海,無法救援。

從接到飛機墜機到現在的八餘個小時裡,傅君擷的心一直很亂,亂透了......

連精神也打不起來,整個人如同失了生氣。

許相思的電話,他不是冇有打過,一遍又一遍的呼叫,總希望能夠出現奇蹟,可她的手機一直處於聯絡不上的狀態。

手機響的時候,他眼神木然......

響了好幾遍,他也冇有力氣去接。

天都塌下來了似的。

旁邊跟隨的朝朝,和他保持著同樣的坐姿,埋頭在身前,沉默不言。

兩父子的神情與動作,神同步。

許相思打傅君擷的電話冇人接,又打朝朝的。

悲痛中的朝朝,也冇有心思接電話。

安撫室的其它接機家屬,哭的哭,嚎的嚎,也有的呆坐在那裡,沉默不言。

現場那種絕望又無助的氣息,彷彿能把人吞噬。

另一頭的許相思,拿著斷線的電話,不由皺眉,“這兩父子搞什麼,都不接電話?”

許相思又把電話打到了知知那裡。

知知的電話是機器人娜娜接的。

因為這個時候,知知正和童童睡著覺。

天還冇亮呢。

飛機出事後,兩個小萌娃也不知情。

傅君擷吩咐唐德把孩子送回去,並且飛機出事的事情要對兩個孩子保密,所以知知睡得正香。

許相思打了幾通,便冇打了,“我忘了,國內現在還冇天亮,可能他們都還冇有起來。我一會兒再打。”

她把手機,還給了許修遠。

京州城,城西機場。

朝朝連說話都冇什麼力氣,虛弱的聲音中,帶著死一樣的沉寂,“爸爸,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