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

陳青牛醒來後,拿過床頭櫃上的手機,見自己的抖音號,現如今粉絲數六千九百多萬,漲粉一千萬多萬。

寶兒姐雨天撐傘視頻點讚一千五百多萬,評論高達四十萬多條。

他點開這些評論看。

“青牛哥還會石雕,奈何本人冇文化,一句臥槽走天下!”

“青牛哥,我願意稱你為國服最強手藝人!”

“太陽出來咿呦喂,天地寬來麼咿呦喂,青山腳下水彎彎來,曲折折來十八彎,錦江水呀麼魚擺擺,肥鼕鼕呀麼咿呦喂,……青牛哥,建議你把傘換成鐵鍁!”

“建議在寶兒姐的腳下雕刻王也!”

“我:大佬,我想學雕,……手:不,你不想,腦子:不,你不想,時間:不,你不想!”

“做這種石刻手辦其實很簡單的,隻是我的手不答應!”

“我彷彿看到了一個時代孕育了一個新生物體,當傳統的雕刻手藝遇上新興二次元,兩者合二為一,感覺這玩意兒比手辦含金量高多了, 接下來就是版權化, 然後成為淩駕於普通手辦之上更高級的物品,不過,隻有有經濟能力的人才能去收藏這些信仰愛好與古典藝術並存的藝術品!”

“你們說一千塊夠嗎?,顫抖的掏出錢包!”

“理想主義的自我主義者,石雕都是藝術品,萬元起步!”

“這就是大佬嗎,萌新給跪了,先磕為敬!”

“從青牛哥這裡,體現了華夏雕刻永遠不會失傳了,……這樣就可以了,可以了,續編,就叫青牛哥大魔王吧!”

“石雕真心很難得,不能補不能改,需要很強的雕刻功力才能雕刻好!”

“寶兒姐雨天撐傘石雕帶著一絲清冷氣質,很有神韻,走心了!”

“用糖雕一個吧,舔起來甜死個人!”

“第二天,你的老婆化了!”

“製作石雕,步驟一:找一塊石頭,步驟二:雕刻出輪廓,步驟三:打磨,步驟四:新增點細節!”

“三百年後,這一件寶兒姐雨天撐傘石雕上《鑒寶》節目!”

“女媧用泥造人,青牛哥更狠,直接用石頭,不得了,不得了!”

“讓那些天天鼓吹彆國的工匠如何如何的人看看,什麼叫工匠,千萬彆給棒子國的人學了去!”

“匠心獨具的奢侈品,件件都是孤品!”

“青牛哥,胸口縫個國旗,小心棒子國的人偷你視頻!”

“青牛哥,下次做一個老天師,yyds!”

“青牛哥,我想看你雕一個王也!”

……

陳青牛正看評論呢,聽到了迷霧風水迷陣外傳出了喊聲。

“陳青牛,快出來,我要找你談合作……”

“人紅是非多!”

陳青牛穿衣下床,走出了屋子,走出迷霧風水迷陣,到了聲音的發源地,一個身材欣長,濃眉薄唇、高鼻梁、雙眼皮、細長的眼睛,麵容俊朗的男子,以及一個十二來歲,身材瘦弱,一頭黃毛,麵如病鬼,拿著兩個大銅錘男子的麵前。

麵容俊朗男子對陳青牛伸出手,謙和道:

“陳先生,我是金陵超一流世家陶家的陶濟,這次過來是想往你的視頻上掛異世界遊戲的廣告,一個廣告一百萬怎麼樣!”

陳青牛麵色平靜,說道:

“我的直播間不掛廣告!”

陶濟看著陳青牛麵露玩味之色,說道:

“陳先生,我懂,商人逐利,你不就是嫌錢少嗎,加一百萬,兩百萬怎麼樣!”

“兩個億也不行!”

陳青牛說了一句,轉身便要離去。

身材瘦弱,麵如病鬼的男子對陳青牛怒聲道:

“陳青牛,你今天這個事,有我王天霸在,你不答應也得答應!”

陳青牛轉身,看著王天霸,淡然道:

“你威脅我!”

陶濟麵露傲然之色,對陳青牛叫囂道:

“威脅你又怎麼樣,天霸可是天生神力,有九牛二虎之力,即便是丹勁仙師也不是他的對手,光是死在他手上的丹勁仙師就有一手之數,我給你一次機會,你再考慮考慮這件事!”

陳青牛伸手對王天霸勾了勾手指,淡然道:

“戰績輝煌也冇有用,你放馬過來吧!”

“找死!”

王天霸疾步朝陳青牛衝去,一錘猛然轟向了他的胸膛。

陶濟連忙開口:

“天霸,教訓一下陳青牛就好了,讓他長長記性,莫要把這一隻下金蛋的雞給殺了!”

說時遲,那時快。

陳青牛側身躲過了王天霸的一錘,一腳踹在其胸膛上。

王天霸在地上滾了幾圈,停了下來,他感覺胸腹翻湧,張口哇的噴出了一口血,掙紮了幾下,都冇能從地上站起身來。

陶濟看到這一幕之後,麵露驚駭之色,心中不由生出一股寒意,呢喃道:

“陳青牛,即便是丹勁仙師也不是天霸的對手,你怎麼可能打過天生神力的他,……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陳青牛對陶濟問道:

“你信不信有仙!”

陶濟上下打量了陳青牛一眼,遲疑道:

“不信!”

陳青牛麵色平靜,說道:

“我就是仙,仙也是人,能夠把握自己的命運,就是仙!”

陶濟對陳青牛說道:

“陳青牛,你這一句話很有逼格呀,……我輸了,這是暫時的,我背後可是金陵超一流世家陶家,有淩虛仙尊淨傷逝坐鎮,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三百萬,掛不掛異世界遊戲的廣告!”

“威脅我,膽子不小,……我陳青牛可是傲然林中一根竹,風骨凜然,寧折不彎的人!”

陳青牛身形一閃,走到陶濟麵前,一腳將其踹翻在地上。

然後,俯身對他就是一通爆打。

霎時間。

陶濟如喪考妣一般,口中發出了不絕於耳的慘叫之聲,當時腸子都快晦青了,心想禍從口出,自己下次一定謹言慎行,決定找淩虛仙尊淨傷逝過來,好好教訓一下陳青牛。

過了一會。

陳青牛直起身子,看著鼻青臉腫,一副狼狽模樣的陶濟,拍了拍手,淡然道:

“陶濟,彆太放肆,冇什麼用!”

隨即,他轉身,走進了迷霧風水迷陣中,朝籬笆小院走去。

陶濟和王天霸看著陳青牛漸漸消失在迷霧中的身影,均是淩亂在了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