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裡就是鴿房嗎?”

秦政低頭環顧四周,語氣中透著濃濃疑惑。

朝陽殿早朝結束後,他並冇有急著回安豐殿,而是喊上寧水兒,先來了寧家。

寧家說是一個“家”,但實際上倒更像是一處衙門駐地,不過防守嚴密程度比起六部衙門,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雖然一路走來看起來風平浪靜,但在寧水兒的介紹下,他才知道,這地方,明裡暗裡的崗哨幾近堪稱恐怖的程度。

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連西蜀皇宮都冇有這種程度的防範力量。

如果不是有寧水兒帶領,以他自己的能力,怕是再給他三十條命都不一定能活著走到這間鴿房。

也正是這一路走來,秦政才終於明白寧家這個西蜀皇室的護道者有多強悍。

最重要的是,這還是經曆了七年前那場變故後的寧家,如果是七年前的寧家,該是何等的恐怖?

秦政好不容易纔讓心情平靜下來,然後繼續打量眼前的房間。

旁邊,寧水兒凝眉解釋道:“鴿房通常是指圈養信鴿的地方,當年的寧家鴿房也的確是用來回收發放信鴿,從而蒐集情報的地方、”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鴿房積攢的情報資訊越來越多,寧家某位家主便將鴿房打造成一個特殊的地方,用來囤積資訊情報的地方。”

“這裡積攢了寧家多年來蒐集的所有情報資訊,不過鴿房的名字並冇有更換,一直保留到了現在。”

秦政聽著寧水兒的解釋,一邊聽一邊點頭。

他對鴿房的瞭解,僅限於原身留下的記憶,原身又是個冇腦子的主,對鴿房的瞭解還停留在紙麵上。

秦政此時站著的位置,正好是鴿房的入口處。

站在青石台階上低頭望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排排鑲嵌在牆壁上的木質書架,高數丈,寬數丈,整體就像是一個倒置的鐵塔,中間有螺旋向下的石質樓梯。

簡而言之,這裡就是一個地下室,一個存放著無數訊息的超大號地下室。

大概是為了避免失火,鴿房裡並冇有任何明火,書架橫隔和牆壁上,隨處可見散發著光亮的螢石。

螢石在現代並不值錢,但古代還冇有出現人工合成螢石的辦法,所以還是極為彌足珍貴的。

但現在,類似的螢石將整個鴿房照得恍如白晝,讓人很難想象這是在地下。

見秦政隻是打量著鴿房的佈局出神,站在旁邊的寧水兒疑惑開口:“來鴿房,是想找什麼東西嗎?”

“當然了。”

秦政收回注意力,笑道:“現在朝堂上百廢待興,總得找幾個能幫得上忙的人,不過我現在也不直到那些人都在什麼地方。”

“所以先來這邊轉轉,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些人的下落。”

聞言,寧水兒似懂非懂點點頭:“要找誰,我幫你找。”

“十年前,因監察不利,導致我失足落入湖裡的太子少傅秦仲秋。”

“五年前,上諫辱罵我的禦史大夫元文彥。”

“對了,還有一門三碩儒的集賢殿學士伍淳。”

麵對詢問,秦政直接把早就想好的名單說了出來。

這些人都有同一個特點,文臣,且之前因為某些事情被趕出朝堂,現在卻下落不明。

現在他還冇有徹底掌握朝堂局勢,而且手裡能用的人,無論是孫公瑾還是白祁,都偏武將一點。

想要改善這個情況,就勢必要尋找一些合適的文臣胚子。

偏偏原身向來對那些掉書袋的文臣不感冒,隻要有人敢上諫說他不滿,反手就把人給趕走了。

也就導致了,就算他現在想要找人,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

所以他隻能寄希望於寧家鴿房了。

聽到秦政要找到的人,寧水兒柳眉微微上揚,眼神中多出幾分驚訝。

如果不是有秦政前麵做的那些事情做鋪墊,聽到這些話後,她隻會以為秦政想要殺人滅口。

“明白了,我這就幫你找找看。”

說著,寧水兒將手指放在唇邊,驟然間,呼哨聲瞬間響起。

鴿房陰暗處,立即有黑衣人浮現。

看到這一幕,秦政頓時睜大雙眼。

他在入口處站了好半天都冇有發現,鴿房暗地裡竟然藏了這麼多人。

秦政正愣神的時候,寧水兒已經冷聲下令開口:“戊辰年,東宮文臣秦仲秋,癸酉年,禦史台元文彥,以及西蜀都城伍家伍淳。”

隨著寧水兒下令,潛伏在暗中的黑衣人迅速忙碌起來。

在寧家等了將近兩炷香的時間後,纔有情報送到了秦政麵前。

秦政翻看了幾眼情報裡的內容,眉頭隨之皺了起來。

秦仲秋和伍淳的訊息以及下落都寫的明明白白的,反倒是曾經那位禦史大夫元文彥,卻隻有寥寥幾句記載。

看著最後那句話,秦政思索良久後,將情報遞給寧水兒:“水兒,這是怎麼回事?”

寧水兒順手接過情報,很快就注意到了最後那句記錄。

三年前,元文彥失蹤,經排查,疑似與二十六年前常樂坊滅門案有關,慘遭滅口。

寧水兒凝眉良久,片刻後才接著說道:“按照字麵意思來看,可能是牽連到了其他的事情中。”

一邊說,寧水兒抬頭看向秦政:“我記得鴿房裡有常樂坊滅門案的卷宗,需要拿過來一併看看嗎?”

“可以。”

秦政點點頭,這件事情畢竟涉及到他想要找的人。

在他的記憶中,元文彥是朝堂中僅有的幾個敢直言進諫的忠臣。

這樣的文臣,總不能落個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結局。

得到秦政的肯定,寧水兒立即著手安排了下去,秦政一邊翻閱著剩下的兩份情報,一邊喝茶。

不過,秦政這邊還冇等到卷宗,周公公就先一步衝了過來。

“王上!”

“王上大事不好了!”

“後宮出事了!”

秦政來寧家的時候,把身邊的侍衛隨從全都留到宮中了,畢竟寧家本身就挨著皇宮,他身邊又有寧水兒作陪,安全根本不用擔心。

聽到周公公的話,秦政騰地站了起來。

“王上!!”

可能是因為太過著急的原因,周公公剛衝進門,腳下一個不穩,直接“噗通”撲到地上。

秦政顧不得君臣禮儀,上前扶起周公公:“發生了什麼!”

麵對秦政的冷聲質問,周公公連血都顧不上擦,急忙道:“是端妃和淩王妃娘娘!”

“今天景仁宮清掃完畢,端妃娘娘和淩王妃娘娘過去檢視景仁宮。”

“可、可兩位娘娘剛進景仁宮冇多久,便昏倒了!”

聽到這裡,秦政猛然瞪大雙眼。

周公公嚥了口唾沫,補充解釋道:“按照禦醫的說法,兩位娘娘是……是……中毒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