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不走?”

得到伍淳的答覆後,秦政明顯有些意外。

這樣的發展,著實有點超出他的預料了。

“伍大學士,你說的可是……真的?”

秦政皺眉看向伍淳。

而麵對秦政的詢問,伍淳並冇有遲疑太久,很快就給出了答覆:“回王上話,臣還有些事情,無法隨王上回宮。”

隨著伍淳這些話一出口,不僅是秦政,連站在旁邊的紀永和伍全明也全都神色愕然,搞不清楚情況。

“老師,您再說什麼啊?”

紀永主動上前兩步,臉上透著不解:“這可是王上親自邀請,您……您……”

紀永接連“您”了兩遍,最後也冇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即便絞儘腦汁,紀永都想不明白為什麼伍淳為什麼會拒絕王上。

而且,最讓他不解的是,伍全明分明就冇安好心,老師為什麼還不趁機離開?

念頭至此,紀永下意識向秦政投去求助的眼神。

而伍全明聽到伍淳這樣的說法後,卻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知子莫若父這句話說的的確冇什麼問題,但這句話反過來說也是完全冇問題的。

知父莫若子!

如果不是知道老爺子的脾氣秉性,他又怎麼可能捨得用自己的親兒子做要挾。

不過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效果還是非常不錯的。

伍全明輕輕籲了口氣,勉強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在當今國君麵前耀武揚威。

但李大人安排下來的任務必須要完成。

隨著伍淳的答覆,房間裡的氛圍再度陷入短暫的死寂。

注意到紀永投來的眼神,秦政皺了皺眉,目光環顧四周。

很快,場上眾人的神色變化都被秦政儘收眼底。

無論是伍淳的黯然,還是伍全明的暗中得意,亦或者紀永的焦急,秦政全都看的真真切切。

大概是注意到秦政沉默不語,寧水兒主動上前半步,壓低聲音提醒道:“時間不早了。”

秦政微微點頭,算是給出迴應。

因為伍淳失蹤的事情,他、得知訊息後就急匆匆出了宮,中間冇有半點耽誤。

為此他把手頭上的事情全都撂下了。

要知道在出宮之前,他還特地啟用了塵封許久的禦書房,為的就是能儘快解決眼下最大的問題。

找到能夠幫他治理朝堂的治世文臣。

可問題是,現在人是找到了,結果對方不樂意跟自己回去。

而且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如果自己真的離開,很有可能以後再也見不到對方了。

“算了。”

秦政歎了口氣,隨即擺了擺手:“咱們走。”

聞言,紀永瞬間瞪大雙眼:“王上?”

伍全明嘴角止不住的上揚,隨即躬身行禮:“恭送王上!”

聽著秦政說的那些話,伍淳身子微微一顫,下意識仰頭望了秦政一眼。

片刻後,伍淳微微彎身,雙手前舉交疊,恭敬行禮:“臣恭送……”

“什麼恭送啊?”

秦政一臉無辜表情的看向伍淳:“你不跟寡人一起回去嗎?”

“啊?”

伍淳剛“啊”了一聲,還冇搞清楚情況的時候,秦政隨手打了個響指,下一刻,門外就有兩個身穿黑色勁裝的寧家死士衝了進來。

然後在寧水兒的示意下,兩個寧家死士一左一右直接把伍淳架了起來,抬腿就走。

伍淳當場就被這樣的發展鎮住了。

紀永眨巴眨巴眼,也是一臉不明所以。

等到伍全明回過神的時候,伍淳已經被寧家死士帶到了正堂門外。

看到眼前一幕,伍全明急忙上前阻止:“等等,你們……”

“嗯?”

在伍全明靠近伍淳的前一刻,秦政身子微側,剛好攔住了伍全明的去路。

伍全明臉色一變,麵前擠出半分笑容:“王上。”

“寡人方纔已經說過了吧?”

秦政神色平淡地望向伍全明:“我找伍大學士有些事情要聊。”

“這……”

伍全明眼角微微抽搐。

見狀,秦政突然拔高音量道:“怎麼?你冇聽到寡人說的話?”

“臣不敢!”

伍全明身為中書省主事,雖然官階不高,但歸根結底還是西蜀朝堂大臣,麵對秦政這位西蜀國君,自然不敢造次。

“不敢就好。”

秦政看了眼門外。

一臉茫然搞不清楚情況的伍淳,已經被寧家死士帶出好一段距離,衣襟聽不到門內說的話。

“雖然寡人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但醜話放在前麵,如果你膽敢對伍大學士有所圖謀,彆怪寡人不客氣。”

秦政壓低聲音,麵容冷冽道:“這西蜀朝堂,還是寡人的西蜀朝堂!”

說完,秦政看也不看伍全明一眼,轉身就走。

隨著秦政離開,紀永、寧水兒,包括隨行而來的寧家死士全部轉身離開。

短短片刻間,剛纔還擠得滿滿噹噹的伍家大堂,就隻剩下了伍全明一人。

伍全明愣愣地看著遠去的人群,足足好半晌都冇能回過神。

秦政的話,似乎還迴盪在他的耳邊。

“老爺!老爺您冇事吧?”

隨著耳邊傳來緊張呼喊聲,伍全明這才下意識轉頭。

說話的人是個年近半百的老人,年歲跟伍全明差不多大,身上則穿著伍家下人的衣服。

伍府大管家,伍德。

見伍全明不說話,伍德又緊張兮兮的喊了一聲:“老爺,剛纔那位……”

“當今王上,西蜀國君。”

伍全明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心情平複下來。

此時的他,腦子裡全都是整個計劃。

從接到李大人的命令開始,他以自己兒子的性命,威脅老爺子出宮,之後他又在茶中下毒,試圖直接送老爺子歸西。

但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臨到最後,王上竟然會出現。

為了落魄數年的老學究,秦政竟然不惜親自出宮,還擺出那副直接搶人的戲碼。

這……還是傳聞中的那個不理朝政的西蜀國君嗎?

伍全明咬緊牙關,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纔好。

伍德聽到剛纔一行人的身份後,下意識瞪大雙眼:“那位就是王上嗎?”

“嗯。”

伍全明黑著臉點點頭,良久後才冷聲開口道:“找個機靈點的下人,去李禦李大人府上一趟!”

“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