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刻,正準備一起出手的混元古族大軍瞬間停止了下來,看著視線中那無比恐怖的一幕,他們的眼睛裡麵再次被駭然之色填/滿,信心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碾壓。

連身體都頃刻間麻木,彷彿是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動,全部都呆立當場。

兩位半賢,他混元古族兩位半賢強者竟然都被此人一招秒殺!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相信!

對方到底是人還是未知的怪物?

他才無上八重天之巔,怎麼可能殺得了半賢?

而且還是兩位半賢,前後被他秒殺!

大漠皇室的宮殿之外,古夜少主的臉色已經蒼白的冇有一絲血色,細微可見,他緊握著的拳頭都在不停的顫/抖著。

陳玄的可怕已經讓他這位混元古族的少主都膽寒了,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次混元古族出動如此龐大的力量進入百朝天域對付陳玄,等來的竟然會是一個如此可怕的怪物!

現在能壓住這個怪物的人恐怕隻有太一古賢了!

“這傢夥到底吃什麼了,這纔多久不見竟然就強大到了這等地步,連恐怖的半賢在他的手中都宛如螻蟻!”李青衣的內心極其震撼,不過她也清楚,陳玄越強大,今日的局麵也就越安全。

“冇想到主人現在的實力比我都厲害!”黑帝來到了陳玄的不遠處,對於陳玄的變/態,他也是十分心驚。

這時,就在天地間所有人都在震驚陳玄那恐怖的實力之際,陳玄猛然一步跨出,直逼大漠皇室之外的古夜少主等人而來。

見此,已經完全被嚇住的古夜少主立即回過神來;“站住,你若敢再往前一步本少主就殺了她!”

話音落下,一柄恐怖的利劍已經抵在李青衣的咽喉,隨時都可以把李青衣一劍斬殺。

看到這裡,陳玄在古夜少主等人前方的千米之處停止下來,他一臉暴戾,說道;“你若敢傷她一根頭髮,我必將你混元古族上下全部屠/殺。”

恐怖的聲音猶如炸雷一樣在天空中響徹,給人一種恐怖到極點的壓力。

此刻,古夜少主握劍的手都在顫/抖著,陳玄帶給他的壓力已經讓他恐懼到了極點,不過現在他必須把這種恐懼壓製下去,李青衣是他目前唯一的護身符,在太一古賢冇有到來之前,他必須用這張護身符保住性命。

古夜少主強/壓著心中的恐懼感,他冰冷的說道;“說實話,如你這般可怕的人本少主真的是第一次見到,以無上八重天之巔殺半賢,普天之下除你之外恐怕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原本我以為你已經完全夠資格和天穹榜上那群傢夥平起平坐了,但是現在看來,我依舊低估了你,以你現在的實力隻怕已經超越了他們,不過你到底是誰?是那個陳玄嗎?”

陳玄在天空中一步一步朝前走去,黑帝緊跟在他的身後。

兩人身上那恐怖的壓力讓得古夜少主等人身體緊繃,內心的恐懼已經達到了極點。

“傻/逼,你的問題我現在冇心情來回答,現在你要做的便是放了她,唯有如此,我纔可以考慮讓你活著,反之……”陳玄的眼神猶如神兵利器一樣可怕;“我會把你混元古族來到百朝天域的人全部斬殺殆儘,未來,更要讓你之一族從太古世界徹底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