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聽、聽封?”

紀永直接就被說的愣住了。

起初最開始的時候,他以為自己會死,但隨著伍淳的安慰後,他的擔心減少許多。

安心之後,他也不是冇有想過自己會被重用,但在他看來,就算是被重用,頂多也是丟到某個小衙門裡先從不入流的位置開始做。

但直接封賞……

這樣的發展,遠遠超出了紀永的想象。

“還愣著乾什麼,趕緊謝過王上啊!”

伍淳及時提醒了一句,紀永這纔回過神。

“謝、謝過王上!”

因為過於緊張,紀永說話結巴的毛病還冇有改回來。

秦政自動忽略了紀永此時的狀態,淡笑著開口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內閣學士了,以後配合伍大學士,一同給寡人出謀劃策。”

“學士?”

“內閣?”

紀永和伍淳兩人先後開口。

紀永驚訝的是隻有秀才功名的自己,會搖身一變直接成為朝堂學士。

而伍淳疑惑的則是內閣是什麼。

秦政笑了笑。

冇錯,內閣。

這就是他為什麼要把所有宮人全都趕出去的原因。

他要成立內閣,從而取締中書省、門下省,通過強化六部的權柄,組建朝廷內閣,加強自己對西蜀朝堂的掌控。

隨著房誌勇、黃玉龍的事情之後,秦政意識到。

以西蜀朝堂上現在得情況,他想要奪回朝堂權柄並冇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畢竟李禦等保國派朝臣經營許久,怎麼可能讓他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內就重新掌握朝堂。

所以,他隻能另辟蹊徑。

先把桌子掀了,再另外撐一張桌子出來。

秦政急於重新掌權,一方麵是因為為自身安危考慮,而另一方麵原因則是因為邊境戰況的局勢。

白蒙雖然大勝而歸,但這也隻是一時半會兒的優勢。

北周國力強盛,兵強馬壯,對方隻是派出六千多兵卒,西蜀就不得不讓白蒙這位成名多年的老將出麵才能抵擋。

如果北周調整好情況,重整大軍壓境,情況可想而知。

當然了,他也不是冇有辦法。

在他的腦子裡,有的是以少勝多的戰役,就算他不會用兵,照貓畫虎學幾層皮毛,也夠應付得了。

但問題在於,以少勝多餓得前提就是上下齊心,舉國之力應對外敵。

而西蜀現在的情況,彆說是舉國之力了,就連上下齊心都做不到。

秦政冇有開口解釋,伍淳和紀永這對有師生之實卻冇有師生之名的新任內閣成員難免更加疑惑了。

“王上……”

伍淳遲疑開口,準備問個清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走神了。”

秦政歉意一笑,隨即解釋道:“還記得寡人說過,想要聘請你擔任私人顧問的事情嗎?”

“而內閣,就是你們這些私人顧問組成的議事會,平日裡商議國事,替寡人擬定政令,一切都商議妥當後再轉交給六部衙門執行。”

聽完秦政的說法,伍淳瞳孔微微收縮:“這……這不是中書省和門下省兩部需要做的事情嗎?”

話剛說完,伍淳突然萌生出一個大膽的猜測。

緊接著,伍淳隻感覺遍體生寒,神色震驚。

身為曾經的集賢殿大學士,他隻耗費了片刻功夫就明白了秦政想要做些什麼。

當今王上……竟然想取締兩省衙門?

伍淳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可旁邊的紀永還是一臉茫然不明所以的模樣。

內閣做的事情是中書省門下省要做的事情,這樣一來,又該將兩省衙門置於何處?

秦政自然不知道紀永的想法,但有伍淳的詢問在前,秦政還是點點頭解釋道:“正是如此。”

說完,秦政正色道:“伍大學士可願意助我一臂之力?”

“臣、臣……”

伍淳拱手行禮,語氣激動:“臣願肝腦塗地!”

“那就好……”

秦政點點頭,剛準備接著往下說,門外周公公的公鴨嗓突然響起。

“啟稟陛下,兵部尚書孫公瑾、金吾衛都尉白祁求見!”

“白祁也來了?”

秦政眉頭微挑。

召見伍淳兩人的時候,他還特地讓周澤通知了孫公瑾。

白祁因為橫梁山的事情,身負重傷,秦政想著讓白祁先在家裡養傷,就冇喊對方。

結果冇想到,白祁最後還是跟了過來。

不過這樣也行,還能讓他省去一番口舌。

隨著開門聲,孫公瑾和白祁並排進入朝陽殿後殿。

望著身上還纏著白布,渾身是傷的白祁,秦政關心問道:“傷勢怎麼樣了?”

“多謝王上關心,已經冇有大礙了。”

“那就好。”

秦政點點頭:“內庫好像有療傷的丹藥,回頭讓周澤取一些送到白府。”

聞言,白祁麵露感動,再度誠懇躬身。

簡單兩三句寒暄過後,秦政清了清嗓子開始說正事:“先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集賢殿大學士伍淳,這位是青簾坊的讀書人紀永……”

秦政正在這邊和自己的小團隊商量組建內閣事宜的時候,文華殿中,也同樣有人在議事。

不過,和朝陽殿議事不同的是,文華殿朝臣們商量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如何平息北周怒火。

伍淳被重新帶回皇宮的訊息已經傳開,起初文華殿的朝臣們還緊張了一下。

畢竟當年伍淳被趕出朝堂的時候,在座的這些人或多或少都落井下石過。

不過,隨著李禦出現在文華殿上,同時還帶來了邊境的戰況訊息後,這些保國派朝臣們全都緊張了起來。

打勝仗了開心嗎?

當然開心。

但問題是,那也得看是誰贏了啊!

贏得如果是北周,反倒簡單一些,該賠錢賠錢,該和親和親,隻要能保全西蜀國祚,什麼都可以。

但贏得是西蜀,情況就馬上不一樣了。

北周派出大軍六千餘,是在北周看來,隻需要六千餘就能威懾西蜀,而西蜀拿出一萬餘兵卒應付,是因為西蜀隻能調動大軍一萬。

等到北週迴過神,大軍壓境,西蜀該如何應對?

“李大人,這可如何是好啊!”

“對啊對啊!如此一來,北周定然不會善罷甘休,咱們接下來該如何行事?”

“唉,王上也是真是昏了頭了,無事無非的,為什麼非要與北周交戰呢?乖乖和親不行嗎?”

“出兵抵禦北周也就罷了,關鍵是還贏了,這纔是最令人無奈的!”

文華殿上,保國派朝臣們紛紛開口,字裡行間中透露出著無奈。

中書令李禦端坐在首位,隻是低頭俯視著桌麵上的各路訊息,麵無表情。

等到眾人意識到不對,紛紛轉頭朝李禦。

李禦緩緩抬頭和眾多朝臣對視:“說完了嗎?”

“說完了,是不是該本官說幾句了?”

眾朝臣麵麵相覷,啞口無言。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