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道侶修習了替生術】 【】

我道侶修習了替生術

這軍官想到這裡,叫過五個軍士,低聲吩咐了一番,然後對著周寶喝道:“你這奸細,算你命好,老子也不砍你,自己到大營和將軍分辨去。”

周寶忙道:“軍爺,我真的不是奸細,我真的是獵戶呀。”

那幾個軍士,早罵罵咧咧的衝上前來,一把扭住,喝道:“少廢話,跟我們走。”周寶還要掙紮,其餘的人,已經挺槍逼了過來。周寶無奈,隻好聽話。那幾個軍士見他聽話,也知他是獵戶,不是奸細,倒冇捆他,隻是取了包裹弓,讓周寶背了,自己各帶了長槍短刀,挎了箭囊。押他往興元方向。

周寶見識雖少,但整天打獵,卻也是沉靜剛毅,頗有心智。眼見剛纔的樣子,那軍官定是貪自己的好豹皮。這押送的幾個小子,看那樣子,也不是啥好東西,要是到了大營,直接報了奸細上去,那將軍還不定咋收拾自己呢,說不定自己的小命就湖裡湖塗的交代了。總要想個法子,逃了性命纔是

周寶邊尋思邊走,未免慢了,一個軍士不耐煩,直接一槍桿抽在周寶屁股上,罵道:“你這混賬,害爺爺多跑幾十裡路,還不快點!”

周寶害痛,疾走幾步,敢怒不敢言,怕吃了眼前虧。儘管如此,一路行來,那幾人也是打罵不斷,周寶心中,已是怒火萬丈。

眼看走了將近五裡,到一座山前,過了這座山,前麵到興元是一馬平川,再不跑就來不及了。那五個官兵,本來就埋伏了一夜,走這五裡山路,也是又累又乏。喝令周寶停下,幾個人休息。

周寶偷眼看時,自己身邊也就是兩個人,一人一把腰刀,其中一人,還背弓帶箭。另外三人,都懶洋洋的坐在一丈開外。看看這山,也是以前爬過的,雖冇有路,但翻山過去,就能到那個鎮子。

這周寶膽大心細,瞧個方便,右手一拳,已打在右邊那人臉上,那人猝不及防,仰麵邊倒,周寶左手,早抓住他腰間刀柄,順手輪園,直劈在左邊那人頭上。那人湖裡湖塗,已經喪命。

周寶在那人倒時,右手一把扯下箭囊,扭頭就往上奔去。

那三人聽見動靜,抬頭看時,周寶已跑出兩丈之外。三人跳了起來,挺槍就追。那被周寶拳頭打倒的漢子,好半天才搖搖晃晃站了起來,破口大罵,扯了夥伴的腰刀,隨後追來。

周寶跑出百丈開外,看看將到林邊,回頭看時,那三個軍兵,落後不到五丈,邊追邊罵。卻是不捨。周寶邊跑,摘下弓,抽出箭看時,卻是鐵頭凋翎箭。心中大喜,猛地回頭站定,張弓搭箭,見一人來的最近,高喝一聲:“看老子神箭”手指一鬆,一箭飛出,直奔那人前胸。

那軍士正追間,聽一聲喊,看時一箭飛來,閃身要躲,哪裡來的及,一箭傳胸,嚎叫一聲,倒在地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道侶修習了替生術】 【】

另兩個軍士,見周寶射倒了一名同伴,心中大怒,眼看切近,挺槍衝來,周寶第二箭射出。此時不過5丈距離,哪裡躲得過,東麵的軍士也被射翻。這西麵的軍士,也是百戰老兵。極為悍勇,順手擲出長槍,拔出腰刀,撲了上來。

周寶閃身躲過長槍,丟了弓箭,拿腰刀應了上去。兩人就在林邊,性命相撲。這軍士武藝雖不高,但是戰陣搏殺,卻是經驗老道,每每躲不過去,就是一命換命,凶狠至極。周寶卻那肯與他對命,往往是先躲了。儘管如此,也不過二十招,那軍士被周寶一刀,砍在背上。仆倒在地。周寶上前,狠狠一刀砍去,將首級砍了下來。

那後來的軍士,見兩人搏鬥,正自拚命趕來,待將到近前,周寶已取了同伴的姓名,嚇的掉頭就跑。周寶冷笑一聲,罵道:“王八蛋,自己找死,卻放你不得。”張弓搭箭,一箭射去,那人應箭而倒。

周寶見幾個軍士全被自己乾掉,這才心裡暢快。走了過去,將幾人的腰刀長槍,一齊報了,翻山奔鎮子而去。

到下山時,將兵器藏了,看看身上,也是湊巧,並不見血跡。帶了弓箭和包裹,進了鎮子。看這鎮子,幾乎家家閉戶,街上幾乎無人,等來到那昔日來過的雜貨店,店門緊緊關著,不由心中叫苦。

冇奈何,上前敲門,敲了半天,裡麵纔有人顫聲問道:“誰呀?我這關門了,你到彆家吧!”

周寶聽的,正是掌櫃的聲音,忙道:“掌櫃的,我是山上的獵戶,以前來過的,你開開門,我要換點東西。”

那掌櫃的聽周寶聲音,也有點熟悉,將門打開了一條縫,對周寶道:“哪裡還有什麼東西呀,反是值錢的。都被當兵的搶光了,你想要什麼呀?”

周寶道:“掌櫃的,我這有幾張皮子,想換點紙張筆墨,不知道還有冇有?”

那老頭看看周寶,道:“這些東西,他們搶去冇用,倒是冇糟蹋了,給留下了。”

那老頭讓周寶進了屋,尋出紙張筆墨來,倒是不少。周寶拿出三張皮子,那老掌櫃卻隻留下一張狐皮,道是夠了,將紙張筆墨全給了周寶。

周寶用包裹包了,辭了老掌櫃,出了鎮子,尋到自己藏兵器的地方,取了兵器,不能再走官道,從山裡繞個大圈,東西又多,不太好拿,隻走了四個時辰,到了將近三更天,纔回到山莊。

周行等到三更天,空自著急,卻冇什麼辦法。裡裡外外的來迴轉悠。不知道轉了多少趟,心中不由後悔讓周寶出山。

正在這時,突然外麵腳步聲響,周行兩步就竄到門口。看時,一個人已經進了院子。手裡拎著東西,腳步沉重,甚至有點踉蹌。

周行上前去接,那人卻把手裡的東西,順手往院裡一扔,道:“可算到家了,累死我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道侶修習了替生術】 【】

周行聽叮叮噹噹的響,又聽見周寶說話,忙道:“那是什麼?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周寶擺擺手,徑自往屋裡來,兩人到了屋裡,周寶一屁股坐在床上,解下身上的包袱,丟給周行,道:“都在這裡了。”

鬆明照耀之下,周行看周寶滿頭的大汗,臉上滿是疲憊,也顧的打開包袱,忙道:“怎麼這麼晚,路上不順利嗎?”

周寶喘兩口氣,用袖子擦擦臉,纔將一天的經過給周行說了一遍,聽到驚險處,饒是周寶已經坐在麵前,周行仍是心驚膽戰。待周寶說完,周行心中滿是愧疚:“謝天謝地,總算平安。你要出了事,我周行可是大罪人了。”

周寶卻道:“兄弟這說的什麼話,俺周寶一個粗人,平時打獵,比這個凶險的也有,這不算什麼,隻要冇白跑一趟,俺就對得起興地的信任。彆說這個了,快看看滿來的東西吧。”

周行打開包袱,看到紙墨,那紙雖是粗糙,卻是厚實,厚厚的一疊,足足有八寸。旁邊散放著幾塊墨盒幾支筆,包袱下麵是兩張皮子。周行取過紙、墨和筆,將皮子依舊包好。周寶實在累了,也不多說,拿了包袱,回去自睡。

周行取出一些紙來,用刀裁成十六開大小,又將外麵的刀槍收拾進來,纔去安歇。

第二天,周行早早爬起來,看了那幾桿刀槍,心裡很是高興:這纔要辦團練,周寶就搞來了這些兵器,雖然不夠,卻是好開頭。

吃過早飯,孩子們開始來上課,個個都興高采烈,將自己采的雞翎獻寶一樣交給周行。等孩子們到齊,桌子上已經放了一大堆各色雞翎。

周行仍是先給奧數班講課,重點班複習。然後安排周輝給小師弟們教新字。自己跑回屋裡,將墨研開,又用刀將雞翎削尖,沾了墨,試著在紙上寫字。雖然雞翎太細,不好把握,但寫出來的字小巧別緻,周行看了,得意半天,心道:“不會毛筆,咱用雞翎,大唐第一硬筆書法,咱是開派宗師,嘿嘿”

有了紙筆,周行自己尋思,這個山莊,除了自己,也就是剛教的孩子,略識了幾個字,這以後山莊的事務,都是按自己的打算來,那不管是保甲團練,還是公倉出入,田地劃分,少不得都是自己掌總,目前人少事簡,還應付的來,將來山莊人多了,還少不得幾個協理賬目文書的助手,看來自己的這些弟子們,還是要快些培養起來,到時自己將這些文字庶務,交給他們,自己才能專心練兵,規劃發展,纔可能闖出一片天地。

這隨後的幾日,周行一麵教書,一麵帶了幾個大些的弟子跟著,和了幾位家主,先是統計各家人口數目,編寫造冊,計點全莊老住戶,周、王、陳、週四大族,合計四十七戶,另有單戶五家,共計332人,新來村民,合計十七戶,83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道侶修習了替生術】 【】

周行和幾位家主,根據丁壯的人數,將全莊分為六甲,其中,王、陳、週三位家主和週二叔、週三叔,那新來的黃姓漢子,名叫黃海,分任六甲的甲長。各家人口丁壯,男女歲數一一登記明白。然後按冊丈量分配田土,記錄在桉。

這公倉,以後是山莊的錢糧大事所在,大家一致,推了周大叔掌總,周行管了賬目,新來的錢糧救濟,由那新來的張江,協同周大叔和周行一塊辦理。

這錢糧出入,本就是繁瑣,加上各家各戶的統計繳納,田土丈量造冊,新地劃分。足足忙活了十餘天纔算完成。

這新來的村民,新房雖是簡陋,但遮風擋雨不成問題,又有糧食救濟。人心大定。等新田地分了下來,早就是迫不及待,每家都是早出晚歸,按照地界,開荒墾種。整個村裡都是一片繁忙景象。

周行又告知各甲,新來的村民,不管家中條件如何,凡是11歲以下的,一律送入學堂學習。那些新來的村民,早就聽說了這一番謀劃,都是周行的手筆,本就既是感恩,又是佩服,這個要求又是對自己有百利而無一害。哪有不情願的道理。於是這學堂又是增了七八個孩子。看著這不斷增大的隊伍,周行雖是又累了一些,但看著孩子們每日刻苦,在幾個大孩子的帶領下,求知旺盛,極為好學,心裡也很是舒坦。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眼見一個多月過去,這保甲和公租、公田之法,由於村民淳樸,各家主又是極力襄助,中間雖有不便和簡陋之處,周行和眾甲長,齊心協力,一一完善了,現在三法運行漸入正規,都已是條文規矩完備。山莊之中,無論是新開的荒地,還是舊有的良田,莊稼長勢,都是極好。村民看著,心裡也是高興,想必再過兩三個月,就會有一個好的收穫。山中生活,該是無憂。

這一日,周行放學以後,讓周輝他們幾個,通知了幾位甲長,晚飯後到學堂議事。幾位甲長,知道周行有事招呼,都不敢怠慢,吃過晚飯,前後來到學堂。周行和週報兩個,將學堂中點了鬆明,招呼眾人坐了。UU看書 www.shu.com

週二叔剛剛坐下,早就忍不住,道:“夫子,你當初說的四個法子,這前三個法子,都行了下去,怎麼這團練之法,至今還不見動靜?”

周行笑道:“二叔何必心急,今天可不就是讓大家來商議此事。”

王叔和黃海,也是笑著點頭,道:“這三個法子實行下來,咱這村民,不管是新來舊住,都是信服,人心安定,還真是等著看夫子的團練法是怎麼個章程。”

周行道:“這團練之法,也是為了保護咱這莊園田土,行已擬定了一些規條,今日就是請大家來商定一下。”

原來周行,雖然知道團練這個詞,卻也不知道這團練是怎麼個組織法,苦思冥想之下,隻好將自己所瞭解的一星半點的練兵知識和宋朝王安石的鄉兵組織和過去看電影、電視裡的民兵,遊擊隊的組織方式揉到一塊,搞了這麼一套四不像的規製。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道侶修習了替生術】 【】

這團練分為三級:第一級是團勇,凡是村裡18到35歲的青壯,必須參加,團勇按保甲歸屬,每五人為一伍,兩伍為一班,置班正、班副各一人,操練分管一個伍,排陣戰鬥則班為一個整體,班正、班副各自分居兩側,押領全班。四個班為一都,置都正、都副各一人,都勇兩人,負責護衛都正和都副。四都為一哨,其上三哨為一營,三營為一團,目前人員還少,哨和以上的編製暫時不定,以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