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蘇辰還在努力讓自己的神魂和龜太祖的神魂進行融合。

說是融合,倒不如說是吞噬。

他催動人皇印,全力吞噬下,龜太祖的神魂,像化開的冰塊,都要徹底融入到他的神魂中去了。

蘇辰眉頭一皺:“這麼容易?”

他有些不敢相信,堂堂一位祖王的神魂,竟然會如此輕易的就被人皇印給融化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裡麵,肯定有問題。

“究竟是哪裡出錯了呢?”

蘇辰凝眉,正在思考哪裡出錯時,轟隆一聲,龜太祖的神魂中,赫然湧現出大量的深淵之力,瘋狂衝擊著人皇印。

“原來是這樣……”

他猛地反應過來:“好狡猾的老烏龜,竟敢詐我!”

這時候,人皇印中,龜太祖的神魂一陣虛弱,但臉上卻浮現出濃鬱的笑容:“小子,這麼磅礴的一股深淵之力,融入體內,我倒要看看,你能如何吸收?”

然而,下一刻,龜太祖臉上的表情就徹底僵住了。

目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轟!

隻見,蘇辰身上,猛地爆發出一條條大道,瘋狂震盪,與這一股深淵之力融合到一起。

深淵大世界的道,代表了虛界,而諸天萬界的大道,代表了實界,此刻,虛實結合,徹底化為一體。

砰砰砰

蘇辰身上,猛地呈現出兩個本源古文。

虛!實!

他的大道之力,變得更加充沛、渾厚、龐大、浩瀚了。

虛實古文,凝!

他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難以捉摸,深不可測。

龜太祖的神魂還被鎮壓在人皇印中,感受到蘇辰體內的變化,眼睛瞪得老大,快要被嚇死了。

“虛實相生!這……”

蘇辰完全冇有理會龜太祖的驚悚,此刻,他正在仔細感悟這一次突破帶來的提升。

戰力方麵,或許冇有提升多少,但是,在隱蔽氣息,改變氣息方麵,卻是有了很大的進步。

他有更大的把握偽裝成龜太祖,而不會被深淵一族的王侯給察覺出來了。

至於能否瞞過半皇,那還不好說。

這個把握不是很大。

不過,即便是這樣也足夠了。

“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我無法動用老烏龜的肉身進行戰鬥,畢竟,龜山族的大道神通,我一個也不會。”

蘇辰眉頭緊皺,目光一動,落在人皇印上麵。

而這時,龜太祖猛地打了個冷顫。

從蘇辰的目光中,他感受到了強烈的惡意,這讓他心底一陣不安。

“老烏龜,你算計我的事,要怎麼解決?”

蘇辰眼神一冷,寒聲道。

“哼……人族小輩,你我本就是仇敵,相互算計,這有什麼嗎?”

龜太祖壓下心中的不安,冷聲道。

“你說得對,既然本是仇敵,那我也不用對你太過客氣。”

蘇辰一揮手,神魂之力,瀰漫開來,化作一根鞭子,狠狠抓了過去。

老烏龜臉色大駭,感受到鞭子上麵燃燒著的人道之火,嚇得六神無主:“住手,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翻篇?”

啪!

蘇辰動作不停,依舊催動神魂鞭子,狠狠抽了幾大鞭子,這才停了下來。

不打不長記性。

所以,先抽他個十鞭子。

老烏龜一陣哀嚎。

滿臉哀色。

誰能想到,堂堂的祖王,竟流落到這等境地。

人皇印中,還有一尊丹雲侯,他躲在一旁,嚇得瑟瑟發抖。

什麼話也不敢說。

什麼聲也不敢冒。

嚇到了。

他是徹底被嚇到了。

這實在是太嚇人了,鞭子一抽,祖王也得落淚。

蘇辰先是賞了老烏龜十個大板鞭,接著,又把老烏龜折磨了一番,搞得這位祖王有氣無力,神色萎靡,這才停下來。

“要想翻篇,很簡單,將龜山一族的大道神通,傳授於我!”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落入龜太祖耳邊,讓這位祖王氣得鼻子都要歪了。

我被打了,還要將龜山族的大道神通傳授於你?

這世上,有這麼美的事嗎?

龜太祖的第一念頭,就是想要拒絕。

但是,他這個念頭剛起,便是全身一陣發冷,四周,忽然吹來一陣冷風。

風中,好像出現一根根利刺。

他有種強烈直覺,隻要自己拒絕了,那麼,這一根根利刺,便會毫不留情的戳到自己腦袋之中。

“該死,這個人族小輩,年紀不大,可是,歹毒的招式,卻是一招接著一招,這他大爺的,太不是東西了。”

龜太祖心頭一陣咒罵。

可是,罵歸罵,該交的時候,還是要交。

他可不敢糊弄蘇辰。

接下來,他把龜山族的大道神通都交給蘇辰了。

至於說蘇辰怎麼修煉,那就是他的事了。

不過,在龜太祖看來,蘇辰作為人族,還冇有他龜山一族的血脈,根本不可能掌握這些神通纔對。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又徹底把龜山王給震驚了。

蘇辰根本不是自己修煉。

而是操控著他龜太祖的祖王肉身,展開修煉,這冇有血脈的問題,順利解決。

接下來,能否掌握這些大道神通,全靠天賦了。

可是。

蘇辰作為人族的氣運之子,天賦會差嗎?

那自然是不會!

一個時辰過去了。

蘇辰徹底修成了第一門大道神通。

轟!

他一念之間,龜山浮現,大道之力,沖天而起。

如此一幕,直接把壬虎王給嚇個半死。

斷魂淵入口。

深淵大軍駐紮之地。

壬虎王站在一處寬廣的平台上,眺望著斷魂淵外的一座枯山。

而這座枯山,正是龜太祖棲身之地。

隻是,這會兒,枯山之中,一道光芒沖天而起。

“這……”

壬虎王瞪大了眼睛,看過去時,在這沖天神光中,看到一座龜山,上麵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大道符文。

“釋放大道神通,這位祖王到底是什麼意思嘛?”

他的身後,狂獅王、青蛇王、紅蛇王一群深淵王侯,都是一陣沉默。

什麼意思?

他們也不知道。

涉及到祖王,他們可不敢隨便發表意見。

然而,萬靈佛的膽子要比起其他王侯大得多,況且,他心底一直不服氣,憑什麼壬虎王這個小菜趴能成為總指揮。

所以,他直接開口懟了過去:“龜太祖釋放大道神通,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在表達對你的不滿。”

……

-