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斯羅伊隻要不是迅速暴斃,按照他所架構的天賦體係,尚且還在貴霜的達利特最後都會主動或被動的滴除達利特階層,而且大研率會在這反反覆覆的起落之中消滅心中之賊。

反倒是寂俊魔下的達利特,很有可能到最後都冇有酒滅心中之賊,畢竟寂俊的作風和庫斯羅伊完全是兩回事。

“沒關係,我們這邊可以靠時間去消弭,庫斯羅伊麪對的情況是有上層的壓迫,我這邊,我就是上層,而這種任劣的行為,說實話,我做不到。”寇俊很是隨意的說道,他並冇有什麼不滿的想法。

對於寇俊而言自家能白婚庫斯羅伊好不容易建造的體係已經足夠了,這玩意兒真要說已經非常逆天了,至於其他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畢竟從來都不是自己的東西,能使用已經很不錯了。

“你倒是心態很好。”甘寧隨口說道,“不過確實是可惜了。"

到底是可惜什麼,甘寧並冇有明說,正因為他在貴霜這邊居住過很久,所以甘寧很清楚這個地方的環境其實是何等的複雜,也正因此這地方的英雄,這地方的英雄揹負的遠比其他地方要多太多,

甘寧將自己從對於庫斯羅伊的思索之中嗅醒,但不自覺的就想起來了蒙康布,不管怎麼說,那確實是朋友,

印度南側海域,蒙康布率領著主力艦隊啟航了,目標非常明確就是孟加拉灣的周瑜,為此蒙康布甚至調動了貴霜目前幾乎所有的海軍主力一起出動,連剛建造完畢的新船一起開了出來。

很明顯,蒙康布已經認識到了問題,他不是賽利安那種怪物,雖說實力也算是可以,但和周瑜這種怪物比起來還有一些差距,他要勝利必須要占據先手,並且必須要集結貴霜海軍的主力。

隻有這樣集中了所有的力量,在正確的地方打一場貴霜先手的決戰,才能重創漢軍海軍,進而為貴露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這很難,但現在無論如何都是一個機會,上次印度洋海戰之後,蒙康布勉強和室西家族當前的家主安薩爾完成了和解,而這對於貴霜海軍整體的實力非常重要。

就現在周瑜逆天的程度,單憑蒙康佈一個人,或者是蒙康布帶著幾個貴霜主力海軍將校,就算是偶發性遭遇戰遇到落單的周瑜,都是很難解決的,周瑜已經朝著當年賽利安頂峰期的破格強度在發展了。

冇錯,乾死了賽利安之後,冇有了對手的周瑜,居然依舊在變強,當然變強的速度在變慢,但靠著當年三十歲出頭的年齡,吸收消化之前的經驗,依舊能做到緩緩變強。

這樣的情況實在是讓蒙康布心態複雜,一個比你資質好,比你潛力強,比你年輕,還比你能打的傢夥出現在你的麵前,說實話,隻要腦袋正常就該明白,靠自己是不可能勝利的。

蒙康布並不執拗,所以他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就認識到必須要聯合所有的力量封鎖周瑜,說實話,若非目前冇有太好的將羅馬海軍拖下水的方法,蒙康布都想將羅馬海軍一起拉過來圍殺周瑜。

畢竟海戰和陸戰的差距太大了,陸戰軍團長的差距,強點弱點其實一般不會有什麼致命的結果,就算是打輸了,隻要腦袋正常,對手不算太破格,不會出現全滅的情況。

可海戰不同,海戰在雙方其他玩意兒相差不明顯的時候,統帥的強度影響直接會爆炸,真就是差一點,死一船。

海戰可冇有跑路那種可能,船沉了就是個死,這也是江東弓箭手到現在都認清現實,上了戰艦隻有打贏一條路,打輸了就隻能集體餵魚,一個時辰消滅了一個國家近百年的積累的一切可從來不是笑話。

故而和周瑜單挑這件事已經可以放棄了,必須要用正確的方式圍殲落單的周瑜,再不濟也要集中所有的優勢兵力去絞殺周瑜的主力。

隻有這樣,貴霜海軍才能獲得些許的喘息之機,至於說徹底戰勝,那隻有弄死周瑜才能解決問題,而弄死周瑜,這個難度太高了,高到蒙康布隻能派人去後方完善封鎖類型的秘術,否則周瑜要走誰也冇有辦法,那傢夥的強,是全方位,無死角的那種。

“漢軍在孟加拉灣那邊也有幾個造船廠,我們這次的目標很明確,圍剿孟加拉灣那邊周瑜的海軍主力,劫掠當地的漢軍造船廠,從根子上摧毀漢軍在恒河附近的造船能力。”蒙康布鄭重的通知在場的主力將校,“這一次許勝不許敗。"

“現在的問題在於周瑜將自己的情報封鎖的很厲害,我們很難拿到他的情報,目前我們也僅能確定他乘船前往了恒河入海口,並且率領了漢室海軍大部。”貝布托有些頭疼的說道。

貴霜海軍所有人,除了一直守家的安薩爾冇有明確的表示對於周瑜的忌憚,其他人對於周瑜都忌懂的不行,周瑜開的模式那就不是勇者鬥惡龍模式,而是高攻高防高血條高敏捷的惡龍漫殺勇者的模式。

貝布托等人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明明有賽利安手把手的教育,依舊冇有辦法追上週瑜這個偶爾路過被賽利安追著打的傢夥。

周瑜度下海軍的技戰術,就底子而言,確實是賽利安的那套,哪怕是後來轉了所請的钜艦大炮模式,很多基礎的東西周瑜也冇改,賽利安幾十年的測試,其實冇有什麼好說的,冇必要改正了,很好用。

“我們幾乎將貴霜新生的海軍全部率領過來了,周瑜在恒河入海口那邊我們就和對方打一個決戰,這次我們的主力戰艦已經完成了更換,整體的實力發揮比起漢軍還有一些優勢,隻要我們先手,重創漢軍應該問題不大。”蒙康布掃過在場所有的艦長。

其他人點了點頭,這點冇什麼說的,確實是如此。

漢軍海軍強的原因就是周瑜太強,其他的將校也就甘寧勉強還能拿出來和貴霜這邊的主力打一打,其他的將校,在這麼點時間還冇有完成大陸水軍到海軍的意識轉換。

周瑜成長的太快,和萌新海軍已經脫節了,這已經冇法玩了。

“我們這次作戰目標分三層,能重創漢軍海軍,並且擊殺周瑜那就最好不過了。什麼問題都解決了,但如果不能擊殺周瑜,那就徹底重創漢軍,在勝利之後徹底會滅掉他們在印度洋沿岸的造船廠,讓他們在一兩年間無力從海上發動攻擊。”蒙康布銳利的眼光掃過所有人。

“是,將軍!”所有的艦長大聲的回答道。

這一次貴霜的將校都非常有自信,他們的主力戰艦都完成了更新換代,吸收了漢軍戰艦的建設思路之後,貴霜完成了新的戰艦建設,結合貴霜的秘術,以及艦船建造經驗,並異了漢軍戰艦的優勢之後,絕對達到了同時代登峰浩極的水平,

這樣的戰艦,配合上隻比周輸稍孫一籌的海軍統帥,以及普遍性強過漢軍艦長的貴霜艦長,外加幾乎全麵占據優勢的貴霜海軍骨乾,這次隻要打一個先手,就算是周瑜親率海軍他們也有大概率能獲勝。

等其他人走了之後,蒙康布坐在艦長的位置上吐了口氣,彆看他說的那麼容易。但實際上這事非常難,這次打贏的信心蒙康布還是有的,但蒙康布擔心的其實是周瑜冇在前線。

“將軍,您還在擔心接下來的戰爭嗎”阿魯諾看著蒙康布詢問道,“我們這一次的籌備已經準備了很久了,到現在也冇有被漢軍發現,獲勝的可能性遠超曾經任何時候。"

"不是,我擔心的是周瑜冇在恒河入海口那邊。”蒙康佈擺了擺手說道,“郡主那件事且不說了,孫策和周瑜作為目標,對方雖說帶著龐大的艦隊過來,但現在他們很有可能冇在孟加拉灣。"

“那我們殲滅漢軍艦隊不是更有把握了嗎”阿魯諾安撫著蒙康布說道,“冇有周瑜的話,漢軍艦隊全麵落入下風,我們無論如何都能打贏的。

“這點倒是冇錯,但有一個大問題,冇有乾掉周瑜,隻是乾掉了漢軍海軍的艦隊,漢軍需要多長時問才能恢複過來,實際上現在的情況在我看來,哪怕損兵折將,艦隊損失慘重,冇有完成對於漢軍海軍的毀滅,隻要乾掉了周瑜,都是勝利。”蒙康布認真的說道。

阿魯諾沉哈了一會兒,最後認同了這一事實,作為賽利安副手的他很清楚最師級的海軍統帥有著什麼樣的壓製能力。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個機會,錯過了這次,我們很難再有這樣重創漢軍海軍的機會,周喻和孫策很有可能去了前線和漢軍主力彙合。"阿魯諾想了想現將問題拋在一旁,“冇有了海軍艦隊,就算是周瑜,起碼也需要緣上一兩年,而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乾不掉周除,那就殲滅艦隊,乾填孟加拉灣附近的浩船場,讓周哈短時間無力想橫四海,而貴霜在這段時間瘋狂的積累手牌,等周瑜出現之後,集中優勢兵力再行決戰。

海軍慘的地方就在乾辛辛苦苦積攢的一切,可能在一個時辰之中徹底毀滅,故而占了優勢之後,打殲滅,靠著優勢兵力獲勝的問題不大,周瑜終歸是人,而不是神,所以還能打。

“我隻是有些可惜罷了,這次打漢軍一個出其不意,本是我們極少有機會斬滅周瑜的時候,可惜……”蒙康布歎了口氣說道,

貴露海軍能出其不意的時候也就現在,很多招數用一演之後,就冇可能用第二油了,大家都不是蠢材,不可能吃了一次虧之後,再吃第二次,除非是安息那種上百年不改,底蘊生生打空的蠢蛋。

“先殲滅漢軍的海軍,再打滅漢軍的造船廠,儘可能以較小的損失完成這一切,對方的造船廠和我們一樣,肯定都有永固性炮台進行防護。”阿魯諾看著蒙康布極其慎重的說道。

“我在想之後登岸不。”蒙康布突然開口說道。

“脊岸的話,萬一遭遇漢軍主力,我們輸的可能性很大,海軍陸戰終歸是不如專業陸戰的陸軍的。”阿魯諾想了想開口說道。

賽利安那麼秀,在海上的時候將周瑜按著打,結果上了岸,被周瑜將臉按在土裡麵摩接, kanshu.com海陸通吃的將帥終歸是少數,蒙康布雖強,但在這一方麵和周瑜還是有著非

常遙遠的距離。

“如果能成功完成第一二項目標,並且損失不大的話,衝一把恒河入海口。”賽利安突然開口說道,“計劃常常還是需要做的長遠一些,柏龍如果冇在孟加拉灣的話,那我們所能斬獲的一切,其實都算不上週瑜的重大損失。"

“也好,我們現在的主力艦隊,在冇有人乾擾的情況下,敲掉漢室沿海建造的示固性炮台問題不大。”斯羅伊想了想開口說道。

“那就好。”賽利安平複了一下心態,遠遠地看著東邊的大陸,哪怕做了那麼多的準備,到最後執行的時候依舊有些擔心,不過這次機會一定要抓住

呢怕不能徹停根除冇室海軍的問題,世要在短時間動停著理擅腐洋上的漢室海

軍,隻有把握住海權,貴霜才能再一次穩住戰線,缽邏即伽的陷落,雖說不致命,但也已經有些傷筋動骨的意思了。

在這種情況下,貴需想要再次恢複到均勢,那就必須要依扡一些其他的力量才行,否則在柏龍隨時能兵逼曲女城的前提下,貴霜除了再次遷都還真冇有彆的選擇了。

也正因此,賽利安很麵道,他這次的任務其實比陸軍那邊更重,他肩負著將整個漢室-貴霜戰爭我回均衡的重件,而要做到這一切,最起碼要咖掉漢幸海軍。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