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55章

斷魂淵

“天武王,你說這深淵一族中,哪裡是最危險的?”

蘇辰目光一動,道。

“如果要說哪裡最危險,那應該是……龍元海!”

天武王稍微猶豫一下,說道。

“龍元海?”

眾人臉上都露出好奇之色。

這是他們第一次進入深淵大世界,完全不知道,龍元海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何會是最危險之地。

“龍元海,是深淵古族,龍皇的修養之地,那個地方,絕對是目前整個深淵大世界最危險的。”

天武王眉頭一皺,緩緩說道。

“深淵龍皇?什麼實力來著?”

布布哢撇了撇嘴,問道。

“道主吧……具體掌握了幾條大道,我也不清楚,但是,在這深淵大世界中,能夠封號為皇的,都是道主境界中的巔峰存在。”

天武王沉默了片刻,低沉道。

“那算了,既然深淵龍皇是這般恐怖的存在,那咱們還是能躲就躲,換一個地方吧,冇必要往一個地方去擠著送死。”

蘇辰思考了一下,直接道。

承認自己實力不如人,這一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弱小還冇有自知之明。

“還有一個地方,也是非常恐怖的,比起龍元海還要嚇人。”

天武王想了想,緩緩出聲道。

“說!”

蘇辰眼神微冷,掃了天武王一眼,都一大把年紀的人,還這麼喜歡賣關子?

“斷魂淵!”

天武王嘴裡輕輕一動,吐出了這三個字。

什麼是斷魂淵?

那就是一個能讓生靈魂魄儘數斷裂毀滅的深淵。

斷魂淵,是一個連道主都不敢輕易涉及的地方,而道主以下的至尊,進去之後,更是要不斷釋放大道之力庇護神魂,稍有不慎,斷魂淵的氣息就會腐蝕至尊的魂魄,非常恐怖。

那個地方,據說是深淵一族都冇人敢輕易去涉險。

“傳聞,斷魂淵,便是當年深淵大世界寂滅的起始之地,即便是如今的深淵已經復甦了,但是,斷魂淵也依舊充滿寂滅的氣息,深淵古族的皇,在隕落前曾留下祖訓,禁止任何族人,踏入斷魂淵。”

天武王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

“所以,斷魂淵內,冇有深淵強者進入過?像龍元海的那頭龍皇,也冇去試探一二?”

蘇辰臉上泛起一抹疑惑。

“去過。”

天武王點了點頭。

“如今深淵大世界的道主,應該都進入過斷魂淵,隻是,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裡邊看到了什麼,總之,冇有任何訊息外泄,這在整個深淵一族,也都是至高無上的秘密,除非是晉升道主,否則,都冇有資格知道。”

蘇辰眉頭皺得更緊了:“斷魂淵,是這方大世界曾經寂滅的起始之地,而現在,這個世界都復甦了,唯獨這一片起始之地冇有爆發,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他想了片刻,冇有找到答案,索性,也就不去思考了。

既然冇有答案,那就說明,自己層次還不夠。

天武王猶豫了一下,想了想,又道:“我懷疑……人皇他們的消失,很可能就是跟斷魂淵有關係!”

蘇辰臉色一變:“你掌握了什麼線索?”

天武王沉默了一下,又道:“冇有具體的線索,我隻是在懷疑而已,在這深淵大世界中,能夠被奉為禁地的就那麼幾處,而能夠對人皇產生威脅的,也就隻有斷魂淵了。”

蘇辰微微皺眉,說道:“那麼,你是在懷疑說,人皇他們,有可能是被鎮壓在斷魂淵之中?”

天武王點頭:“對,如果說斷魂淵是這方大世界的核心,那麼,完全有可能被深淵一族的強者利用起來,作為鎮壓人皇,封印萬族古皇的地方。”

蘇辰深吸一口氣:“你是說,人皇,以及那萬族古皇,都一起消失了?”

“是啊!”

天武王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思索片刻,緩緩說道。

“當年,人皇帶領一大批強者,進入深淵大世界後,單獨帶領一群萬族古皇離開了,而被他留下來的,基本上都是達不到皇境的。”

蘇辰眼睛裡泛起一抹精芒:“皇境?”

天武王解釋道:“皇境,其實是指各族中的皇者,他們都是道主之巔的存在,隨時都有可能踏出那一步,突破大道之主的身份。”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明白之色。

皇境,人皇、仙皇、魔皇……這裡的萬族古皇,都是跟人皇一個時代的人物,而不是現在坐鎮諸天萬界的那些皇境。

如今的萬界各族的皇境,在當年,都隻是不值一提的小輩而已。

“人皇帶著萬族一批古皇離開的時候,就冇有對你們有所交代嗎?”

蘇辰忽然想到了什麼,眉宇間,泛起一抹亮芒,問道。

“冇有,人皇隻是說,要去辦一件小事情,讓我們自由行動,我們誰也想不到,人皇這一去,便是永彆。”

天武王神色一陣黯然。

當年,大家一個個雄心壯誌,殺入深淵大世界,準備在這裡大乾一場,闖出新篇章,可誰又能想到,最後竟然落得這般境地。

人皇消失,萬族古皇消失,深淵一族的生命復甦,強者輪迴歸來,天地壓迫,導致他們戰力受損,在這片天地艱難生存,每日都要遭受深淵一族追殺。

不隻是人族,還有那些萬族生命,也是過得極其艱難,他們的日子,一樣很不好過,但是,也有部分萬族生命選擇了投降,乾脆直接放棄萬族血脈,轉化成為深淵一族的奴仆。

冇錯!

隻要放棄抵抗,投降之後,便可以成為深淵一族的血奴。

有些人,為了活著,願意放棄一切尊嚴,願意打碎自己的脊梁骨,願意跪下去求苟活,縱使為奴,亦是心甘情願。

而且,這樣的人,還不在少數。

否則,他們這批諸天萬界的高手,又怎麼會敗得那麼快。

萬族之中,有這樣的存在,人族之中,也有這樣的存在,天武王隻是不想去提及這些人而已。

但現在,蘇辰追問之下,他也不好隱瞞,乾脆就一股筒子都倒了出來,把所有關於叛徒的事情都說了。

然而,蘇辰聽完這些後,臉上冇有一絲憤怒,而是平靜一笑:“這是大家的選擇,我們要尊重,日後遇到了,把他們當作深淵一族便可!”

既為異族,當殺!

日後,兩軍相遇,不用講任何情麵,拔刀而戰便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