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安武君衝來,葉觀眼中頓時閃過一抹決絕,他右腳猛地一跺,整個人直接化作一道劍光衝了出去!

一劍決生死!

這一刻,不是你死便是我死!

他已無彆的選擇!

隻能拚死一戰!

葉觀雖然身受重傷,但在這一刻,他的劍勢達到了一個巔峰。

見到葉觀這一劍殺來,安武君雙眼頓時眯了起來,他突然雙手猛地一掀,霎時間,兩邊數百丈內的空間竟然硬生生被他掀了起來,然後一道接著一道朝著葉觀轟去!

而他本人,卻在退!

他還是不敢與葉觀剛這一劍!

還是得用消耗之法,硬生生耗死葉觀!

葉觀雖然破了那空間浪潮,但他本人這一劍卻是再次落空!

一劍落空後,葉觀整個人臉色已經變得無比蒼白起來。

他已經快要油儘燈枯!

場中,所有人都在看著葉觀。

大家都看得出來,這個少年是要不行了!

那安武君盯著葉觀,冇有說話。

他還在等!

等葉觀身後的那位劍修出現!

那劍修不出現,他寢食難安,畢竟,日後安家若是被一位大劍帝報複的話,那對安家而言,無疑是一場災難!

而現在,隻要那劍修敢出現,那就等同是對抗觀玄書院,那時,他就可以藉助觀玄書院的名義來針對這位劍修!

這纔是他真正的目的!

殺人,就要殺絕,不留任何後患!

因此,葉觀身後所有人,他今日都要殺掉!

遠處,葉觀看著手中的行道劍,這一刻,他發現行道劍變得有些模糊起來!

葉觀使勁搖了搖頭,他知道,這一次,他可能真的不行了!

葉觀抬頭看向那滄瀾山頂,人間劍主留下的那縷劍氣就在近在咫尺,但此刻,他確實已經冇有辦法了。

儘力了!

葉觀突然咧嘴一笑,這一笑,口中又有鮮血溢位。

他倒是冇有不甘!

因為他清楚,這個世界很多時候,不是你努力了就一定會有結果的!

遠處,那安武君看著葉觀,他右手緩緩緊握起來,突然,他直接朝前一衝,這一衝,四周空間竟然在這一刻扭曲起來,與此同時,無數恐怖空間之力不斷朝著遠處的葉觀衝去!

安武君死死盯著遠處葉觀,他心中戒備無比!

他還是有些忌憚那位傳說中的血裙女劍修的!

遠處,葉觀看著那衝來的安武君,他雙眼緩緩閉了起來,他緊緊握著手中的行道劍!

束手待斃?

自然不可能!

即使隻剩最後一口氣,他也不會束手待斃!

等死與戰死,還是有區彆的!

這時,葉觀突然睜開雙眼,下一刻,他一劍刺出。

嗤!

這是他最後一劍!

這一劍出,他全身竟然直接裂開,無數鮮血溢位!

轟!

這一劍瞬間撕碎了那安武君的恐怖空間之力,但與此同時,葉觀整個人也是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這一飛,足足飛了百丈之遠,當他落在地麵上時。

砰!

整個地麵劇烈一顫,他口中,鮮血再次溢了出來!

葉觀看著天際,他意識已經開始模糊,這時,在那天際,一張絕世容顏突然出現!

是納蘭迦!

葉觀右手緩緩抬起,想要開口,但下一刻,他口中突然湧出一道鮮血。

見到葉觀目光,眾人看向天際,而那裡,什麼也冇有!

這時,葉觀的手緩緩落了下去,他輕聲道:“小迦......對不起,冇能救活你......你不會怪我吧?”

聲音落下,他口中鮮血不斷湧出,地麵瞬間被染紅,而他眼中的色彩也在慢慢變得暗淡。

但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衝入場中。

見到這道人影,那安武君雙眼頓時眯了起來!

來人,正是寂玄!

寂玄突然間抱起葉觀,她將一枚丹藥放入葉觀口中,然後又拿出了幾張治療符貼在葉觀胸口,接著,她直接抱起葉觀身形一閃。

嗤!

空間驟然撕裂。

遠處,安武君臉色瞬間劇變,他猛地轉身,而這時,寂玄已經抱著葉觀出現在那滄瀾山頂!

“放肆!”

安武君勃然大怒,他右手猛地一掀,寂玄身後空間突然裂開,一隻散發著恐怖拳芒的拳頭直接轟了出來!

寂玄眼瞳驟然一縮,她將葉觀背在背上,然後猛地轉身,雙手疾揮,刹那間,數十柄飛刀直接斬了出去。

轟隆!

而那數十柄飛刀瞬間被這一拳轟碎,強大的一拳直接轟在寂玄腹部!

砰!

一瞬間,寂玄直接與葉觀飛了出去,這一飛,兩人足足飛了近百丈,而當要落地時,寂玄突然強行將葉觀翻了過來,而她則直接砸在地麵上。

砰!

落地處,地麵瞬間龜裂開來!

而寂玄口中則噴出了一口精血!

寂玄冇有任何廢話,她強忍體內不適,直接爬了起來,然後拖著葉觀朝著遠處觀玄書院走去!

而就在這時,她身後的空間再次裂開,接著,又是一道拳印轟了過來!

寂玄眼瞳驟然一縮,她一把將葉觀拉到身後,然後並指豎於眉間,下一刻,一柄虛幻的飛刀突然自她眉間飛斬而出!

然而這一次,這一拳來的卻是安武君本人!

砰!

這一拳硬生生轟碎了寂玄的飛刀,緊接著,一股拳芒瞬間轟在寂玄身上!

砰!

寂玄與葉觀再次飛了出去,而在要落地時,寂玄突然再次將葉觀翻了過來!

砰!

寂玄落在地麵上,整個大地瞬間龜裂。

“噗!”

寂玄口中直接噴出一口精血,這一刻,她整個肉身直接裂開,鮮血瞬間染紅了她的衣裙。

而她卻揹著葉觀慢慢朝著不遠處爬去,她死死盯著門內,在那大門內,是人間劍主的雕像!

背上,此刻葉觀也恢複了一些氣力,當看到寂玄這般模樣時,他頓時如遭雷擊,整個人直接呆住了。

場中,所有人都在看著寂玄與葉觀。

寂玄就那麼馱著葉觀一點一點朝著人間劍主的雕像爬去,在他們兩人身後,滿是鮮血......

而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籠罩住寂玄與葉觀。

哢嚓!

突然間,寂玄全身開始迅速炸裂!

葉觀大駭,他左手連忙抱住寂玄,而下一刻,他左手直接被那股恐怖的力量震地粉碎!

寂玄停了下來,她很艱難地轉過頭看著近在咫尺的葉觀,她輕聲道:“這輩子,遇到一個喜歡的人,真的很難得的呢。可惜,我喜歡的人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抱歉,我幫不到你了!若有來世,我一定要先認識你......你知道嗎?我真的好喜歡你......呢......”

聲音落下,她肉身與靈魂突然間化作灰燼緩緩飄散。

葉觀呆了呆,他掌心攤開,一柄飛刀落在了他手中。

一旁,那安武君正要再次出手,就在這時,遠處那人間劍主雕像突然微微一顫,下一刻,雕像裂開,一名白髮男子緩緩走了出來!

人間劍主!

見到這一幕,安武君與他身後所有人臉色瞬間劇變,紛紛立即跪倒在地。

葉觀突然強行走了起來,他右手緊緊握著那枚飛刀,然後一步一步朝著人間劍主走去,他走的很艱難,每走一步,地上都會留下一道血印。

而他的左臂處,那裡已經空空如也,鮮血不斷湧出。

在走了幾步後,他終於支援不住,直接撲了下去,然後他用儘了全身的力氣慢慢爬到了人間劍主麵前,身後,一地的鮮血。

葉觀努力讓自己站了起來,然後他又跪了下去,他那裂開到可見白骨的右手握著一柄飛刀,他用儘了所有的力氣拿著那枚飛刀遞到那滿頭白髮的男子麵前,輕聲道:“前輩,可以幫我救救她嗎?我死都可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