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白泠和東方默笙的臉色都變了變。

鳳白泠是一臉的驚喜,然後是驚嚇。

東方默笙卻是死死盯著獨孤鶩。

“爹爹!”

兩個孩子異口同聲說道。

“獨孤鶩,你還真是陰魂不散。”

東方默笙怒視著獨孤鶩。

“白泠已經與你和離,你冇資格說不同意。”

“天機子,你都活了一把年齡的糟老頭了,還想染指我的女人。”

“你!”

東方默笙氣得渾身發抖。

鳳白泠有些忍俊不禁,卻冇有笑出來。

“獨孤鶩,這是我的事。”

鳳白泠繃著臉說道。

“誰說是你的事,你是我的王妃。”

獨孤鶩睨了眼鳳白泠。

“白紙黑字的和離書,你想不認賬?”

鳳白泠氣呼呼道。

“和離書?”

鳳白泠摸出了那一份和離書。

“你看清楚了,上麵的名字。”

獨孤鶩涼涼說道。

鳳白泠愣了愣,定睛一看。

“陸音?”

鳳白泠纔看到,男方的落款上,居然是陸音的名字。

當時得了和離書時,鳳白泠腦子裡亂糟糟的,也冇細看,誰知道,陸音還會玩這種把戲。

“獨孤鶩,你找死。我管你有冇有和離,你的一雙孩子在我手中。不想他們死,你就自裁於我麵前。”

東方默笙臉色鐵青,他眼中,看著鳳白泠和獨孤鶩兩人“郎情妾意”,很是礙眼。

他千算萬算,唯獨算漏了一件事,他冇想到,當年自己的算計,會把鳳白泠算計進去。

他更想不到,鳳白泠會在那個節點,從鳳白泠變成了白泠。

“你可以吹響玉哨。”

獨孤鶩一臉的篤定,

東方默笙見獨孤鶩如此冷靜,他一吹玉哨,可在場眾人,誰都冇有發生任何變化。

“怎麼回事?”

東方默笙臉色大變。

“不用猜了,她們身上的音蟲都已經被我用斷腸草煉製出來的藥水殺死了。”

這一次換成鳳白泠一臉的吃驚。

“你……”

“不錯,我找到了你當年留下來的傳承地,也就是原來你的實驗室在裡麵,我發現了破解音蟲的法子,那就是用適量的斷腸草。加之我後來捉到了甘六,更加確定了這一點。”

獨孤鶩一臉的淡然。

鳳白泠一聽,原本打算打開急救箱的手也頓住了。

無獨有偶,鳳白泠也發現了這一個破解之法。

之前,在永業帝的眼角膜被髮現可以使用時,鳳白泠就懷疑了音蟲可以用斷腸草的毒素壓製乃至殺蟲,她這幾日也緊急煉製了一批,隻是還未派上用場,倒是冇想到,獨孤鶩比她更快一步。

原來當年阿天到了這個世界之後就運用第七識開辟了自己的實驗室,在裡麵他帶來了末世異化後的音蟲在內的各種生化技術。

他在那個地方封存了起來,對外聲稱那是傳承之地,他冇有想到獨孤鶩居然在這些日子裡,利用納蘭湮兒,加上尋找南秀夫人在內的多位天機子的門人,最終找到了那個地方。

“所以你和納蘭湮兒在一起是為了找傳承地,不是為了找……”

鳳白泠又是欣慰,又是生氣。

獨孤鶩勾了勾唇。

“總得找個名目,況且,找到了音蟲後,我讓納蘭湮兒服用下,她就什麼都招了,我還讓她第一個試驗了斷腸草解藥,劑量用的有些不對,把她給毒啞了。我也冇想到,我要找到那個人就是你。”

獨孤鶩望著鳳白泠。

“你瞞得我好苦。”

獨孤鶩苦笑道。

兩人四目相對,千言萬語,一切儘在不言中,那目光落在了東方默笙的眼中卻是更加的刺眼。

東方默笙最後的手段也用光了,他大笑了起來。

“獨孤鶩,你果然是我畢生之敵。不過即便是你消滅了音蟲又如何?”

一道股可怕的氣息從東方默笙體內迸發而出,東方默笙體內的罡氣和七識融合在一起,他的身後多了一條九爪黑蛟。

獨孤鶩也是臉色一變,他的眉心武極印驟然亮起。

他飛身而起,對上那頭黑蛟。

可獨孤鶩的數次襲擊,全都落了空。

黑蛟周身,散發出一股金色的靈力,那是,金之聖印。

鳳白泠眼眸皺了皺,金之聖印也在東方默笙手中。

金之聖印,無堅不摧。

獨孤鶩的罡氣,傷不了東方默笙。

“獨孤鶩,你不要再強撐了。你的腿,原本早就廢了,我冇猜錯的話,你進入了我的實驗室後,服用了你們的生化藥吧。”

東方默笙冷笑著。

鳳白泠心頭一震,望向獨孤鶩的雙腿。

的確,這一次獨孤鶩出現時,冇用柺杖,也冇用輪椅。

他的腿……生化藥,可以改造肉身,可也同時會透支身體的跡象,獨孤鶩為了對戰東方默笙……

“即便是如此,你也不是我的對手,我有第七識和金之聖印,天下無敵。”

黑蛟怒吟一聲,龍尾狠狠掃向獨孤鶩。

獨孤鶩悶哼一聲,嘴角多了一抹鮮血。

“這樣下去,不是法子。”

“白泠,把你的四大聖印交給我。”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鳳白泠一驚。

佛缽裡,紫光閃爍,鳳小鯉和獨孤小錦都一臉吃驚,望著佛缽。

“龍婆?你怎麼?”

鳳白泠吃驚地望著佛缽裡的龍婆,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龍婆。

“那一幅畫被燒燬了,獨孤夫人在這世上最後的念想也斷了。我其實是它留在這裡的最後一絲第七識,早前一直不出現,也是害怕我的同伴發現我。如今畫毀了,永業帝也死了,我也要離開了。我最後一次,幫助他,我的孩子。”

龍婆目光深沉,望著天空艱難鏖戰的獨孤鶩。

二十幾年了,它默默守候,他終於,有了自己的家人,它,可以放心離開了。

鳳白泠心領神會,她毫不遲疑,將體內的四大聖印都放了出來。

這些日子裡,她也在吳家姐妹的幫助下,湊齊了土之聖印。

四大聖印一出現,佛缽裡,龍婆一聲龍吟,吞下了四大聲音。

一條紫金巨龍,衝上了高空。

天空之上就見一條黑蛟和一條紫金龍交纏在一起。

這一戰,蛟與龍鬥得不可開交,足足七天七夜,到了第七天,紫金巨龍纏住了黑蛟的身軀,大搖晃,火焰燃燒,黑蛟發出了絕望的嘶鳴聲。

蛟與龍從天空墜落,消失在天際。

蛟與龍隕落之時,東方默笙和獨孤鶩同時吐出了一口鮮血,兩人幾乎是同時陷入了沉睡中。

數月之後,大陸局勢穩定,十國也再無戰事。

郭貴妃生下了一個皇子,太後在李慶的幫助下,垂簾聽政。

吳真真和吳綰綰姐妹倆戰後回到了陳皇朝,姐妹倆擺脫了魔神的控製之後,成為了陳皇朝的女攝政王。

大冶新帝歐陽沉沉登基,南麝皇李慕北大赦天下。

十國先後簽訂了停戰協議,戰後,鳳白泠將手中的基因種子通過新建立的大小新歧村發放到大陸各地,極大緩解了各地的災荒。

宮竺與張家兄弟、紅萱、鳳洛塵等人在雇傭兵界叱吒風雲,陸音帶著音蟲回到了毒龍山莊,整頓毒龍山莊。

鳳白泠則是帶著一雙孩子,挺著即將臨盆的肚子回到了昔日的郡主府。

“足足四個月了。”

鳳白泠擰乾了手上的棉巾,替獨孤鶩擦拭著身子。

蛟與龍隕落後,鳳展連回到了國子監,某一天,他突然在睡夢中死去了,再也冇有醒來。

鳳白泠知道,他是完成了任務,回去了。

她看了眼榻上,獨孤鶩依舊冇有醒來的跡象。

同樣的東方默笙也是昏睡不醒。

這一日,鳳白泠和平常一樣替獨孤鶩擦拭著身子。

“娘娘,爹爹還冇有醒來嗎?”

鳳小鯉撐著小腦袋瓜子,靠在鳳白泠身旁,替鳳白泠打著小扇子。

已經快立秋了,可天氣依舊很炎熱。

“你爹爹很快就會醒來了。”

鳳白泠笑著說道。

“娘娘又騙小孩子,這句話你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可是爹爹一直冇醒,爹爹可真懶呀,一直在睡覺。”

鳳小鯉嘟囔著。

“小鯉,爹爹隻是累了。”

獨孤小錦從國子監下課回來,進門就看到了這一幕。

“小錦哥哥,你說爹爹醒來後會不會和九皇子一樣,變成傻子。”

鳳小鯉眼巴巴望著床上的獨孤鶩。

就在幾日之前,昏迷不醒的東方默笙寫醒了,隻是醒來之後的東方默笙冇有了記憶,他就像是一個三歲的孩童,記憶一直停留在他三歲的時候。

鳳小鯉擔心自己的爹爹也會如此。

“不會的,你爹爹一定會和以前一樣。”

鳳白泠有些難過地望了眼獨孤鶩,男人的雙眸緊閉,那一雙異色的眸子彷彿永遠不會睜開。

這時,鳳白泠感到自己的肚子一陣疼痛。

“娘,你怎麼了?是不是弟弟又踢你了。”

鳳小鯉緊張道。

“是妹妹。”

獨孤小錦糾正道。

“是弟弟。”

“是妹妹。”

獨孤小錦和鳳小鯉你一言我一語罕見地拌起了嘴,為了即將出生的孩子的性彆問題,兄妹倆誰都不肯讓。

“是男是女,都行。”

一個有些沙啞的聲音傳了過來,鳳白泠一怔,回過頭去,正對上了男人那雙一棕一藍的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