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元亨伸手,止住欲言眾人,語氣依然平靜:

“但大夏終是他們宗主國,畢竟人死,替他們討公道,可合情理?”

柴天諾看著這位俊美至極的大夏皇子,笑了,笑的真誠。

身為未來的大夏皇帝,行事卻是如此得體合理,屬實難得。

“合情理,你待怎地?”

“無他,戰一場,替他們討公道。”

李元亨揮手,諸國人眾立時大步後退,一柄純綠色的狹長彎刀,被他從腰間緩緩抽出。

柴天諾同樣揮揮手,大華古越兩國諸人緊忙後撤,兩大宗師交手,躲得越遠越好。

衝略顯擔憂的柴蠻兒擺擺手,柴天諾比劃個口型,放心。

結果退往遠處的蠻丫頭卻使勁搖頭:

“我不擔心你,我擔心大夏皇子,長得那麼漂亮,夫君你可彆給打壞嘍!”

“......”

柴天諾眼角抽動,這不著調的死丫頭!

“令夫人心地純真,難得。”

李元亨輕聲說,柴天諾未答,指著那把綠色彎刀問:

“這便是大夏至寶綠龍雀?”

“然。”

“如此最好,省的敗了,彆人說某憑的是寶刃取勝。”

柴天諾揮揮手中閃爍金色光芒的鳴鴻,李元亨點頭:

“一樣。”

“噹!”

話音未落,兩把神兵已然狠狠撞在一起,刺眼火花冒起,金光綠芒呼應,甚是奪目!

“好刀!”

柴天諾誇讚,李元亨點頭,依然是那兩個字:

“一樣。”

兩人同時抽刀,轉身再斬!

“噹”,又是對刀!

再抽刀,刃平舉,狠狠刺出!

“叮~~”

聲悠揚,針尖對麥芒!

兩人同時後退,臉上皆是驚奇,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相同之事不可能發生第三次,除非,根底相同。

再衝,腕翻轉,鳴鴻從下向上高高撩起,與從上向下劈落的綠龍雀狠狠撞在一起。

火花咋現聲未出,柴天諾的手肘已狠狠砸中李元亨的胸口,不過自己腦袋也捱了狠狠一肘,耳朵震的嗡嗡直響。

帶刀,伴隨長溜的火花,鳴鴻上揚緊接下劈,又與向上撩起的綠龍雀撞在一起。

“噹!”

“嘭!”

兩條奔向對方胯骨襠的撩陰腿狠狠撞在一起,二人急撤,瞬間拉開距離,驚奇望向對方。

“你的武藝承自哪裡?”

柴天諾皺眉,經過剛纔那番交手,他可以肯定,眼前這位大夏皇子,基礎的搏殺術,絕對出自同門!

“大夏步跋子,你那?”

李元亨心中也是相同想法,於是反問。

“大華西北邊軍,鬼哨。”

“......”

兩人沉默,真是未曾想到,神州聲名遠揚的兩大步戰,運用的搏擊之術竟然一模一樣,這絕不是巧合,必然有其緣由。

不過,現在不是探究的時候,柴天諾翻個刀花,身體微沉,笑著說:

“小心,某要來真的了。”

“我也是,你也小心。”

李元亨同樣架勢,柴天諾看的那叫一個彆扭,悶吼一聲直接衝了出去!

陰陽二分斬,柴天諾上手便是大招,金黃色的鳴鴻拖曳紅尾急速斬落。

李元亨眼神驟然一縮,綠龍雀驟然放出碧綠光芒,針鋒相對斬出!

“轟~!”

鋒刃還未接觸,爆炸便轟然發生,異種能量相撞,狂爆氣流席捲四方,拳頭大小的鵝卵石被吹得四散而飛,打的十餘丈外的眾人抱頭鼠竄。

爆炸剛剛發生,柴天諾便急速抽刀,上手便是一個幽冥界!

察覺飛出巨大鋒刃帶有恐怖力量,李元亨臉色急變,揚手扔出一張金色符紙:

“磐石!”

空中響起隆隆之聲,一塊十餘丈大小山石由虛變實,死死擋在李元亨麵前,幽冥界狠狠斬中磐石,巨大轟鳴再次響起,塵煙沖天而起。

柴天諾雙腳點地一個翻身退到十餘丈外,馬步開弓,銀白色長箭顯現!

“斷生死!”

“嘭!”

長箭瞬至,打的李元亨倒飛而起,一口鮮血噴出,銀白光芒閃爍,卻總是無法洞穿李元亨的身體,一張金色符紙裹住箭尖不停閃爍金芒。

“彼其娘之,某最討厭的便是術法!”

柴天諾恨的牙根癢癢,抖手又是一招斷生死!

“嘭!”

雙箭合璧,金色符紙立時炸的粉碎,李元亨再吐一大口鮮血,心中感歎,亞陸仙不愧是亞陸仙,若無符紙,恐怕自己已經死了。

“奶奶個熊!”

一箭離手,柴天諾揮舞著鳴鴻猛的奔了回來。

雙箭炸裂符紙,未曾想,又有一張符紙從李元亨身體浮出,這小子到底有多少保命的玩意?!

“看某一刀劈死你!”

暴怒的柴天諾疾如閃電,兩息便來到李元亨身邊,灌注內力的鳴鴻狠狠斬落!

“嘭!”

符紙一陣閃動,終究擋了下來,李元亨便如一個皮球,被狠狠砸向地麵。

“五雷,轟頂!”

口鼻血水橫流的李元亨抖手,一張金色符咒直飛天空,五彩神雷驟降,狠狠劈向柴天諾。

龍蟠於淵!

五彩琉璃屏障顯現,柴天諾腳步不停,鳴鴻高舉,狠狠劈向李元亨。

“龍雀斬!”

一直沉穩的李元亨放聲大吼,綠龍雀綻放刺眼綠芒,急速迎向柴天諾。

“嘭!”

勁力相撞,李元亨急退,綠芒如碎裂玻璃飛向四方。

緊接五雷落下,打的屏障四分五裂!

柴天諾舉步再追,未成想,剛剛碎裂的綠芒如歸鳥還巢,紛紛飛向自己!

“斬、斬斬!”

柴天諾連續揮刀,將十餘綠芒劈的粉碎,剛欲再追,卻見三張金符迎麵飛來。

“幽冥界!”

金色鳴鴻再斬,柴天諾脾性上來,奶奶個熊的,今兒和你硬杠上了!

“轟轟轟!”

巨大鋒刃掠過,三張金符次第裂開,卻張成一張籠罩方圓十餘丈的光網,迎頭罩向柴天諾。

“撼五嶽!”

一聲吼,連出八拳,術法光網被柴天諾硬生生砸碎!

“皇子殿下,看你還有如何本事!”

柴天諾蹬蹬兩步便來到李元亨身邊,明鴻再次斬落,陰陽二分斬!

“蕩寇!”

李元亨咬牙怒吼,綠龍雀再次爆出耀眼光芒,與鳴鴻相撞。

“轟!”

遠比之前那次更加狂暴的氣浪湧來,便是柴天諾也經受不住,被遠遠吹飛。

大華古越一乾人等看的心驚肉跳,此番大戰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於他們來說,眼前打鬥的不類凡人,反倒有些古神對戰的意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