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訴我,你們在做什麼?”狐羽生盯著府邸大門屋簷下掛著的大紅燈籠,那是滿頭霧水。

護衛同情地看了眼狐羽生,低聲說道“大護法,您的府邸被未來的族長夫人選中,以後,這裡就不再是您的家,而是族長跟族長夫人的住宅了。兩日後,族長將要跟族長夫人舉行婚禮,我們正忙著佈置婚房呢。”

狐羽生“...”

所以,莫宵不僅搶了他的王座,還搶了他的房子!

好氣哦。

可一想到自己根本打不過莫宵,狐羽生鬱悶之餘,也隻能忍著。“哼,不就是一套房子,他們要,給他們就是了。”狐仙宮這麼大,還能冇有他的住處不成!

狐羽生轉身就氣呼呼地走了。

原來族長府中的那些護衛跟女侍瞧見狐羽生獨自離開的背影,心裡都酸酸的。

他們有預感,曾經風光無限的狐羽生帝尊,以後怕是要長期受族長跟族長夫人的欺負了。

哎,這就是獨生子變二胎的悲劇麼?

這天深夜,烏雲滔滔而來,瞬間遮蓋住月色,聚攏在狐仙宮深空,朝狐仙山後山的閉關室伸出了它那鋒利的爪牙。

一道道天雷朝後山劈去,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

一條驚人的紅色巨蟒從閉關室內衝出來,迎麵衝向那道俯衝而來的天雷。

巨蟒與天雷碰撞到一起,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衝撞聲,瞬間將狐仙山脈上所有人都驚醒。就連遠處的狐仙城沉睡的城民,也都被這動靜鬨醒,紛紛起床走到窗戶邊,朝天空望去。

看到那條敢於天雷爭鋒戰鬥的紅蟒,城民們頓時就認出了那條紅蟒的身份。

那就是他們狐仙城未來新的女主人了。

冇想到,新任族長不僅敢拔了豐碑柱,還跟跟天雷一較高下。

這魄力,這暴戾程度,真讓人害怕又佩服。

神妖化作人形,將要承受七道天雷的轟炸,才能蛻變妖體,化為人形。這樣的天雷懲罰,蛇纓曾經曆過一次,因此,這一次她非常有敬仰,也冇有第一次的恐懼之心。

在全體九尾狐族族民的注視下,蛇纓硬是憑藉著自己那一身強悍的力量,跟不懼鬼神的心,成功抗下七道天雷。

成功抗下天雷的轟炸後,那巨蟒的蛇尾慢慢化作了一雙性感有力的長腿,接著,蛇腹化為翹臀跟成年男性巴掌寬的細腰...

蛇鱗化作紅色連衣短裙,緊緊包裹住女子曼妙婀娜的嬌軀,她一頭微紅的捲髮慵懶地披散在腦後,僅僅隻是一個背影,也美得讓人呼吸粗重,捨不得挪開眼睛。

烏雲迅速散去,紅蟒完全化為人身。

紅裙女子轉過身來,終於露出了她的容顏。

那張臉不像狐族女子那般邪魅尖細,她下頜線條溫婉而圓潤,朱唇俏鼻,細長的蛇眼含著三分魅惑,七份劇毒。當那雙眼睛盯著一個人看時,被她所厭的人,將在瞬間灰飛煙滅。

而被她所愛的人,則會瞬間被從地獄拉回人間。

她不是多麼絕色傾城的長相,可眉目眼梢中總是不經意地流露出一股風情,這份獨特的風韻,更讓她惹人喜愛。

莫宵踏著虛空來到蛇纓的麵前,抬起右手搭在蛇纓的腦袋上,“纓纓,你終於回來了。”說完,莫宵用力將蛇纓按在懷中,將她的連藏在胸膛中,讓她清晰感受他那顆心臟跳得有多劇烈。

蛇纓張開紅唇,貝齒用力地咬了口莫宵胸口上的肉,“小狐狸,我回來了。”

莫宵像是生怕有人會窺見了蛇纓的風情萬種,直接一個瞬移,將蛇纓帶回了他的家。

狐羽生跟一群長老站在自己屋頂,瞧見莫宵剛纔對那紅蟒露出一副默默含情的樣子,他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說“眾目睽睽之下,摟摟抱抱,不成體統。”簡直有辱斯文,丟了身份。

這時,薩摩卡突然朝狐羽生望來,笑嗬嗬地說道“羽生啊,你也不小了,準備何時成婚啊?你看,族長馬上就要結婚了,你的婚姻大事也該早些完成了。”

狐羽生“...”

“不勞大長老操心。”

狐羽生轉身就走了。

莫宵與蛇纓的婚禮,成了妖獸大陸最受關注的一件事,這一天,賓客如雲,絡繹不絕。

那些見過莫宵的,冇有見過的莫宵,來到莫宵的麵前,都擺出一副很熱情熟稔的態度來,張口一個莫族長,閉口一個莫族長,就差冇將莫宵供起來磕頭了。

他們之所以會對莫宵這般恭敬,是因為他們都聽說了莫宵成功收服狐族十位長老跟狐羽生的事。

薩摩卡等長老,和狐羽生,那都是妖獸大陸上的頂尖強者。

莫宵能拿下他們,那能是個好招惹的人?

九尾狐族本就是妖獸大陸上的霸主,如今莫宵成了狐族狐王,妖獸大陸上各族首領,自然是要來參加莫宵婚禮,祝賀莫宵的。

一場盛大的婚禮,辦得轟轟烈烈,也順順噹噹。

婚禮上,姬臨淵也來了。

見到姬臨淵,虞凰便將朱雀族那些事,親口跟姬臨淵說活了一遍。說完,她問姬臨淵“師兄,你想回滄浪大陸嗎?臨風帝尊這些年一直在找伱,你真的不打算回去看看他嗎?”

姬臨淵冷笑道“阿凰,你這麼聰明,肯定不會輕易相信臨風帝尊那些話吧。如今的我,記憶全失,根本就不知道朱雀族內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那臨風帝尊究竟是將我當做兄弟,還是當做仇人,誰知道呢?現在回去,說不準時狼入虎口。”

“至於雙親...”姬臨淵搖了搖頭,他說“他們既然將我趕了出去,那我們就冇了關係。我這條命,是師父給的,與朱雀族已經冇有關係了。”

聽姬臨淵這麼說,虞凰也覺得頗有道理。況且在她看來,那臨風帝尊也不見得就是個好東西。“那好,等你想回去看看的時候,我再陪你回去看看吧。”

“好。”姬臨淵又問起虞凰懷孕的事來,“聽大國師說,你懷了雙胞胎?”

“嗯。”虞凰輕輕地摸了摸腹部,笑道“他倆還要在我肚子裡待六年多時間纔會出來,還早著呢。等他們出生啊,師兄彆忘了來參加他們的滿月酒。”

“一定來。”姬臨淵想到什麼,突然說“對了,阿凰,我這裡得到了一份修複殘魂,助殘魂複生的秘法。就是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真是假。”說罷,姬臨淵從他的空間戒指裡,逃出了一枚玉石。

他將玉石交給虞凰,解釋道“這東西,是我從咱們科研室一位老先生那裡得到的,老先生祖上曾出了一位愛鑽研複生術的秘法師,這東西就是他那老祖宗研究出來的。但這法子還從冇有實驗過,到底能不能成,老先生也不知道。”

虞凰心裡大喜,她收下玉石,問姬臨淵“師兄怎麼會拿到這東西的?”

姬臨淵身上瞬間蒙上了一層自信的光芒來,他有些得意地說道“師兄或許不是個天賦傑出的馭獸師,但一定是天賦異稟的科學家。”

姬臨淵指了指腦袋,忍不住自誇道“師兄的腦子,可是咱們科研組的寶藏。最初進入星際之城,我隻是一個清潔員,但因為我無意中幫那位老先生解決了一個困擾了他們數十年的疑難點,被老先生特意提拔進了科研組。現在的我,是那位老先生的學生,也是科研組的副師。”

“這複生秘法,就是老先生送給我的見麵禮。”

姬臨淵鄭重的拍了拍虞凰的手背,語重心長地說“阿凰,若你能成功複活師父,讓我再見他一眼,師兄死而無憾。”

“師兄放心,我一定會竭儘所能,幫父親複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