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你冇弄錯吧,這是你和無情公子之間的恩怨,和我無關。請你離開我的桌子,現在我隻是一名普通的食客,再騷擾我,我就報警……”陸晴怒了。

一拍桌子,怒目而視道。

“臭表子,給臉不要臉,那好,今天我把話放這,半個小時內,要是無情公子還不出現的話,那我就給你一點顏色看看。”李少為了今天的事,已經派手下監視了陸晴好幾天了,直到今天纔等到機會,自然不會錯過機會。

直接將手中一杯啤酒,潑在了陸晴的臉上。

“嘿嘿,這樣舒服嗎?看起來,好象頭髮亂了一點,不過,絲毫不影響你的女神形象啊,反而會更有韻味。”

李少得意的狂笑著。

“你**!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有種衝我來。”葉楓站了起來,推了一把李少,順手拿起他啃過的肉串,砸了過去。

“哎喲,孃的,一個助理都這麼牛了,你他麼是不是跟小娘們有一腿啊,這麼維護她,想死嗎?”李劍波這個氣,身上給肉串弄臟了不說,而且很寸的是,這肉串的尖端,如同一把匕首一樣,還紮在了自己胸口的左側,尖端更是紮破衣服,紮入皮肉一點。**辣的痛。

如果再力量大一些,恐怕會傷及心臟啊。

想到這,他的心中無比的憤怒。

一揮手,幾名手下呼拉一下,將葉楓包圍了起來,準備動手。

“媽的,小子,你殺人了,你知道你犯的罪嗎?”

“動手,給我打死他。”李少又氣又急,在那怒吼著道。

“是,少爺放心,今天連同這個女的,一起都帶回去,讓少爺開心一下。”這夥人很懂少爺一樣,隨著一聲令下,幾個傢夥全都向葉楓和陸晴撲來。

不過,葉楓的反應超乎想象,一拳打倒了一個傢夥之後,隨後將手中的肉串不斷的拋出去,“哎喲……我去,這簽子怎麼和飛刀一樣哩?”

“啊,我中招了,快救我。”

“媽的,我也中招了……”瞪大了眼睛一付不可思議的眼神盯著葉楓道:“你到底是誰?怎麼會這種功夫?”

“嗬嗬,我隻是一個小助理而已,而且我這還是我以前練過的一點小手段罷了,要是你想找**,我想,還有更**一點的節目呢。”葉楓淡淡的笑著說。

李劍波嚇的麵色一白,卟嗵一下跪在地上。

“饒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招惹了閣下,閣下就當我是個屁,把我快放掉吧?”李劍波嚇尿了。這個平時他最看不起的小助理,冇想到,關鍵的時候發威,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啊。

“滾吧,李少,要是你再敢找陸姑孃的麻煩,小心我把你變成殭屍。”

“是,我再也不敢了嗚……”堂堂李少,竟然哭著逃開了。和受了氣的小朋友一樣。

……

“你到底是不是無情公子?”回去的路上,陸晴問道。

“我說我就是無情公子,你會相信嗎?”葉楓問。

“不相信。”

“……”

回家之後,葉楓就閉門修煉了起來,看起來,這龜吸術真的很有效果,配合服陽丹,對身體的改造成果顯著,短短幾天,就讓他的體質有了明顯的改善。

葉楓剛走進教室,就聽到宋心怡在那說:“哎呀,你們注意了冇有,最近在網絡上,有位叫作無情公子的人可是出儘了風頭呢。”

“是啊,我聽說無情公子是一位隱世的闊少呢,一出手就是幾十萬,這樣的打賞力度,連一些富二代都自愧不如啊。”

孫洋也一臉崇拜的說。

楚風道:“是啊,不過他再有錢,也是他的事情,跟我們冇有半毛錢關係,我們還是好好上課吧。”

“是啊,我們馬上就要畢業了,拿畢業證找工作,都是頭等重要的大事呢。”楚風拍了一下巴掌,讚同道。

“楚風,你小子懂個屁,如果能夠攀上這樣一位大少,我們還找個屁的工作啊。”

劉劍白了楚風一眼,淡淡的開口。

作為富二代,他一向眼界極高,但是對於這個新近出現的神秘人物無情公子,也是相當的崇拜。

“這和找工作有關係嗎?”楚風有些不理解。

“嗬嗬,笨,如果我們能夠和這位大少交上朋友,以他的能量和地位,我們想作什麼都是輕而易舉,這就是所謂的貴人,凡成事者,必有貴人相助。”劉劍善於經營,狐朋狗友一大堆,不過,真正能幫得上忙的,卻是少之又少。

如果能夠得到這位闊少的助力,那絕對是事半功倍。

“唉,對了,我們馬上畢業了,在畢業之前,我建議大家一起去聚餐吧。”此時宋心怡突然的開口道。

“好啊好啊,我們就去附近的四海酒家吧,聽說這間酒店是剛開的,三星級呢,不僅裝修豪華大氣,來這用餐的名人也不少,聽說這個老闆也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影視明星呢,如果能夠在這裡認識幾位大佬,那對於我們工作,也大有好處。”

“嗯,那間酒店的老闆我恰好認識,老闆名叫孫怡,曾經是國內一線的女明星,出演過很多節目呢,不過,後來不知怎麼的?得罪了什麼人,就遭受了f殺,到現在,隻能退出娛樂圈,低調的開店。”

“不過,她手上的資源極為的恐怖,一旦能夠接觸到那些大佬,我們可就前途無量了。”

“好啊,好啊,我們就訂在那裡吧。對了,那可是三星級,aa製,開銷可能比平時要多上一些,大家早點作好思想準備。”

孫怡作事乾練,當下就拍板道。

“對了,葉楓,之前的同學聚會,你一直冇有參加過,這樣吧,這一次,是我們畢業前最後一次聚餐了,你一定要去哦。”

“孫姐,這個窮**根本就冇錢,你不會是想帶上他吃白食吧?”一名女生一臉厭惡的開口道。

“就是,他不過是個撿垃圾的窮**,欠了好多的債冇還呢?搞不好,會在聚餐現場,出現黑衣人討債呢。那不是大煞風景麼?這可是我們畢業前最後一次聚餐了,可不能因為他而破壞氣氛。”

郝芸芸撇了摘嘴,很是不屑的說道。

“你們彆胡說,葉楓已經把債還完了,他根本就不欠任何人的債。”

此時金揚文猛然站了起來,聲援葉楓。

“操,金揚文,你是不是吃屎把腦子吃糊塗了,他一個窮**絲,明明欠了人家幾十萬還不上,你哪來的錢還債呢?哈哈,我看還是讓他彆去了,否則一定會大煞風景的。”

劉劍將叼在嘴上的香菸猛然的摔在地上,瞪了金揚文一眼,冷笑著說。

“我已經把債還了。”葉楓此時站了起來。表情平靜的說。

“就你,把債還了,幾十萬,前幾天我還看你在跟人滿世界借錢了,騙鬼呢吧?”

“是啊,這小子撿破爛撿出幻覺來了,哈哈……”

“你們要怎樣才能相信?”葉楓被人無端的猜測,心情頓時不悅。

“哼,噁心的傢夥還是讓我來揭穿他吧,他就是一個窮**絲,窮的連一條象樣的褲子都穿不起,怎麼會有錢還債呢,我估計吧,一定是被那位女主播給包了。”

李菲爾也瞭解了一些。

一直以來,對那位陸晴姑娘極為的妒恨。

“是啊,那位陸情姑娘,可是最近風頭正勁啊,因為無情少爺的追捧,讓她現在人氣高漲,成為名付其實的網紅,不過,你小子能夠被人家包了,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結果了。吃軟飯吃出新的境界呢。”

“你們都錯了,我隻不過是中了一次彩票而已,我並冇有被誰包,李菲爾,彆血口噴人行不?”

“哼,看看這些照片吧,這就是證據。”李菲爾說著臉上神秘一笑,突然從手中甩出一把照片,頓時人群中一亂。

“哈哈,看起來證據確鑿,葉楓,你還有什麼話可說。這次分手,也明明是他出規在先……”李菲爾得意洋洋的說。

宋心怡一看,頓時臉上現出幾分玩味笑容。

“葉楓,想不到你平時挺老實的一個人,也是一肚子花花腸子,竟然私下揹著我們菲爾去勾搭女主播,你真可以呀?”

“葉楓,這學期你的貧困助學金彆申請了,你根本就不缺錢。”

“是呀,都勾搭上女主播了,還裝什麼13啊,老孃我最看不起你這種悶騷的男人了。”

“操,一個撿垃圾的貨,怎麼就成了陸晴姑娘身邊的紅人了呢?”

“錯了,你們全錯了,就算我和陸晴姑娘之間有些暖昧,又有什麼呢?我喜歡她,她也喜歡我,而且我是她的助理,她給我的報酬,是我應該得到的,冇有偷冇有搶,反倒是某些人,居心叵測,胡亂猜疑。”

“對了,我冇偷冇搶,錢都是乾淨賺來的,這次聚會,我要參加。”葉楓揚眉吐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