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姬岢愣愣地看著麵前兩位西蜀朝臣,等到對方躬身行禮,纔算是回過神還禮。

好不容易平定心情,姬岢才繼續問道:“既然不是鐵匠,你要談的是生意是什麼?”

提及正事,秦政也隨之收斂了笑容:“技術!”

“或者準確的說,應該是冶煉工藝!”

聞言,姬岢下意識開口反問:“什麼意思?”

麵對姬岢的詢問,秦政卻隻是自顧自看向白祁:“東西做好了嗎?”

“回王上話,還差最後一步便能開刃了。”

渾身大汗淋漓的白祁恭敬應聲。

秦政若有所思點點頭,直截了當道:“那就先不開刃了,寡人這位大舅哥好像有點等不及了。”

“喏!”

聞言,白祁再度掄起鐵錘,旁邊人高馬大的樊文山也隨之上前幫忙。

在姬岢的注視下,很快,一柄無柄劍條緩緩出現。

敲擊、鍛打……

一切都是他非常熟悉的流程。

也正是因為熟悉,姬岢心中疑惑之意就越發濃鬱,姬家傳世百年,對於鐵匠技藝研究的十分透徹,縱觀諸國,敢說在冶煉工藝上壓過姬家的人,寥寥無幾。

而姓秦的,居然說要拿冶煉工藝和姬家做生意?

這傢夥,難不成是腦子燒糊塗了?

算了,看在妹妹的麵子上,再陪這傢夥消磨一段時間好了,如果不出預料的話,姓秦的應該想在他這個孃家人麵前好好出出風頭,便於替妹妹掙點麵子。

等下稍微給他幾個笑臉,就算是糊弄過去算了。

姬岢正在這麼想著的時候,禦工坊一角突然傳來“刺啦”的聲音。

淬火?

姬岢下意識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火光沖天,正在淬火的鐵器熊熊燃燒,但很快又消失不見。

什麼情況?

淬火的過程中為什麼會燒起來?

淬火失敗了?

姬岢眉頭緊皺,看著白祁和樊文山兩人忙活著給鐵器裝上劍柄。

將近半柱香的時間過後,一把隻有刀柄的光禿禿的劍條送到了秦政三人麵前。

劍身長約三尺出頭,劍柄極長,似乎是雙手持握,劍身狹窄,一側纖薄,似乎是劍刃。

等等!

一側纖薄?

姬岢定睛仔細看去,觀察了兩三遍後,瞳孔微微收縮。

不僅是劍身隻有一側劍刃,劍身略有弧度,而且劍尖位置更是呈三角形。

這是劍嗎?

姬岢下意識想要拿過剛出爐的“劍”仔細觀察,然而手剛伸到半空,白祁直接架起橫劍的姿勢。

見狀,姬岢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目光也隨之轉向秦政。

注意到姬岢的視線,秦政笑著擺擺手:“把刀給他吧,寡人這位大舅哥還真是有點迫不及待了。”

“刀?”

姬岢自動忽略了秦政話裡的“大舅哥”三個字。

不知不覺中,他好像已經有點適應秦政這樣喊他了。

“刀!”

秦政點點頭,給出肯定的答覆。

有了秦政的解釋,姬岢再度將目光轉向手中的劍條。

片刻後,姬岢瞬間恍然大悟。

如果將手中的“劍條”當成刀來看的話,就說的過去了。

長柄,單側刃,弧尖,都附和刀的特征。

隻不過……

這一反常態的狹窄刀身,還有不仔細觀察就發現不了的細微弧度,又極度附和劍的特征。

即便是姬岢,望著麵前這把尚未開刃的鐵器,也有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姬岢抬頭看向秦政:“這就是你說的生意?這把刀是你自己研究出來的?你剛纔不是說要做的生意是冶煉工藝嗎?這把刀又是怎麼回事?”

姬岢一開口,上來就是連珠炮似得一通詢問。

“大舅哥,有什麼問題你倒是一個一個問。”

秦政擺出一副無奈的模樣:“你一下子問這麼說,我先回答那個問題才行?”

旁邊,淩王妃掩嘴輕笑,眉眼彎彎。

姬岢捧著帶柄刀條,老臉一紅。

他以前從來冇見過這種鐵器,這種情況下,難免有點忍不住。

姬岢深呼吸一次,捋順了呼吸後才重新開口發問:“這是什麼武器?”

“橫刀!”

秦政想也不想就給出了答案。

現在被姬岢捧在手中的長刀,正是前世赫赫有名的唐橫刀!

完美融合刀劍的所有特點,以鋒利、耐用、殺傷力巨大而著稱,而雙手持的唐橫刀,號稱一刀下去人馬俱碎。

“橫刀……”

姬岢下意識重複了一遍,雙手握住刀柄輕輕揮動,刀條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

隻一下,姬岢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他並冇有用什麼力氣,但刀身回饋的手感極好,平衡感極佳。

接著,姬岢又抬手在刀身上彈了一下。

聲音清脆悅耳,絲毫不顯晦澀沉悶。

很難想象,這竟然是一把剛剛鍛打出來的刀條。

而且……這還冇完。

姬岢看著手指上沾染的汙漬,端詳片刻後,又在刀身上輕輕抹過。

溫潤……滑膩……

聯想到剛剛看到的畫麵,姬岢眉頭愈發皺緊。

是剛纔的淬火?

按照他在姬家鐵匠鋪看到的情況,通常來說,刀身淬火之後,會顯得極為刺手,隻有經過打磨開刃後,刀身纔會順手許多。

“剛纔淬火的時候,用的不是水?”

“冇錯。”

秦政原本就打算隱瞞。

做生意,最起碼要拿出讓客戶滿意的作品。

而這把唐橫刀,就是他拿出的誠意。

得到答案後,姬岢握著刀條沉思良久。

片刻後,他才悶聲開口:“說說看,你想怎麼做生意?”

來了!

秦政心中一喜,臉上則表現的雲淡風輕:“不著急,纔剛剛開始展示,現在還冇有解釋呢。”

說話間,秦政左右看了一圈,最後又把目光轉向姬岢:“大舅哥,你身上有武器嗎?匕首,短劍,都可以。”

“有。”

雖然不清楚秦政想要做什麼,但姬岢還是點點頭,而後從懷裡掏出一把一尺左右的匕首。

“現在,拿著你的匕首和這把刀對砍一下試試看。”

“你確定?”

聽到秦政的提議,姬岢眉頭微微揚起:“這把匕首可是我生平最得意之作,耗時將近三個月之後,上麵凝聚了我這些年學到的所有冶煉技術。”

“而這把刀纔剛剛錘鍊出來,甚至還冇有開刃。”

姬岢單手握著匕首挽了個刀花:“你就不怕我把你這把刀砍斷?”

“結果如何,還是總得試試才知道。”

秦政笑著反問:“怎麼?大舅哥是害怕自己的得意之作被砍斷?”

聽到這話,姬岢表情立即沉了下來。

“雖說這把刀鍛造的還算不錯,但跟我的匕首比起來,差得可不是一星半點。”

“等會兒砍斷了,可彆讓我賠!”

秦政也不說話,隻是手臂輕輕抬起,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