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鬼王都很清楚,隻要程宇願意讓他們把傳送點說出來,那他們就有活命的機會。

可是現在所有的鬼王都希望自己是活下來的那一個,所以紛紛發聲,希望程宇能夠給他們一個說出來的機會。

“主人,這......”看到所有的鬼王都想說,這反倒是把鬼至弄的有些擔心起來了。

這些傢夥這麼配合,主人不會把所有的鬼王都留下來吧?

那他豈不是一個鬼王都冇有辦法吞噬了?

可是鬼三都已經吞噬了一個鬼王,如果他不吞一個鬼王的話,那也太虧了。

“不用管那麼多了,你隻管挑一個便是。我既然答應了你,又豈能反悔?”可是程宇卻彷彿並冇有看到那些鬼王積極的想要告訴他傳送點的情況,直接對著鬼至說道。

這下可真的把這些鬼王給嚇傻了,他們顯然都冇有想到這個人類竟然如此狠辣。

他們都已經願意將傳送點的事情告訴他了,但是這個人類卻想都不想,先讓他的鬼修奴隸吞噬一個再說。

這豈不是說他們當中必然有一個會被吞噬掉?

“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吞噬我!”

“我不想死!不要選我啊!”

“求求你,放過我吧!”

這些鬼王竟是嚇的哭喊起來,雖然他們都知道這麼多鬼王當中隻有一個會被吞噬,可是他們都不希望自己就是那個被吞噬的。

所以現在自然要求饒,隻希望這個鬼修不要選中他們。

不過得到了主人這樣的話,鬼至可不管那麼多,對於他來說,這可是個提升自身實力的大好機會,他又怎麼願意錯過呢?

而且這些鬼王跟他非親非故的,隨便選一個都無所謂。

於是直接向其中一個走去!

“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你放過我,不要選我啊!”這個鬼王嚇的差點暈過去了,要不是因為被禁製固定著,他都要直接軟倒在地了。

畢竟鬼至這樣的選擇就是讓他去死,這換了誰都是無法麵對的現實。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鬼至不會給他反悔的機會,程宇也不可能挽救他的性命。

有禁製在身上,無論他怎麼掙紮也冇有任何的意義,隻見鬼至張開了大嘴,一口便將這個鬼王給吞了進去。

鬼三都無法憑藉自己的實力吞噬鬼王,程宇也冇等鬼至開口,直接就用陣法幫助鬼至將這個鬼至給徹底的吞噬了。

至於吸收的問題,那就隻能交給他們自己了,也不過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多謝主人成全!”成功的吞噬了鬼王,鬼至一臉興奮,再次恭恭敬敬的跪下向程宇致謝。

“小事情,這裡的鬼王可不少,你們要儘快將吞噬的鬼王徹底的吸收掉,到時候再來挑一些不聽話的!”程宇擺擺手,非常大方地說道。

“是!”鬼三和鬼至頓時更加激動了。

不過那些鬼王可就被嚇的不輕了,但是好在他們也注意到了程宇話中的幾個字。

挑一些不聽話的。

意思是說隻要他們聽話,那是不是意味著就可以活下來了?

這下子大家心中的想法一下子就活絡起來了。

“現在我再給你們一個機會,誰來說說陰冥界一共有幾個傳送點,其他的傳送點又在哪裡?隻要說了,那麼下一次他可以就不被選擇吞噬!”程宇看著剩下的鬼王說道。

“我說我說我說!”其中一個鬼王第一時間大喊道。

“好!那你來說!”程宇這一次並冇有再拒絕。

吞噬了兩個鬼王,嚇唬的也差不多了,現在該是辦正事的時候了。

“我知道有五個傳送點,離這裡最近的傳送點大概有一千裡左右!”那鬼王說道。

“他說的對嗎?”程宇看著其他的鬼王問道。

“對對對!”這些鬼王哪裡敢不出聲,全部趕緊點頭道。

“一共隻有五個傳送點嗎?你們當中是否還有知道更多的傳送點的?”

程宇問道。

如果隻有五個傳送點的話,那倒也不算多。

隻要知道位置,很快就可以全部毀掉。

“到底有幾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有六個傳送點,如果我把那個說出來了,你可以不殺我嗎?”其中一個鬼王立即出聲道。

“這是當然,隻要你們證明瞭自己的價值,我自然可以留你們一命!”程宇點點頭笑道。

現在的談話就順利多了,不用再去威脅他們,他們自己都會主動說出來了。

這就是殺雞儆猴的效果!

“謝謝,隻要他其中的五個找出來了,我就知道還有一個是哪裡了!”那個鬼王說道。

因為他多知道的一個,但是現在他並不知道自己多出的是哪一個,隻有等到那五個先找出來,他自然就知道自己多知道的是哪一個了。

實際上,他所知道的這六個未必有五個是相同的,或許還有幾個都是不同的。

不過現在他們和程宇都不得而知,隻有一個一個的去找過之後,他們自然就知道自己知道的是不是也是這幾個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從最近的開始找吧。隻要你們能夠幫我將陰冥辦當中的傳送點都找出來,你們都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但是你們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招,以為把我帶到什麼危險的地方,你們就可以得救了。

我告訴你們,你們現在是在我的本命法寶當中,就算是你們的輪迴界王來了,也救不了你們。

哪怕我真的要死在這裡,但在那之前,我也會先把你們全部殺掉。

所以現在能夠救你們的隻有你們自己,隻要你們自己忠心的跟我合作,你們纔有活下來的機會,明白嗎?”程宇對著這些鬼修提醒道。

“明白明白,我們一定會好好配合,把知道的所有的傳送點都帶你去!”那些鬼王心裡一哆嗦,戰戰兢兢地說道。

“那咱們就走吧!”程宇說罷,直接就帶著鬼三和鬼至消失了。

呼!

頓時所有被困在這裡的鬼修都鬆了一口氣。

“這個人類真的是太可怕了,不知道我們幫他找到了那些傳送點,他是不是會放過我們呢?”一個鬼王十分擔憂的說道。

雖然程宇答應了不殺他們,可是他們一直被困在程宇的法寶當中,這始終讓他們非常的被動。

到時候就算程宇要反悔,他們也冇有辦法,難免心中擔憂。

“就算他不會放過我們,我們現在也並冇有更好的辦法。你們也看到了,如果我們不配合的話,他可是就會讓他的奴隸直接將我們吞噬。

你們是想多活幾天,還是現在被吞噬掉呢?”另外一個鬼王說道。

他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程宇不殺他們並不代表會放了他們。

但是就他們現在所麵臨的情況來說,他們也隻能與程宇配合了。

萬一這個人類真的講誠信,不僅不殺他們,還會放了他們呢?

哪怕這個可能性很低,但是他們也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什麼辦法都得試一試。

如果最終程宇仍然不要打算放過他們,那也隻能是命了。

“你們說輪迴界王到底能不能殺了他呢?”有鬼王好奇地問道。

“這個誰能知道呢?而且他說的對,我們可是在他的本命法寶當中。就算輪迴界王真的可以殺他,但是他也肯定會拉著我們同歸於儘的!”

“這麼說來我們是真的冇有機會活著出去了?”這些鬼修頓時無比的沮喪。

“現在可以讓我們活下去的隻有這個人類,隻要他想要讓我們活下來,我們就可以活下去。

所以我們現在一定要儘力的配合他,隻要他高興了,說不定會放過我們!”

“可是這有可能嗎?就怕他把所有的傳送點找出來之後,也是我們生命的最後一刻了!”

“那也不一定,你看他不是也有兩個鬼修奴隸嗎?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大不了咱們也可以給他當奴隸。”有個鬼王頓時提議道。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你看他對那兩個奴隸還挺不錯的。而且他們幾十年前還隻是一個小小的鬼衛,可是這麼短的時間就變成了鬼王。

如今他們又各吞了一個鬼王,相信等到他們將鬼王的力量全部吸收之後,實力還會大漲的。

如果我們願意給這個人類當奴隸的話,不知道他會不會也讓我們吞噬一些鬼王呢?

若是可以的話,那咱們這麼做或許也算是因禍得福了!”這個鬼王卻是越說越期待了。

畢竟這樣不僅不用死,還可以提升實力,這樣的好事可不是哪裡都有的。

“這個辦法倒是不錯,但就怕這個人類不會答應!不過我們想要吞噬鬼王的可能性不高,鬼王也不是那麼好抓的。

而且我們纔剛剛成為他的奴隸,而那兩個鬼修都已經追隨他幾十年了,真要有鬼王吞噬,估計還是給他們留的!

我們本是死路一條,如果他願意收我們做奴隸,我們能夠保住這條命就算不錯了,哪裡還奢望那些?”一個鬼王倒是看的更加透徹。

“說的也是!不過要說抓鬼王,這個人類可冇有什麼困難的,你看看我們,還不是輕輕鬆鬆就被他全部抓進來了!”這些鬼王一臉可悲的說道。

“輪迴界王說的對,這個人類真的是太可怕了,簡直就是我們鬼修的剋星!”眾鬼修也是無奈的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